怎样骗过老大哥

发布: | 发布时间:2019-03-21,星期四 | 阅读:870

文|海下

领导现代土耳其独立的国父凯末尔,成为了共产主义世界革命的受益者和绊脚石。

1921年3月16日,苏俄政府和土耳其大国民议会签订《莫斯科条约》,开始了各领域的亲密合作。两个被文明世界嫌弃、围堵的新生革命政权,难得地在彼此身上感受了外交盟友的温暖。

新生的土耳其凯末尔政府,此时正在与西方国家支持的希腊军队苦战,迫切需要财政和军火外援,苏俄的友谊可谓雪中送炭。

· 埃尔多安和梅德韦杰夫手举1921年《莫斯科条约》签订的历史照片

对于苏俄和共产国际来说,与土耳其结盟的意义也同样重大。

自从1917年十月革命以来,苏维埃政权倾尽俄罗斯国力以支持欧洲革命,此时已经完全无以为继。不但德国和匈牙利的共产党暴动血本无归,而且苏俄周边也建立起了反苏政权,对共产国际的动向保持警惕,并全力压制。

1920年,对欧洲革命几近绝望的共产国际,开始将目光投向土耳其这样的东方世界。

一战结束以来,那里的民族解放运动正如火如荼,与欧美列强激烈抗争。在革命导师看来,他们是当下最重要的反帝进步力量,理应成为苏俄发动世界革命的重点方向。

急需援助的凯末尔政府,顺理成章地成为了共产国际在东方的第一个援助对象。然而,后续的事态并未遵照老大哥的剧本展开。

「有进步表现的落后民族」

1920年4月,土耳其国民会议闭幕后的第三天,领导人凯末尔就给列宁写信,建议两国建立外交关系,并请求苏俄政府对土耳其的反帝斗争给予援助。

这是现代土耳其的第一次外交政治活动,对于苏俄老大哥来说也正恰逢其时。
在欧洲反复受挫的苏俄,于1920年开始将工作重点转到东方,也就是土耳其、波斯、中国等「殖民地和半殖民地」。

在苏俄内部,这种做法最初并非毫无争议,因为按照正统的革命理论,这些地方的资本主义尚不发达,发动共产主义革命的条件不够成熟。

但是,从当时苏俄面临的政治现实出发,东方战略的好处确实无法拒绝:通过援助凯末尔这种争取民族独立的「资产阶级民主运动」,进一步可以打击帝国主义,引爆世界革命,退一步也能让这些「落后国家」带头跟欧美列强死磕,分担苏俄承受的国际压力。

· 苏俄面临着国际干涉的巨大压力

此外,苏俄还特别希望土耳其能关闭达达尼尔海峡,让黑海成为苏俄的内海,以保障其腹地的安全。

为了消除东方战略造成的理论尴尬,列宁和共产国际特地决定,将土耳其等东方国家的「资产阶级民主运动」全部改称为「民族革命运动」,同时将不愿支持殖民地独立的欧美无产阶级劳工判定为「社会主义最危险的敌人」。

面对凯末尔主动伸出的橄榄枝,列宁在1920年7月的共产国际「二大」上乐观地表示,在共产国际的帮助下,像土耳其这种「有进步表现的落后民族」甚至能够跳过资本主义阶段,直接过渡到苏维埃制度。

· 1921的共产国际第二次代表大会

与理论高度灵活的世界革命领袖相仿,凯末尔政府的诉求同样专注于当下。

一战战败后,英国不但在巴黎和会扬言要「将土耳其彻底逐出欧洲」,还支持曾经的奥斯曼帝国臣属希腊人大举入侵土耳其腹地。帝国苏丹更是沦为列强傀儡,被迫签订《色佛尔条约》,被土耳其人视为奇耻大辱。

· 凯末尔将军色佛尔条约肢解了土耳其,仅留下小亚细亚半岛的小部分土地

这种情况下,多次击败过协约国军队的战争英雄凯末尔将军,带头举起了「不独立,毋宁死!」的旗帜,自行组建民族主义政府,坚决反对《色佛尔条约》。

凯末尔的新政权从成立就面临希腊军队的威胁,急需外部支持以确保生存。而作为一个争取民族独立的政权,向主张民族自决的美国威尔逊总统求助显然是天然选择。

但是,此时的美国已经退回孤立主义传统,更不会为了遥远的土耳其和英法盟友翻脸,因此对凯末尔只有冷漠的同情。

土耳其能够求助的强大势力,几乎只剩下意识形态并不一致、而且历史上与奥斯曼帝国长期敌对的俄国人。

1920年7月,苏俄代表团前往土耳其谈判。虽然双方因为高加索问题一度发生军事冲突,谈判也陷入僵局,但最终还是以高加索三国大部分地区并入苏俄、少部分领土补偿给土耳其的结果取得成功。

· 俄国和土耳其在1921年划界的地图

1921年《莫斯科条约》签订后,苏俄开始大举为凯末尔政权提供军事援助和其他物质援助,其中包括:

· 表格来源:张润民.试论十耳其其民族战争时期的外交政策,1985-02.

苏俄援土物资的真实数据远不及此。大量援助是通过种种没有记录的秘密渠道送达,甚至有不少革命经费在层层经手中取向不明。

根据土耳其一份回忆录的记载,一位名叫萨费的土耳其少校曾得到100万金卢布,被他带到德国投入股市,企图翻倍后购置更多的军火,结果赔得精光,革命资金落入了资本家的口袋。

除了直接提供武器,苏维埃政权还在安卡拉附近建设两座弹药厂,并提供生产设备和原材料。此外,像组织孤儿参军、为土军建设流动印刷厂和电影放映站的费用,也都由苏俄方面按项目拨款。

1922年5月,苏维埃政府的最后一笔援助,350万金卢布被送到土耳其。四个月后的9月18日,希腊军队被土耳其攻势粉碎,全部撤出安纳托利亚,在英国帮助下渡海逃回希腊。

在希土战争中大获全胜的凯末尔,从此确立了土耳其共和国的独立地位,成为了共产国际东方战略的第一个受益者。

· 伊斯坦布尔的独立纪念碑,为首的是土耳其国父凯末尔,身后有两位红军将领,伏罗希洛夫和伏龙芝

然而,共产国际对土耳其寄予的厚望,却远没有因此而成为现实。

老大哥的失算

从一开始,凯末尔对苏俄援助便抱持「吃下糖衣扔掉炮弹」的态度,对卢布、武器照单全收,而对于随之到来的先进思想则严防死守。

尤其受到警惕的,是1920年9月成立于巴库的土耳其共产党。该党创始人穆斯塔法·苏布希原是记者,流亡俄国期间加入布尔什维克,组织过早期的土耳其共产主义小组。一战爆发后,他在俄军战俘营里的6.3万名土耳其战俘中招募了大量党员。

· 穆斯塔法·苏布希(右)

眼见祖国的革命事业在苏俄支持下如火如荼,他们也不再甘于在国外活动。1921年1月,苏布希和15名土耳其共产党高层成员开始向安卡拉进军,企图与凯末尔谈判合作事宜。

为了避免他们抢走共产国际的支持,凯末尔命令亲信搞了一个受自己控制的共产党,以组织富人和穷人一起反抗外国压迫为号召,不突出阶级斗争。也许是太过入戏,这个官方版共产党一度申请过加入共产国际,可想而知被拒之门外。

苏布希等人的进军路上,则几乎每个城市都出现了反对他们的游行,地方政府更是要直接遣返他们。最终,在1月28日,他们在特拉布宗被强行带上一艘出航后顺利失事的神秘船只,苏布希等高层党员全体遇难,史称「黑海事件」。事发后,凯末尔立刻宣称自己毫不知情,并将责任推给身在莫斯科的另一位土耳其政治领袖恩维尔帕夏。

如此严防死守,反映的是凯末尔事后总结的、跟老大哥打交道的经验:要避免苏维埃输出革命,必须让苏维埃看不到革命成功的可能。

土耳其在苏俄面前有如此底气,主要还是因为后者无法放弃让前者挡枪的战略,因此在凯末尔和共产党的冲突摩擦中只能选择退让,只要土耳其政权能保持与西方对立、对苏友好即可。

·黑海事件后,苏俄和土耳其照常签署《莫斯科条约》

但是,被土耳其人看透了底牌的苏维埃政府,即使连这样的小目标也难以实现了。

黑海事件发生前三天,英国向凯末尔政府发出和谈邀请,希腊的好战派也在国内政局中失势。

土耳其的外交形势越来越明朗,苏俄援助的重要性自然随之下降。很快,新政权便可以周旋于西方列强和布尔什维克之间了。

等到希土战争基本结束时,凯末尔便再也不掩饰对共产主义的厌恶了。1922年秋天,他下令禁止共产党在安卡拉召开代表大会,逮捕了不少著名党员。官方的共产党也失去了继续存在的意义,从此宣告解散,领导人被安排到政府里里任职。

面对公开撕破脸的凯末尔,苏俄仍没有作出任何反制措施,两国友好关系也未受影响。为了现实需要,全世界无产阶级的祖国不得不继续支持一个残酷镇压共产主义者的政权。

然而,土耳其最后还是没有满足苏俄的基本诉求。1922年11月12日,土耳其与协约国在瑞士洛桑召开和会,在黑海开放问题上倒向英国,允许军舰通过达达尼尔海峡,只对吨位和数量作出少许限制。老大哥的希望完全落空。

到了这一步,共产国际对土耳其民族解放运动的巨额投资,几乎完全沦为为他人做嫁。

1929年8月5日,凯末尔第一次在演讲中将共产主义等同于叛逆,土耳其共产党的刊物《共产党人》为此抨击凯末尔政权为「一个资产阶级的封建政权,已经抛弃了它最初的反帝国主义的主张。」

然而,苏联至此仍然不愿影响两国友好关系。1931年,土耳其共产党计划直接攻击凯末尔政府,结果遭到了共产国际的谴责。1935年的共产国际第七次代表大会上,土耳其共产党接受了最高指示,努力参与到凯末尔政权内部。即使这样,土耳其的共产党人仍常常遭到逮捕与审判。

不过,援助土耳其革命的不快经历,并未让共产国际的东方战略止步于此。1923年1月,洛桑和会开始后两个月,共产国际特使便来到了另一个古老的东方半殖民地国家,与另一位国父见面晤谈当地的民族解放事业。

出师不利的共产国际东方战略,从此打开了新的一页。


来源:大象公会


 

版权声明

文章编辑: ( 点击名字查看他发布的更多文章 )
文章标题:怎样骗过老大哥
文章链接:http://ccdigs.com/106139.html

分类: 历史纵横, 国际观察, 新闻视线.
标签: , ,

发表评论