李海鹏:道德泛化与智力愚化

发布: | 发布时间:2019-03-8,星期五 | 阅读:502

关于《包法利夫人》《英国病人》在网上被批评为三观不正的事,我觉得,除了道德泛化,更有智力愚化,问题更多的在于一种新的现象:傻逼大爆炸现象。这两本书也好,别的好书也好,做三观判断,行,经得起,好作品也必须经受价值判断的考验,但有前提,做判断的人不傻。

《包法利夫人》(资料图片)

《包法利夫人》讲的是,如得其情,则哀矜勿喜,讲的是我们都在刻奇与平庸之间摇摆不安,性从来不只是性。《英国病人》讲的是我们读着希罗多德,打着仗,闷热,孤独,为了亲密关系竟飞蛾扑火,一情两命。最终这两本或更多的好书讲的是什么呢?讲的是这样一个体验:我们如此活着,假如静下来想想的话,那么无论是什么事,快乐也好,疯狂也好,欢聚也好,离别也好,无论什么事,只要静静想想,都会百川归海一般导向同样的一种悲观,而这就是我们的最终的生命体验。这种感受,发乎人性,导向体恤,是善的基础,是自由的基础,是权利的基础,是爱的基础。或者像我以前说过的,如果你不懂所有人都是可怜的,那么你就什么都不懂。

那些指责包法利夫人的中国网民,就是不懂所有人都是可怜的人的人,就是什么都不懂的人。其实基督也讲这个,佛陀也讲这个,没有这些,就不会有什么文明。那么有趣了,我也这么想,我跟基督佛陀就有共同点了吗?真有,就是不傻。那怎么看待傻人呢,我有个定义,傻人必事儿逼。昆德拉说,有一种人右手食指特别长,爱伸出来指责别人,这种人,就是我说的傻人。

《英国病人》电影版剧照(资料图片)

说到最后,这些傻人一直在说话,指责这个,指责那个,过去在沈阳电线杆底下打扑克时指责,在北京大学中文系的课堂上指责,这儿指责那儿指责,后来终于能在网上指责了,这就叫傻逼大量涌现事件,发生在21世纪前十年。微信公众号出现以后,八亿用户,得有七亿是过去不阅读人群,也都有一个点击,一个转发,一个评论,这些都导致金钱流转,因此威力益增,这就叫傻逼大爆炸事件。

他们指责过了这个,指责过了那个,炸了这个,炸了那个,塔利班炸巴米扬大佛一样一样一样炸过去。这里头的动力是什么呢?对智力的憎恨和怀疑。那有没有不傻的人呢?多然有很多了,大学教出来的能懂点儿道理写点儿东西的人多了,但怎么样呢,多半怂了,服了,现实了,转念一想,投机吧,投其所好。

在这儿我特别瞧不起地插一句:要不老研究用户下沉干什么呢?那这支憎恨和怀疑的大军这几年过够瘾了吗?不能够。聪明总是有限的,傻真的没边儿。那就继续指责下去,接着炸,终于有一天把长长的右手食指指向了《包法利夫人》和《英国病人》。这有什么新鲜的吗?

余英时先生讲中国传统的反智,自古已然,于今为烈。你知道生在这里,如果不傻,那么你必须经历的是什么吗?它甚至不是一种走向目标的战争,只是一场摆脱令人厌恶的一切的战争。最终我想说的是,既然如此,我们更要过一种勇敢的生活。


来源:作家@李海鹏 微博
anyShare分享到:


 

版权声明

文章编辑: ( 点击名字查看他发布的更多文章 )
文章标题:李海鹏:道德泛化与智力愚化
文章链接:http://ccdigs.com/105878.html

分类: 文艺评论, 艺术走廊.
标签: ,

发表评论