中国古代文明研究者、历史学家李学勤去世

发布: | 发布时间:2019-03-5,星期二 | 阅读:606

张彦

李学勤,中国著名历史学家之一,照片拍摄时间不详。 TSINGHUA UNIVERSITY

北京——以政治悟性和智识才能促成中国历史研究转向对国家往昔荣光的强调,以这种传统主义方法配合中共政府将自身与古中国建立关联的李学勤,于2月24日在北京去世,享年85岁。政府的讣告证实了他的死讯。官方报纸《光明日报》在一篇题为《一生追索历史,他把自己也写进了历史》的文章中向他致敬。

这句话绝非夸张。20多年来,李学勤先后担任中国社会科学院历史研究所副所长和所长。在这个将历史时而视为荣耀、时而当做包袱的国家,这些职位有着不同寻常的影响力。

他领导的一些项目力图证明中国早期王朝确实存在,而不仅仅是神话,这是中国共产党为将自己和古代中国联系起来所作的努力。

“这和政治有关,但他确实觉得自己能找到中国历史的答案,”达特茅斯学院(Dartmouth College)教授、与李学勤有密切合作的艾兰(Sarah Allan)说,“他为此受到批评,但他是个爱国者。”

与当今的大多数学者不同,李学勤的作品涉及的时代和主题非常广泛,他出版了40多本书,发表了1000多篇文章。

李学勤于1933年3月28日出生于北京。他的父亲是北京协和医学院的营养学家。他的母亲在家里照顾体弱多病、不能正常上学的儿子。尽管青少年时期笼罩在抗日战争的阴影之下,他还是得以生活在一个思想上无拘无束、充满骚动的时代,大部分时间都是独自一人贪婪地阅读。

1951年,李学勤考入北京著名的清华大学学习哲学和逻辑学,但他的兴趣是读“甲骨”——中国古代用来占卜的牛骨或龟骨。它们被广泛认为是中国最早的书写形式,是了解中华文明创始时代的关键。

这个不起眼的爱好将改变他的一生。在清华大学就读的第二年,中国最著名的历史学家之一陈梦家觉得,李学勤可以帮他的一位同事撰写一本关于甲骨文的书。他让李学勤离开课堂,参与到中国科学院的这个项目中。

后来的大学院系调整令李学勤停止了正式学业。于是他全身心地投入到一系列研究中去,为甲骨文和商代(约公元前1500年至公元前1100年)的钟鼎文断代并辨识含义。

蒸蒸日上的事业于1966年戛然而止,那一年,毛泽东发动了文化大革命,混乱的十年对学术造成了严重的损害。李学勤的恩师陈梦家成为批判对象,因为他是在共产党接管政权之前成长起来的一代国际化思想家之一,而且在1950年代敢于批评共产党。李学勤被命令参与对他的攻击。1966年,陈梦家自杀身亡。

李学勤批判陈梦家的不寻常之处在于,它是在一篇学术论文最后的补遗里,对陈梦家进行了人身攻击。这就不只是传单或报纸上那些一般性的攻击了。

“这是他一生中最严重的一个污点,”艾兰说。“他总说他无能为力。”

2016年,李学勤与清华大学的研究团队合作。他们正在研究大量出土竹简,上面刻着中国古代经典文学作品的早期版本。
2016年,李学勤与清华大学的研究团队合作。他们正在研究大量出土竹简,上面刻着中国古代经典文学作品的早期版本。 Guo Haijun/Tsinghua Universitynone

在中国,中共不鼓励讨论文化大革命,李学勤更广为人知的身份是中国著名的历史学家。他参与了20世纪中国一些最重要的考古发掘,比如马王堆考古发掘,发掘出的文献有助于重塑对古代中国的学术认知。

20世纪初,受西方影响的中国反传统主义者对一个传统历史观点发起了挑战,也就是视中国为一个兴盛了几千年、有着独一无二的文明的国家。这些学者认为,中国古代历史记录大部分建立在神话基础上,中国最重要的著作,如老子的《道德经》和孔子的《论语》,是后来汇编而成的语录。

很多人还主张,公元前3世纪前存在统一的中国文化的说法是讲不通的,并认为当时存在于今日中国境内的邦国分属不同的文明。

这一学派即为“疑古派”,1949年共产党执政之前在中国影响巨大。其随后为马克思主义历史观所取代,后者认为社会是从封建主义、资本主义、社会主义、共产主义依次演进而来。而到了20世纪末,李学勤及其身边的学者却在拥护另一新学派——“信古派”。

信古派主张,中国的确一直是唯一没有中断的文明,如埃及文明一样有着远古的渊源,中国古代典籍并非散存的语录,而是完整著作。换言之,他们认为对于中国历史的传统观点基本上是正确的。

尽管李学勤否认“信古”这一说法,但他的确自认是中国古代荣光的捍卫者,在反驳攻击者。据他的首要助手所写的一则讣告,他曾说过,“多年潜心于杂学研究,我逐渐得出了一条结论:我们优秀的传统文化因为各种原因被贬低了,发展受到了阻碍。”

在1990年代中期,政府设立了200人小组,在李学勤的带领下研究证明夏、商、周这三个很大程度上处于史前时期的朝代的存在。在海外,受“疑古派”影响的学者视其为夸大民族形象的沙文主义举动。但李学勤认为,中国历史追溯到这些朝代是有可能的。最终未能得出结论。

他身后留有妻子、两个儿子和一个孙子。

李学勤在他的最后十年作出了可能是他对于历史研究的最大贡献。2008年,清华大学得到了大批近年现身的竹片,其上刻有一些中国古典文学作品的早期版本。这些竹简显示,这类作品可能的确如传统主义学派主张的那样古老,它们所描绘的时期,远比共产党所推崇的刻板的古代更自由放任,甚至无法无天。

李学勤得以带领一个研究中心和一个优秀年轻学者团队,对这些文本加以保护、誊录和发表。到他逝世时,该团队已发表了全部竹简的将近一半。

文献随附的评论会小心地避免得出宽泛的结论,但李学勤并不阻止学者们发表不同意见。

几年前,在与团队的一次会上,他坐在后排,听同事们就这些文本的含义进行争论。

“过去,我们有这些典籍,以为它们没变过,”他告诉房间里的一名记者。“但现在我们能看到,过去一直在变。”

张彦(Ian Johnson)是一位驻北京的作者,自1984年以来就不时地居住在中国。2001年,他凭借对中国的报道获得了普利策奖。欢迎在Twitter上关注他 @iandenisjohnson

Luz Ding对本文有研究贡献。

翻译:李建芳、晋其角


来源:纽约时报中文网


 

版权声明

文章编辑: ( 点击名字查看他发布的更多文章 )
文章标题:中国古代文明研究者、历史学家李学勤去世
文章链接:http://ccdigs.com/105819.html

分类: 历史纵横, 文物、考古, 新闻视线.
标签: , ,

发表评论