为什么我反对舆论抨击复旦陈果老师?

发布: | 发布时间:2019-02-27,星期三 | 阅读:747

作者 | 陈大夫

复旦大学陈果老师的一段讲课视频,前段时间在网上被热传,引起了相当的争议。

你看到的可能只有十几秒,但这段视频的完整版是这样的:

不少人发文谴责她“和黑暗和解”的说法是毒鸡汤,是故意唆使年轻人面对黑暗时不去反抗,而是主动下跪认怂。

甚至有些公众号将她和近年来备受舆论质疑的“国学大师”于丹相提并论,起了个外号“果丹皮”,直称她们的言论是一种货色。

陈果老师的专业是一名哲学博士,说实话,陈大夫并不懂哲学,她之前出的那几本书我也都没看过。

至于她的那些言论算不算是毒鸡汤,我也不发表评论,反正我早就已经过了接受这类人生观建议的年纪。

但在网友们一片口诛笔伐之间,我注意到了一个事实:

大家所质疑的陈果老师的观点,基本都是网络上流传的一些学生自己录制的她上课的视频里表达的,而且很多都是经过剪辑,断章取义的结果。

在这种情况下,不管她所表达的观点是否正确,是否符合主流价值观,我都反对舆论对她进行“审判”的做法。

陈大夫一直认为,大学应该是思想和言论自由的圣地。

大学课堂应该是一个老师和学生畅所欲言,观点交流和碰撞的舞台,而不应该充斥着种种人为的限制。

大学不应是舒适的避风港,而应是不同思想碰撞淬炼的熔炉。

大学教师在自己的课堂上,应该享有最充分的言论自由;

大学课堂上师生之间的授课和讨论,不应该受政治正确的束缚。

只要不是宣扬分裂国家,煽动仇恨的反党反社会言论,不公开赞同种族歧视、极端主义之类反人类观点,言论不越过法律允许的界限;

这种自由应该包括有权利发表与学界主流不一致,与社会大多数人的一般认识不一致的观点。

如果这样的言论自由被剥夺了,利益受损最严重的实际上是学生。

芝加哥大学校长罗伯特·齐默(Robert Zimmer)曾经在《华尔街日报》上发表文章,抨击美国大学近年来由于政治观点冲突、族群政治风行而造成言论自由受到压制,“政治正确高于一切”风气盛行的现状:

(延伸阅读:《芝加哥大学校长:言论自由是优质教育的基石》

正如齐默校长所言:

如果大学里没有自由表达和公开交流观点的环境,学生的学习经历就会成为苍白的照本宣科,大学教育的价值会严重受损。

尤其是人文社科领域,很多问题不像工程类学科有标准的答案,而是不同的观点长期多元并存。

没有经历过质疑,没有聆听和思考过不同的观点,这样的大学教育是不合格的。

芝加哥大学校长罗伯特·齐默(来源:新浪教育)

而目前国内不少高校里,这样的现象实际非常严重。

陈大夫有一次跟一位教经济的大学老师聊天的时候,他就告诉我:

最近几年,他感觉自己在课堂上能讲的东西越来越少了。

每次要讲一些和教科书不一致的学术观点,或者自己的思考成果时,都要特别提醒台下的学生:不要录音,不要发到网上。

不只是他自己,不少高校教师都特别害怕上课讲的东西发到网上,因此惹出事端。

近年来国家对于高等教育发展的重视程度明显提高,树立了“建设一流本科教育”的目标,并提出了“新工科、新医科,新文科,新农科”的概念。

而在这”四新”中,可能国内高校和世界先进高校差得最远的一块正是人文社科领域。

中国基础教育阶段基本还是以应试教育为主,本来就不鼓励学生对教科书上的内容、老师的观点提出质疑;

到了大学里,老师再对着教科书照本宣科,不敢延伸出去讲述其他的观点。

宁肯看着台下的学生睡倒了一片,也不允许同学们在课堂里进行争辩。

这样的教育别说培养大师,培养有辩证思维的合格公民都很困难。

至于一个老师的课讲的好不好,有没有用心在上,是字字珠玑还是胡诌八扯,主要的发言权应该在听课的学生手里。

就算陈果老师讲的是鸡汤又怎么样?只要学生喜欢,学生想听,我们无权置喙。

虽然陈果老师的观点可能不一定是我认同的,但我要站出来维护她说话的权利。

不只是她,所有大学教师在课堂上都应该拥有充分的言论自由权利,不应该为此而受到舆论审判。

当然,大学教师的身份并不是一张什么时候都有效的护身符。

如果你觉得她出版的那几本书写得不好,或者觉得她在“开讲啦”之类的节目里发表的言论不对,大家都有权利进行质疑,我不做任何评价。

像于丹在央视“百家讲坛”,以及后续的一系列商业演讲和电视节目里发表的观点,后来被舆论抨击是合情合理的,这一点和陈果完全不同。

大学教师在课堂之外的言论,比如上电视节目讲述的内容,你自己出的书,自己开的公众号上发表的文章,这些都应该和普通公民一样接受公众的批评,没有什么特殊的双重标准。

陈果老师当年成为网红,就是因为学生发在网上的上课视频,被网友们冠以“复旦女神”的称呼。

在网上传播的这些她上课的视频,大都是思修课,就是不少同学一学期基本睡过去的那门不得不开的课程。

上这门课的老师,能愿意给学生讲一点真东西,谈一些自己的人生体会,就已经很难能可贵了。

对于学生上课录音录像发到网上这件事,陈大夫是表示强烈反对的。

大学课堂和外界的公开舆论环境之间,应该有清晰的界限,而把教师上课的视频放到网上,就混淆了这样的界限。

可能录这段一分多钟视频的学生本来并没有恶意,但舆论是最不可预测的,既可以几天之内成就一个人,也可以几天里毁掉一个人。

近年来不少国内高校都出现了一批“网红教师“,其中不少就是像陈果一样因为某张上课的照片,某段一两分钟的短视频,短时间积累了大量的人气。

(来源:微博@石家庄的事儿)

他们对于学校的对外宣传起到了相当的积极作用,不少高校对此的态度也相当微妙。

我相信陈果老师当年因几条上课视频而走红,应该是一种意外,

但不论是复旦还是她自己,在之后的宣传中也经常有意无意地利用网上的这种热度,才导致今天的事情发生,我觉得她本人也应该有所反思。

(来源:央视新闻)

守护大学课堂的言论自由空间,应该是任何一个现代文明社会的共识。

假如我们的社会不能形成这样的共识,可能我们就没有可能拥有一流的高等教育。

就算咱们有西游记中的神仙六丁六甲,直接从美国搬运过来一所全球顶尖大学,其立身关键的良性学术交流氛围也会很快流失掉。

我不一定赞同陈果老师的观点,但我要坚决捍卫她在课堂上说话的权利。


来源:文化时评
anyShare分享到:


 

版权声明

文章编辑: ( 点击名字查看他发布的更多文章 )
文章标题:为什么我反对舆论抨击复旦陈果老师?
文章链接:http://ccdigs.com/105712.html

分类: 多向思维, 教育观点, 新闻视线.
标签: , , , ,

发表评论