宋代文人怪癖:读书写作要美女相伴

发布: | 发布时间:2010-10-19,星期二 | 阅读:1,210

文/赵炎

英国史学家汤因比曾说:“如果让我选择,我愿意活在中国的宋朝”。这个老外胆子不小,也不怕英国女王修理他,给扣顶“英奸”的帽子。

中国宋朝到底有多好?这么说吧,如果有发明时间机器的话,估计要不了数日,当今文化人都会跑去千年以前,说不定联合国总部也要搬到开封。别人我不敢说,金庸老先生肯定会发挥余热,带头前往,因为那儿有他心爱的王语嫣和诸多大侠;余秋雨先生也会紧随其后,宋朝的文娱事业非常发达,需要余先生这样的高素质评委,好工作不难找。

顺便说一句,文化人去宋代生活,应该有所局限,当以男性为主,女性最好别去。宋朝当局不杀文人,性命当可无忧。可宋朝男性文人却有不少怪癖,他们无论是读书,还是写文章,都需要美女作伴,否则,书肯定读不进去,文章也写不出,女性文人,如果不听赵炎的劝告,固执地想去宋朝,到时候沦为男人臂弯之物,贞洁不保,请别后悔。

宋朝著名的“红杏尚书”宋祁,就是此怪癖的代表人物。《东轩笔录》里说:宋祁身边的女人很多,每到读书时,必左右环抱二女,方可静心入书。这种习惯一直到晚年也不曾改变,所谓“红杏枝头春意闹”,根本就是他人生的真实写照。他做成都知府的时候,已垂垂老矣,朝廷还是命他刊修《唐书》,“每宴罢,开寝门,垂帘燃二椽烛,媵婢夹侍,和墨伸纸远近皆知为尚书修《唐书》,望之如神仙焉。”这一段好理解,有美女“夹侍”,时不时风花雪月一番,宋尚书修史,自然有如神助,速度快,质量高。

苏东坡是个聪明人,他用一首《江城子》深情款款地怀念王弗,为自己赢得了爱老婆的好名声。可是,“小轩窗,夜梳妆”一句,却不小心露了马脚:大半夜的,他非要爬在房间窗户上看老婆梳妆,才能有心情读书写作,这种习惯让人吃不消。王弗病逝,他很伤心,再无心思读书了,直到13岁的小姑娘王朝云的出现,这才焕发出新一轮的创作热情。据史料记载,王朝云确实不是一般的女子,她是一位非常出色的秘书人才,能深刻领会苏大学士的这一怪癖,除了上厕所的时间外,片刻不离左右,为老苏开创北宋“豪放词派”立下汗马功劳。眼睛里不能容忍砂子,却不能没有女人,红花还须绿叶扶,诚哉斯言。

宋徽宗年间,有民间媒体爆料说,一代词宗周邦彦与皇帝抢情人,还煞有介事地拿出周才子的《少年游》为证,指出“向谁行宿,城上已三更。马滑霜浓,不如休去,直是少人行。”一句,原本就是李师师糊弄宋徽宗的,当时老周就躲在床下。在赵炎看来,这是典型的娱乐八卦,李师师出名时,他快60岁了,再有色胆子也不敢跟皇帝争呀。罗大经在《鹤林玉露》说,周邦彦逛窑子是有苦衷的,一日无女人,则一日才思不显矣。他与蔡京的朋友,要经常写些艳词哄皇帝开心,身边没女人,如何写得出艳词?

“浮生长恨欢娱少,肯爱千金轻一笑?为君持酒劝斜阳,且向花间留晚照。”宋代文人都有这样的怪癖。他们不缺钱,也不担心被杀头,有身份,有地位,皇帝也总是站在他们这边,舍得在文人身上花费银子,让文人一边上朝议政一边拥妓纳妾、声色犬马地过着“幸福的生活”。可是,“幸福生活”是需要本钱的,不是文人,你还享受不到。要想被称为文人,光凭嘴上吹牛是无用的,需要写出流行作品来,才能得到皇帝的认可。而在女人身体上得到的灵感,从盛唐开始,被文人广泛地实践过。欢娱与读书写作两不误,真会生活!

“红袖添香夜读书”的怪癖,是宋朝文人的时尚,欧阳修、范仲淹等文坛领袖均不能例外,难怪连老外也向往宋朝了。不过,据赵炎分析,宋朝的文人大概定性超棒,一边与美女搂搂抱抱、卿卿我我,一边还能文思泉涌,钻进书本里,不是一般男人难做到的。所以,定性不怎么着的男人,最好还是别去宋朝了,去了,你将一个字也写不出。



0

 

版权声明

文章编辑: ( 点击名字查看他发布的更多文章 )
文章标题:宋代文人怪癖:读书写作要美女相伴
文章链接:http://ccdigs.com/1054.html

分类: 人文视野, 历史纵横, 学术评论.
标签: , , ,

评论被关闭。