金雁:俄国的仇犹传统

发布: | 发布时间:2019-02-12,星期二 | 阅读:459

作者:金雁

犹太人自从作为“巴比伦之囚”失去祖国后,在公元4-6世纪开始进入欧洲,由于阿拉伯人的扩张,犹太人加速了离开故土的步伐。作为“外来户”的犹太人被孤立在基督教世界之外,在异乡背负着种种恶名。

十字军东征的直接矛头对准的是伊斯兰教,但是犹太人也在打击之列。十字军有这样的口号:“干掉一个犹太人以拯救你的灵魂”。 

第一次十字军东征时屠杀梅茨城中的犹太人

12-14世纪西欧黑死病蔓延,坊间流传着黑死病是犹太人在水源投毒所致,一时间他们成为人人喊打的“过街老鼠”。欧洲各国纷纷驱犹。1128-1394年法国先后六次大规模地驱逐犹太人,1290年英王下令驱逐境内所有的犹太人,1485-1492年西班牙、葡萄牙又掀起驱赶犹太人的高潮,1492年西班牙驱赶全国的犹太人,禁止犹太人在西班牙生活,违者会被处死。 

中世纪油画中被火烧的犹太人

1264年波兰-立陶宛王国通过法律,同意接纳犹太人居住并在经济上给予他们自由,这是欧洲国家第一次以法律的形式向犹太人敞开大门,掀起了犹太人进入东欧的第一个高潮。几十年后波兰国王卡西米尔三世( 1310-1370年)又邀请犹太人前往西乌克兰,希望借助他们的力量帮助波兰向东发展,为此卡西米尔三世曾有“犹太人国王”的美誉。 

波兰统治者开发鼓励政策,使得波兰、立陶宛,乌克兰、白俄罗斯成为最大的犹太人聚集地,二战前全球约50%的犹太人都在这一带。犹太人多集中在市区和小城镇,有的市区犹太人则多达一半以上,以至于希伯来语、意第绪语成为城市的通用语言。 

卡西米尔三世与犹太人

客居他乡有生存危机感的犹太人为了保持自己的宗教信仰、文化和语言,人口只要超过20户,他们就建立自己的社区并设立犹太教堂和社团组织,显示出抱团互助精神和种族认同。他们以擅长做生意、从事手工业、承揽各种服务性工作而著称,重视积累、聚敛钱财、教育至上、善于经商、头脑活络、有很强的竞争意识。也许正是因为如此,作为一个客居整体,他们的富裕人口要明显的高于当地居民。 

犹太人善于充当“二地主”为主人管家、收租,包揽各种管理和经营领域,直接的利害冲突势必遭来农民的怨恨。具有生意头脑的犹太人还从主人那里取得了所有赚钱的营生,包括烟酒的生产垄断,典当行、谷物、牲畜的买卖以及经营酿酒作坊、制烟作坊、酒馆、磨房、商业运输的专营权。 

波兰被俄三次瓜分以后,东波兰和西乌克兰进入沙俄帝国的版图。俄的反犹情绪历来比较强烈,在东正教传统中经商历来就不被视为“正途”。俄国人认为通过买卖获利是一种不诚实的行为,是贪婪的犹太人的营生,而犹太人从来都被视为在道德上、精神上和政治上非俄罗斯的异族,被认为是万恶之源。 

所以犹太人在没有特许不能居住在俄罗斯中部,只能在制定的新瓜分的“安置区”,并且“永远绝对禁止犹太人获得土地”。在民间他们成为遭到攻击和泄愤的对象,俄语民间俗语当中很多骂人的话,都和犹太人有关。在政府的怂恿和支持下,族群之间的不和与冲突便很容易表面化。 

沙俄时代俄国有500多万犹太人,从19世纪90年代政府加大了排犹打犹的力度,这样就把犹太知识分都推到了对立面。俄社会民主党的非俄族裔——波兰人、格鲁吉亚和犹太人中,后者的比重最大。1903年俄社民党二大的57名代表中犹太人就占在了25名,俄国苏维埃第一届中央执行委员会犹太人占了75%。托洛茨基、加米涅夫、季诺维耶夫、托姆斯基都是犹太人。 

传统俄国的危机意识是靠制造假想敌来维持的,反犹太主义体现了将责任外推给第三者的一贯做法。沙皇尼古拉二世给他母亲的信中说“坏人又在抬头,……由于他们十分之九都是犹太人,所以人民的全部愤怒都指向他们,这才发生了对犹太人的大屠杀”。“革命是由异族人——波兰人和犹太人——组织的”。历来被认为是相对开明的俄国杜马还发起过“不给犹太人有同等权利”运动。 

村社中的人在驱逐这个犹太姑娘,因为她爱上了一个基督徒

后来布尔什维克与孟什维克分道扬镳,俄共在宣传中也像沙皇一样把过错归咎于犹太人,说孟什维克是“犹太人总部”,STL明确区分道“孟什维克是清一色的犹太帮“,而“布尔什维克则是俄国帮”。上世纪20年代布尔什维克的党内斗争中,犹太人被一一被剔出。 

1941年6月22日德国闪电战的打击下,苏联损失惨重,丢失大片国土。虽然STL从骨子里很排斥犹太人,但为了争取援助,旋即成立了“犹太人反法西斯委员会”。战争期间犹委会为筹款宣传动员作了重要贡献。战争刚刚降下帷幕,1946年10月国家安全委员会就炮制了一份秘密报告,声称该委员会“忘记了阶级原则,与资产阶级活动家搞国际联系,他们以功臣自居,民族主义越来越膨胀了。” 

被德国人俘虏的苏联军队中人犹太人士兵, 1941

1946年11月负责犹委会调查的苏联对外政策部副部长米·安·苏斯洛夫给犹委会定性说,它“的活动在政治上已变得有害了,越来越带有犹太复国主义的性质,必须予以取缔。”这个报告面呈STL以后,他处于某种考虑搁置了两年。直到1948年11月政治局通过决议,认为犹委会“是个反苏宣传中心,并定期向国外侦查机构提供反苏情报,决定“立即解散该委员会”,“查封该委员会的印刷出版机构”。 

这之前犹委会主席米霍埃尔斯就已在明斯克意外遭遇车祸身亡。后来从苏联历史档案中知道,这一切都来自于STL的命令。国家安全部长阿巴库莫夫说,1948年STL交给我一项紧急任务,尽快组织“干掉”米霍埃尔斯的行动。当我得知米霍埃尔斯要到明斯克来,就立即把情况报告给STL,STL指示说,让他“就地消失”。

 他说,我们设计了包括:沉船、暗杀、车祸等多套杀害米霍埃尔斯的方案。后来做了如下决定,通过熟人邀请米霍埃尔斯去做客,并派车到霍所住的旅馆,在把他拉到白俄罗斯国安部长察纳夫的郊外别墅途中制造一起意外车祸。为了保密把陪同米霍埃尔斯前去做客的国家安全部工作人员戈鲁波夫也被一同干掉了。犹委会顺理成章地换上了新主任——苏联情报局的头头洛佐夫斯基。 

至于为什么没有动犹委会的其他人员,是因为STL另有打算。当时他正密切注视创建以色列国的过程。很多俄裔犹太人都参加了以色列的建国工作,其中不乏共产国际的人。1947年5月苏联代表葛罗米柯在联合国大会上就对在巴勒斯坦建立以色列国家表示支持,这个消息让苏联犹太人欣喜若狂。而STL的打算是,希望建立一个受苏联影响的以色列,在中东与英国人对抗,并使美国人不能染指该地区,他想让以色列成为苏联在中东的前哨阵地,犹委会的成员原计划委以重任。

 1948年9月3日以色列大使戈尔达·梅耶到达苏联,民众对梅耶的欢迎异常热烈,梅耶前往犹太教堂时有5万犹太人聚集在这里。后来梅耶在自己的回忆录中说“如此博大的、爱的海洋向我迎面扑来,使我感到呼吸困难,几乎晕了过去”。她在对人群的讲话中说,“谢谢你们,因为你们仍然是犹太人”。这种话让STL感到很不爽。 

戈尔达·梅耶在莫斯科1948

“梅耶旋风”掀起的“犹太人热潮”的场面使STL相信,凡是同情犹太复国主义的人必然是内奸,战时为了争取国外犹太人的支持建立的犹委会现在成了隐蔽的犹太复国主义的中心。 

在外交部举行的宴会上莫洛托夫的妻子波琳娜用希伯来语与梅耶交谈,之后她的厄运到来。对她的指责是,与犹太复国主义组织有联系,与以色列大使梅耶私交甚好,他们一起企图在克里米亚建立犹太共和国,而且她与米霍埃尔斯关系密切。 

莫洛托夫外长的地位并没能挽救他的妻子。波琳娜被监禁在中亚的一个劳改营里,直到STL去世后才释放。莫洛托夫说:我知道在对待她的问题上是极不公平的,几乎是惨无人道的,但STL的权力那么大,我的力量微不足道,我在老婆和他之间没有选择。

 STL的大儿子雅科夫娶的是犹太人,他的女儿斯韦特兰娜的第一个丈夫也是犹太人。STL对他们的身份特别警惕,他说是犹太复国主义把这些人推倒你的面前,说不定就是在他的身边安插钉子,他禁止斯韦特兰娜把女婿带到家里来。 

梅耶之行和苏联犹太人的狂热直接导致了1949年反犹运动的开始。马林科夫说这场欢迎梅耶的活动表明,成千上万的犹太人是潜在的间谍,他们想念那个对苏联怀有敌意的国家。在美国的犹太复国主义组织把苏联的犹委会当成自己的代理机构,这个委员会同美国一起准备在克里米亚建立起犹太人的前哨阵地。

 犹委会被扣上一系列“莫须有”的罪名,全部成员被捕,在后1948年底-1949年初许多著名的犹太人知识分子包括演员、作家、医生、科学家突然无辜被捕,被监禁和审讯,所谓的“犯罪事实”自相矛盾漏洞百出,但是仍对犹委会的进行了秘密法庭审判,他们中的绝大多数人被枪决。 

犹太人无论参军、入党、晋级、进入党政部门都被设置了各种门槛。所以拉迪克曾说,摩西把犹太人领出埃及,STL把犹太人送进监狱。反犹运动有意识利用了俄国普遍存在的仇犹情绪,许多地方出现集体迫害犹太人的事件。 

一个俄国人的出生证明,特别注明他父母是“犹太人”

直到现在俄罗斯坊间仍然盛行的一句话,“是犹太人断送了俄罗斯”。


来源:秦川雁塔
anyShare分享到:


 

版权声明

文章编辑: ( 点击名字查看他发布的更多文章 )
文章标题:金雁:俄国的仇犹传统
文章链接:http://ccdigs.com/105388.html

分类: 历史纵横, 国际观察.
标签: , ,

发表评论