汉奸郑孝胥:“交通银行”四个大字出于他的笔下

发布: | 发布时间:2019-02-7,星期四 | 阅读:391

古来佞人中不乏才艺高超者,其人可唾,其字可赏。每念及此,能不唏嘘?

他学问做得好,

书法尤其绝妙,

一手魏碑苍劲朴茂。

“交通银行”这四个字,

出自他的手笔,沿用至今。

如果他不当伪满洲国总理,

本该家喻户晓,流芳书坛。

郑孝胥(1860年-1938年),字苏戡,号海藏,人称“郑海藏”,祖籍福建省闽侯县。近代政治人物、书法家。清光绪八年举人,曾历任广西边防大臣,安徽广东按察使,湖南布政使等,辛亥革命后以遗老自居。1932年任伪满洲国总理大臣兼文教总长。善楷书,取径欧阳询及苏轼,得力于北魏碑。他还是诗坛“同光体”倡导者之一。

世代书香  诗创“同光体”

郑孝胥出生于苏州胥门,故名孝胥,字苏戡。他祖上世代都是读书人。据统计,自郑孝胥的曾祖父郑鹏程开始,郑家四代之内有十个举人,其中五个成为进士,更有三个被皇帝钦点为翰林。郑孝胥受家学影响,22岁时便高中福建省乡试解元。后入仕途,官运亨通。

郑孝胥诗集《海藏楼诗》

清末诗坛,“同光体”大行其道,郑孝胥便是其中之执牛耳者。“同光”指清代“同治”“光绪”两个年号。

光绪12年(1886年)郑孝胥在北京时,与陈衍标榜“同光体”之名,宣称指“同、光以来诗人不墨守盛唐者”,随着后期大批文人的追捧,“同光体”逐渐成为一种成型的诗风。

郑孝胥诗书册页

郑孝胥写诗特点是意度简穆,韵味淡远,造语生峭,往往清言见骨。这在当时有很广的影响。一向自视甚高的晚清大吏张之洞,也叹服郑诗“自明以来皆不能及也”。

与民国为敌  晚节不保

郑孝胥(左一)摄于广西龙州,时任边防督办,1904年。

在晚清,郑孝胥属于新派人物。他曾在1898年参与变法维新;立宪运动时期,出任预备立宪公会会长,要求清廷速开国会,实行君主立宪;他还参加了上海商务印书馆、上海储蓄银行的创建以及新式教育的推动等。

预备立宪公会在上海成立,前排左三为郑孝胥,1906年。

1911年辛亥革命之后,他不问政事,以遗老自居,寓居海上,鬻字为生。他看着袁世凯一生众叛亲离、郁郁而亡;也目睹了张勋的复辟丑剧……终于在1918年1月份的一天,不堪民国乱象的郑孝胥在日记里写下这么一句:“余与民国乃敌国也。”这或许为其后半生定下了基调。

郑孝胥(左)与溥仪摄于伪满时期

1923年郑孝胥入故宫为溥仪讲《资治通鉴》。1924年北京政变后,协助溥仪出逃。大约在此时,他跟溥仪提出了著名的政治预言“三共论”:“大清亡于共和,共和将亡于共产,共产则必然亡于共管。”

日本发行的郑孝胥照片明信片,1934年。

九·一八事变后,郑孝胥唆使溥仪投靠日本。1932年伪满洲国建立,任国务总理兼陆军大臣和文教部总长,并获得了“建国功劳金”(又叫机密费)30万元。同年9月,与日本政府代表武藤信义签定日满议定书,承认日本在伪满洲国的特殊地位与驻军权。1934年溥仪称帝后,任国务总理大臣,于1935年5月21日被革职。

若是安心于在上海做寓公,郑孝胥无疑将会流芳百世。但是,他却晚节不保,毁了自己一世英名。

题字“交通银行” 沿用至今

郑孝胥不仅工诗,而且善书,书名极大。他善长楷书、隶书,学颜真卿、欧阳询,受益于北魏碑版,其作品字势偏长而苍劲朴茂,开创了潇洒俊逸、凌厉干练的独特风格。他的行楷不仅流畅飞动,而且劲道十足,这是历代书法家都难以达到的极高境界。

郑孝胥楷书七言联

著名书法家沙孟海对郑孝胥评价很高:“他的作品,既有精悍之色,又有松秀之趣,活像他的诗,于冲夷之中,带有激宕之气”。

郑孝胥楷书中堂

郑孝胥在世时,其书法的酬金之高,特别罕见。1915年刊印的第一版《词源》,他题书名2个字收润笔费500两白银;为商务印书馆题写5个字的馆名,索银1万两(后因落款争执,未成)。

我们现在在大街上随处可见的“交通银行”四字,就是出自郑孝胥笔下,当时他的润笔是4000两白银。“交通银行”四字,笔法开张、骨力清奇。这个老照牌字能留下来,也是有它的道理的。

郑孝胥行书七言联

只可惜郑孝胥晚节不保,投敌做了汉奸,他的书法作品因他人生的污点而遇冷,不仅市场价格大幅贬值,其艺术价值也被大大贬低。

郑孝胥学颜真卿书,

但在人格上却与他截然相反。

古来佞人中不乏才艺高超者,

古之秦桧,今之康生,

其人可唾,其字可赏。

每念及此,能不唏嘘?

郑孝胥书法作品欣赏:


来源:文化时评
anyShare分享到:


 

版权声明

文章编辑: ( 点击名字查看他发布的更多文章 )
文章标题:汉奸郑孝胥:“交通银行”四个大字出于他的笔下
文章链接:http://ccdigs.com/105256.html

分类: 历史纵横, 艺术走廊.
标签: , ,

发表评论