搞笑诺奖扫地神僧:罗伊·格劳伯

发布: | 发布时间:2019-02-7,星期四 | 阅读:743

我手中的扫把

我将一直握下去

“年廿八,洗白白”是广东的一句俗话,指的是腊月二十八,每家每户都会来一次大扫除。

说到大扫除,那就不得不说到一位老头,这个老头还表示只有拿起扫把才能使自己清醒、平静。

他就是“量子光学之父”罗伊·格劳伯(Roy J. Glauber)。

抓着扫把的格劳伯

1925年,格劳伯出生于美国纽约。从小他就不喜欢足球、棒球,这些小朋友该喜欢的东西(当然也不喜欢扫地)。

他最喜欢的是自然科学,并且在物理方面的天赋极高,12岁就已经自己动手制作了一个跟房子差不多高的望远镜。14岁时还“发明”了分光镜。

1941年,16岁的格劳伯顺利考入哈佛大学。受二战影响,学校的很多教授都要参与到与战争相关的秘密项目中。

因此在开学之初,格劳伯凭着自己的天赋以及勤奋,很快就修完了所有著名教授的高级物理课程。

第二年,格劳伯被选中,进入美国原子弹理论研究中心,成为曼哈顿计划中年纪最小的一名成员,参与原子弹的研制。

曼哈顿计划(Manhattan Project):美国陆军部于1942年6月开始实施利用核裂变反应来研制原子弹的计划,该工程集中了当时西方国家(除纳粹德国外)最优秀的核科学家,动员了10万多人参加这一工程,历时3年,耗资20亿美元,于1945年7月16日成功地进行了世界上第一次核爆炸,并按计划制造出两颗实用的原子弹。

曼哈顿计划结束后,格劳伯得以重返校园,进行纯粹的学术研究。

由于在曼哈顿计划中,他进行了长达3年的原子弹相关理论的数学计算研究。格劳伯表示自己对核裂变链式反应已经厌恶至极。

于是,重新选择了一个研究方向,就是自己从小的就很感兴趣的光学。

1949年,24岁的格劳伯获得哈佛大学博士学位,并选择留在母校继续进行科学研究。

曾有同学问格劳伯:“这算不算少年得志?”

他连连摇头说“不,有人比我还早,当时还有教授说我算笨的。”

上世纪60年代开始,激光技术飞速发展。然而科学家们对光本身特性的描述却颇具争议。

格劳伯认为量子化的电磁场并不能解释光的一切性质,大量光子的集体行为跟普通光子存在很大的区别。

而为了更好地发展量子理论、探寻光的本质。格劳伯开始了艰辛的科研之旅。

终于,在1963年取得突破性进展,并将研究成果论文。首次发表在《物理评论通信》上,随后的几篇相关论文也在《物理评论》等杂志上发表。

格劳伯创造性地运用量子本性来解释光的宏观现象,提出了“光子的相干性量子理论”瞬间引发科学界的大讨论。

这一理论解决了大量基础性问题(成功描述了光量子的运动规律,揭示了光量子的特性,以及大量光量子如何互相影响他们之间的运行方式产生“干涉”现象等),奠定了量子光学的基础,开创了量子光学这门全新的学科。

后来,格劳伯被称为“量子光学之父”

毫无疑问,这是一个诺奖级别的研究成果,格劳伯也一直期盼着自己能因此获得诺贝尔物理学奖。

然而,几十年过去了,这庄严的领奖台上始终格劳伯的身影。他看着每一年的诺奖颁奖典礼,看着一批又一批的杰出科学家领奖,而自己逐渐白发苍苍,心里隐隐作痛。

终于在1995年,70岁的格劳伯终于等到了诺贝尔奖提名。不过很可惜,最后诺奖还是没有落到格劳伯头上。

这个时候,格劳伯开始怀疑自己了,怀疑自己对量子光学的研究是不是毫无意义,怀疑自己是不是不能拿诺奖了?

而他对拿诺奖的执念,开始影响到他工作,他研究的时候甚至已经无法全神贯注了。

他还一直问助手:“我是不是真的老了?”


这时“伊格诺贝尔奖”(即搞笑诺奖)邀请格劳伯作为嘉宾参加。

也许那个时候,格劳伯会觉得这是天大的讽刺,但他还是参加了,并在颁奖会上与其他科学家相谈甚欢。

不过,当颁奖结束之后,所有人都一窝蜂地离开了会场。唯独格劳伯静静地坐在那里,还在想着自己有生之年是否可以拿到诺奖的事情,甚是烦躁。

看着台上遍地的纸飞机和纸屑,格劳伯不由得拿起扫把,开始清理起来。

搞笑诺奖放纸飞机的传统

这时,神奇的事情发生了,抓着扫把的格劳伯一遍一遍地扫着,竟然发现自己忘掉了诺奖,忘掉了烦恼,一下子平静了起来。

他觉得自己之前对诺奖的在意,简直是可笑至极。

“科学家要解决的问题是‘为什么’,而不是‘为了拿什么奖。“

“科学研究在于你的坚持和专心。”

就这样,格劳伯开始了他的“扫地僧”之路。一年又一年,每年的搞笑诺奖都会有格劳伯的身影。

后来,格劳伯甚至已经等不及他们颁奖结束,早早地就开始清扫。

终于在格劳伯成为搞笑诺奖官方“扫帚保管员”的第11年,2005年的某天半夜,格劳伯突然接到诺奖评委会的电话,通知他去领诺贝尔物理学奖。

刚开始,格劳伯还以为是自己的某位朋友作弄他,虽然格劳伯对诺贝尔奖早已释怀,但当得知自己由于42年前,对量子光学的开创性研究成果,获得诺贝尔奖的时候,还是有种苦尽甘来之感。

这一年,格劳伯刚好80岁,已经满头白发,终于站上了这庄严的领奖台,终于获得早该属于自己的真正的诺贝尔奖。

“他获得诺贝尔奖,是学术界许多人都期待已久的事情。”

格劳伯站在真正的诺奖颁奖台上

而在这一年的搞笑诺奖颁奖典礼上,虽然格劳伯缺席了。但是“贴心”的主办方为了感谢老先生多年来的,基础物理工作(扫地)的贡献,偷工减料地多加了一页PPT。

搞笑诺奖就是这么随意

本以为已经获得真诺奖的格劳伯,不会再来到搞笑诺奖,更不会来扫地。然而在第二年,格劳伯如期拿着扫把出现在搞笑诺奖台上,继续自己的清扫工作。

而这次,格劳伯的一位学生表示受不了了,老师已经不是之前那位可以任人取笑的人了。

于是,这位学生上台想要拿走老师手中的扫把,结果格劳伯却拒绝了,并语重心长地说:

“你以为诺贝尔奖的真正获得者就不是常人,他们心灵就没有污垢?我手中的扫把,我将一直握下去,因为它能够让我清醒、执著地去做自己的事情,这是我清扫心灵的扫把,谁也不能从我手里拿走!”


来源:超级数学建模


 

版权声明

文章编辑: ( 点击名字查看他发布的更多文章 )
文章标题:搞笑诺奖扫地神僧:罗伊·格劳伯
文章链接:http://ccdigs.com/105253.html

分类: 科技新闻, 趣味科技.
标签: , , ,

发表评论