秦晖:在美国能否宣传共产主义?

发布: | 发布时间:2019-01-18,星期五 | 阅读:1,111

作者:秦晖

杨子轩
这世上从没有过绝对的自由,在德国不能宣传纳粹,在美国不能宣传共产主义。

梧桐落
 @杨子轩这世上从没有过绝对的自由,相信绝大多数热爱自由的人也不追求“绝对自由”。但八分的自由,和一分的自由还是有很大区别的。

Jerry Zhang
 在德国不能宣传纳粹,因为纳粹本身就是自由的最大破坏者。纳粹在德国享有为所欲为的绝对自由,恰恰是以侵害其他所有德国人的自由为前提。不尊重他人自由的人,自己当然不配享有自由,将老千和强盗拒之门外,正是维护自由的行为。

 ~~~~

金雁的《冰冻时代》一文登出后,网友“杨子轩”跟帖说:世上没有绝对自由,在德国不能宣传纳粹,在美国不能宣传共产主义。一些网友已经就此进行了讨论。

这里我仅就事实而言,在德国确实不能宣传纳粹。而共产主义在美国的影响也确实远不如西欧,不但共产党,在美国甚至连“民主社会主义”或“社会民主主义”也鲜有人提。社会党、社会民主党、工党之类的政党在美国也发展不起来。这个“美国为什么没有社会主义”的“桑巴特问题”是个一百多年的老问题了。几十年前我就此写过两篇文章加以讨论,收在《问题与主义》文集中,感兴趣的朋友可以找来看看。

但是,共产主义的影响小,并不等于不能宣传。不同于纳粹的是,在美国宣传共产主义是从未受到禁止的。当然,即便按西方世界的标准,美国社会对共产主义也是有某种成见的。

你如果公开宣布自己是共产主义者,可能找工作会有点困难,很少有人会雇用你,不过大学除外,在美国作为学者宣传马克思主义或共产主义而在学界赢得声望和地位的人很多,反而宣传特朗普思想获得这类地位的人是很少的。 当然他们不会用这个理由——美国法律禁止信仰歧视,但同时也实行雇佣自由。你如果在岗而被解雇,雇主可能需要理由,假如你没入职而人家不想雇你,那是不需要理由的。

美共第30届代表大会

同时作为共产主义者,警察也有更大的机率可能找你麻烦。尤其是“一战”后LN们到处输出“世界革命”那几年,美国出现史称“红色恐慌”的紧张状态,很多暴力行为被归咎于新生的美共,迫使其有几年处于地下状态。

而更著名的是在冷战之初麦卡锡时代那种右翼“群众运动”气氛下,美国精英层都面临民粹压力,与苏联阵营谈判的官员,同苏联阵营做生意的资本家,当然也包括同情苏联阵营的文化明星都可能被“人民”斥为美奸、卖国贼,甚至大学里的共产主义教授,平时尽可高谈阔论,这时也有待不住了而跑到同样是“资本主义”的西欧去任教的。如1970-80年代在国际古典学界执牛耳的“剑桥古史学派”大师摩西.芬利教授就是一例。

不过即使在麦卡锡时代,民间舆论可能有“政治正确”的压力,但警察找麻烦,还是不会以宣传、结党与政治活动为理由的,甚至以“逃税”、“非法营业”之类借口找茬的也没听说过。那时警察找茬,基本都是涉嫌暴力和间谍这两类理由,此外战时抗拒兵役和烧国旗有时也会被控罪,但较少。而且所谓暴力就是指行为暴力,不是仅仅宣传“暴力革命”之类。间谍也一般都与国防、安全之类直接有关。

纪念五一

当然,麦卡锡时代受右翼民粹气氛影响,在这两类指控中都有许多“冤假错案”,但麦卡锡主义不久就声名狼藉,那些冤假错案大都得到了纠正。平时如果也有这种错案,那就更容易纠正了。

一个典型的例子,就是我们后面提到的“毛派”暴力革命论者、美革共主席阿瓦基安1979年抗议“在中国复辟了资本主义”的邓小平访美与卡特总统会谈,在会场外与警察发生冲突,被控“袭警(属于暴力罪)”,他一度逃到法国去“避难”,但几个月后就回来了,对他的指控经调查后已被撤销。          

鲍勃. 阿瓦基安

在麦卡锡时代,美国曾经通过了一部《共产主义控制法案》,规定在必要时可以禁止成立共产党。不过“该法案从未真正得到执行”。根据维基的资料,目前美国共有19个公开的共产主义(不是社会民主主义)政党。它们大都影响很小,无力组织罢工游行之类政治活动,但发表言论“宣传共产主义”倒是最容易做的。

众所周知,共产主义有各种派别,在苏联式国家中,通常党内斗争胜利者就会消灭其他派别,这些派别不管多么激进、多么反美反资,多么仇视“资产阶级民主”,也就只有在美国这样的国家才能生存和公开活动。如苏联的“托派”其实声音最大的就在美国。而中国改革后期逐渐浮出水面的那种“反邓的毛左”,在美国一直都公开活动的。

如今美国这19个共产党中,影响稍大的就是两家,即前苏联支持的正统派“美国共产党”(美共,缩写CPUSA)和“反邓的毛派”美国革命共产党(美革共,缩写RCP)。

美共总部40多年来一直稳定地设在纽约曼哈顿西23街235号,这是一栋相当气派的八层写字楼,从1977年起成为美共的党产。过去该党一直有苏联提供的可观经费,所以尽管党员只有几千人,却可以买下这么一栋大楼做总部。我去过这栋大楼,感觉是建筑风格老旧了点,但体量可是比华盛顿的共和、民主两大党各自的总部(均为只有三、四层的小楼)都要大多了。

纽约美共总部
华盛顿民主党总部
华盛顿共和党总部

那时该党办有“两报一刊”,即东海岸的党报《每日世界》,西海岸的党报《人民世界》,理论期刊《政治事务》,另外还有一个党办的“国际出版社”,一批书店和一份面向犹太人的意第绪语报纸《自由晨报》,宣传共产主义的实力是相当雄厚的。
美共一直紧跟苏联,严守意识形态正宗,被视为“教条的斯大林主义者”。冷战时期除了支持苏联,逢美必反外,在“中苏论战”时期,美共还全力支持苏共批判zg,是“反毛”的先锋。中苏公开反目前,就先与这个“苏联的小喽啰”翻了脸,1962年那篇有名的“反修”檄文《评美国共产党声明》,当时还是小学生的我曾听得荡气回肠。

美共总部内的宣传画

1970年代后西欧最大的几家共产党如意大利共产党、西班牙共产党和法国共产党为了增加吸引力,与苏联保持距离,打出“欧洲共产主义”旗号试图走出一条新路。美共却跟着苏共一起批评这些党自行其是。但是戈尔巴乔夫在苏联离经叛道,美共就不赞成了。戈氏领导的苏联于是在1989年终止了提供经费。

苏东剧变后,美共日子更难过。但好在当年苏联给钱在寸土寸金的曼哈顿置下这么一座总部大楼,美共办了个租房公司把它大部出租,党的图书档案都搬出来放到纽约大学图书馆保存,尽管名义上总部仍在纽约,但主要机关和编辑部都迁到了租金比较便宜的芝加哥,报刊也收缩成为网上电子刊。这样,如今的美共靠当房东收“资本主义房租”,还是坚持了宣传共产主义。

而美国革命共产党就更有意思了。这个党诞生于1975年,其领袖鲍勃. 阿瓦基安是个狂热支持mzd文的“美国红卫兵”,他作为亚美尼亚裔早年就参加过美国黑人激进暴力革命组织黑豹党,后来组建美革共,也同样激烈反对美共参与民主选举,坚决主张暴力革命。改革时期的中国否定wg,使他非常愤怒。美革共一直认为中国在1949-1976年是社会主义国家,1977年就“资本主义复辟”了。1979年邓小平访美,美革共曾经在会场外抗议“美帝国主义”和中国“走资派”的“勾结”,还与警方发生了冲突,阿瓦基安亲临前线,被控“袭警”——前文已经说了。

就是这么个激进的共产党,在美国还一直公开活动。2003-04年间我在哈佛大学做访问学者,在麻省剑桥市中心的哈佛广场,正对哈佛大学的校门,就有一个该党办的“革命书店”,我还时常去逛,那真是开了眼界。

革命书店

这里出售该党主办的《革命工人报》,出售阿瓦基安的语录和各种著作(此人是该党的“小mzd”,著作多得不得了),还有各种“马克思列宁mzd主义”(该党不用“mzd思想”一词,历来都把马列毛并称“主义”)的读物,有美国和其他国家的左派、尤其是极左派或“毛派”的各种出版物,包括格瓦拉、胡志明等革命家,以及如今被视为“恐怖分子”的土耳其库尔德工人党领袖奥贾兰、秘鲁“光辉道路”领袖古斯曼等人的著作和传记,有论述“人民战争”理论和策略的各种小册子,甚至还有一本介绍如何制作炸弹的手册!这里还有美国“毛派”举办各种活动的海报和资料,如纪念mzd诞辰、江青诞辰和wg纪念日的活动,以及相关的LOGO、T恤和各种象征品。我印象很深的是一款印着革命符号的T恤衫,上有几个“毛体”草书:“剑桥人民共和国”,我还真在哈佛附近见到过有人穿着这种T恤招摇过市。

“剑桥人民共和国”
“马列毛主义”
书店内一角

我虽然不时去看看有什么新书,也动过买些收藏品的念头,但一直也没真下手,因为这里的书相当贵——我想是不是有为美革共筹款的因素。我注意到这里顾客不多,看来这家书店的生意并不好。但以后十多年里我又几次去波士顿,都看到它在继续经营,直到2018年11月我再去哈佛参加会议,就找不着它了。是经营困难不办了?搬家了?还是被网店代替了?但可以肯定的是美革共还在,我在纽约街头见过他们的集会,当然,影响也就那样。

革命书店内的“革命”书籍

除了这个党,在美国提到Mao通常都是用于“抹红”对手的恶意举动,我过去提到美国大选时右派攻击“奥巴毛”、“毛巴马”的“anti-Aobama T”就是常见之例。有时我想,哈佛门前那家书店的真正作用,似乎就是为了向游客证明在美国确实是可以宣传共产主义的。


来源:秦川雁塔
anyShare分享到:


 

版权声明

文章编辑: ( 点击名字查看他发布的更多文章 )
文章标题:秦晖:在美国能否宣传共产主义?
文章链接:http://ccdigs.com/104904.html

分类: 国际观察, 多向思维.
标签: , ,

发表评论