书评:《想象中的中国》

发布: | 发布时间:2019-01-8,星期二 | 阅读:658

英国《金融时报》 汤姆•汉考克 书评

在世界各地,对国民身份的不同看法划出了一道道政治战线。一些人认为,国民身份是通过出生或移民,取得一个地理意义上的国家的公民身份的问题。另一些人从文化视角来看待国民身份问题,认为这是共同习俗或者共同价值观的产物。族群民族主义者则把国民身份与共同的历史、民族、种族联系起来。

正如格雷戈里•李(Gregory Lee)所写的,一个多世纪以来,这场辩论一直困扰着这个世界上人口最多的国家。自1912年清朝覆灭以来,关于到底要从地理、文化还是种族的角度来定义国家认同,中国的统治者摇摆不定。李写道:“过去一个世纪中,中国统治者的根本任务是推进和巩固中国的民族国家建设。”

19世纪末,民族主义者呼吁用种族观念来定义国家。这一构想经常将当时的满清统治者、藏族人以及中华帝国中的其他一些人排除在外。理论上,1949年以来,中国共产党支持一种文化多元的国家观,中国有56个官方认可的民族,每个民族都有自己的语言和文化,但都一样是中国人。但在实践中,政府一直试图推广占人口多数的汉族的语言和文化。

去年美国总统唐纳德•特朗普(Donald Trump)曾随口说埃及可能是比中国更古老的国家,中国国家主席习近平对此的回应,明显表明这种模糊性至今仍然存在。

“文化没有断过流、始终传承下来的只有中国。”习近平说,“我们这些人也是原来的人,黑头发、黄皮肤,传承下来。我们叫龙的传人。”

在中国,这不仅是学术争论。由于国家具有强制力,这些关于国民身份的看法有时可能会造成毁灭性的后果。目前,有成千上万的维吾尔族人(生活在中国新疆、以穆斯林为主的少数民族)被关押在营地中,接受政府所谓的“教育”,这种教育旨在打击政府认为引发该地区暴力事件的宗教思想。

正如学者詹姆斯•雷柏德(James Leibold)记录的,2008年以来多次爆发的民族动乱促使政策制定者认为,少数族群必须接受统一的文化来融入整体。尽管打击恐怖主义的论调是新疆正在发生的事情的核心,但推行统一文化的行动也发挥了作用。被拘留者不仅要被迫与被政府界定为极端主义者的伊斯兰教群体脱离关系,还要展现出他们能熟练掌握汉语和热爱国家。

李认为,国家是“想象的共同体”——国家是一种由政治和文化力量塑造的社会结构,而非源于生物学或是某些前文化因素。他更倾向于认为,根本不应该把在共和时代前统治中国的帝国王朝叫做“中国”。“在20世纪之前,并没有中国民族国家,没有中华民族,因此也就没有中国。”他写道。相反,他形容其为“一个由多种多样的民族组成的网,他们的语言和习俗各不相同,遥远的中央朝廷高高在上地把这张网聚拢在一起。”

李指出,中国第一代民族主义者继承的这个国家是极其多样的,这是正确的。比如,直到近几十年来,普及教育和媒体才创造出真正全国通用的语言。

但是他的观点有两个问题。首先,尽管存在文化多样性,他低估了近代国家成立之前普遍存在的中华身份认同。反清分子经常认为他们代表中华民族。

更重要的是,李的默认前提是国家必须建立在高度统一的文化之上。正是这种观点与强大的国家力量的结合,正在破坏新疆和西藏地区的文化。

中国共产党不会放弃它对这片从清朝继承的领土的主权声索,也一定会坚称这片领土上的居民都是中国人。我们只能寄希望于中共能够意识到,允许中国少数民族自治和文化多样化与维护国家统一并不矛盾。

译者/何黎


来源:FT中文网
anyShare分享到:


 

版权声明

文章编辑: ( 点击名字查看他发布的更多文章 )
文章标题:书评:《想象中的中国》
文章链接:http://ccdigs.com/104586.html

分类: 历史纵横, 图书评论, 多向思维.
标签: ,

发表评论