什么狗屁人参,都是骗人的

发布: | 发布时间:2018-12-6,星期四 | 阅读:181

撰文 | 吴寒

提起人参,你能立刻想到的,估计就是各类武侠影视和游戏里的人参的身影。在武侠小说的世界里,人参几乎是种神药。没病吃了能增长功力,受了重伤吃了能好,快死了吃下去还能续命。

武侠小说不是凭空创作,中国人对人参的效力,确实深信不疑。可能你家里老辈人就会拿人参泡酒,一边喝一边告诉你这东西大补,不能多喝,一天一小杯就够。

商家也不放过人参这个噱头,变着法的强调自己产品里有人参,又高端又健康。饭店推出养生人参汤,甚至连火锅的锅底都要放几根人参须子点缀下。

然而,人参真的像传说中那么有效力吗?为什么这么多人都对人参的效力深信不疑。

人参,乾隆代言的神药

说起人参,大家都会觉得这是东北特产。然而东北人参成为人参的代表,历史并不长,从明末清初才开始。

明末之前,相比来自辽东的人参,山西上党的人参更受欢迎。辽东人参出名,一方面是明末满洲女真族兴起,开发东北人参产业的结果。另一方面,明朝也为了安抚他们进口大量人参。这些辽东人参代替上党人参,成了人参的代表。

萧峰看到人参,露出欣慰的微笑。《天龙八部》里萧峰误伤阿紫,到长白山去寻访老山参治病。这充分暴露了萧峰是个虚构出来的假北宋人,因为在宋代,最有名的人参出自山西上党 / 《天龙八部》剧照

至于人参在平常人眼里平时进补,急时救命的神奇功效,很大程度上靠的是清朝皇室的广告。

本来满人就有服用人参的传统,清朝统治中原之后,宫廷中人参的用量非常大。雍正十三年,《太医院用人参药档》记录宫廷从正月至年底一般入药人参就达230斤。

人参也是皇帝的常用药,乾隆皇帝尤其喜欢。乾隆朝《人参底簿》记载:“自乾隆六十二年十二月初一始至乾隆六十四年正月初三止,皇上共进人参三百五十九次,四等人参三十七两九钱”。

有了乾隆皇帝的代言,人参的药效自然大受信任。当时京城的达官贵人追捧人参,就是觉得人参效力神奇,“恃此可无恐也”。

不仅乾隆爱吃人参,他的后宫们也喜欢。《延禧攻略》中富察皇后就曾遣璎珞送参汤给受伤的富恒 / 《延禧攻略》剧照

当然,人参被神化,不只是借了皇帝的光。还有一个因素就是人参飞涨的价格。

清代人参一直是由官方管制,不准民间开采,主要供应皇室。到了乾隆时期宫里实在存不下,就由内务府出面,把人参卖到江南地区。

官方管制虽然不能禁绝人参贩卖,但会抬高人参价格。当时的管理人参的官员认为“从前禁止尚不甚严,而参价尚不甚贵,私利者尚少,殆后禁止愈严而身价愈贵”。清初人参不过几十两一斤,但从康熙到乾隆时期,参价上涨了十几倍,几百两银子一斤已经算是便宜了。

杭州一家中药店内的野山参王,标价88万,比黄金还贵 / 视觉中国

按理来说,涨价这么离谱,人参在江南应该无人问津才对。可意外的是,高价使人参从一般的药品变成了奢侈品。越是贵,吃起来越能显示身份的地位。

就这样,人参成了买东西不求最好,但求最贵的江南大户的用药首选。他们有事没事就拿人参当补药,大病急病的时候更是依赖人参。不管对不对症,都拿它当救命稻草。有记载当时江南“富贵之家,病至莫救,无不服参者”。

富人把人参当宝贝,也带动了一般人对人参的追捧。当时流行的观点是“皆以价贵为良药,价贱为劣药”。人参既然这么贵,富人又都用,肯定是有什么神奇的效力。

这些三元一整棵的真·白菜价人参应该是入不了那些“不求最好,但求最贵”的清朝人的眼的 / 视觉中国

于是,不少家境普通的人遇到大病,也要花大价钱买人参搏一搏,看看能不能靠猛药大力出奇迹。即使不能,也对家人尽力了,有个心理安慰,不会去责怪人参没用。当时大夫治大病不开人参,甚至会被当做庸医。

每次大病都用人参,总会碰到几次管用的。就这样,人参功效神奇,甚至起死回生的名声传开了。

你可能吃了假人参

人参价格高销路又好,市场上作假冒充的肯定不在少数。清代参商就会把铅条插入人参中增重,现在的作假手段更是花样翻新。

据吉林人参研究院统计,目前中国野山参储量仅几十斤左右。换一种说法,大部分市面上流通的野山参大部分都不是真货。如果你家人买到了“野山参”,那基本上可以确定他被坑了。

北京科技报报道过一位女士上当的经历,她花300块到药市上买了一根人参。放在锅里炖的时候觉得味道不对,闻起来像萝卜。炖好了汤,喝起来像是萝卜。拿到药检所一问,果然是白萝卜。长得和人参像的植物还有很多,板蓝根、桔梗甚至香菜根都经常以人参的身份露面。

2018年9月13日,吉林省抚松县万良人参市场。如果没有这么长的须子,人参看起来还真的挺像萝卜 / 视觉中国

这种以假乱真的把戏只是小儿科,在药市骗骗人还行。高端一点的商场,人参造假还有更高明的手段。央视《焦点访谈》暗访过哈尔滨一些人参商户,发现他们竟然用502胶把须条粘在人参上,连人参的根茎都加长过。为防顾客怀疑,还配备了假造的鉴定证书。

上海也破获过一起仿冒名牌人参的案件。这次的造假者更绝,不但卖的“野山参”是自己拿几块钱一克的便宜货冒充的,还自己设计了一个网站,专门让买家查询“防伪号码”。

围观最右凹造型的人参们。这种没有须条的参,遇到黑心商贩是要被用胶粘的 / 网络

即使没有作假的人参,也未必安全。2017年12月15日,中国食品药品监督总局公布了39批次的不合格中药饮片,全部是人参,主要问题是人参的农药残留超标。

除了农药,人参还经常被检测出重金属超标。人参本来富集土壤中重金属的能力就强,而根据农业专家的调查,人参栽种区域的土壤重金属镉含量超过国家三级标准,污染严重。

这还不是最要命的。根据报道,几十年前为了杀灭长白山上的松毛虫,政府曾组织飞机在林区大范围撒下六六六等剧毒农药。这些毒农药至今还没有完全降解,山参还受着它们的毒害。

广西桂林的一位村民正在松林里喷药防治松毛虫。多年前长白山也曾大面积用药,那里长出的参,吸收的可不是什么日月精华 / 视觉中国

这样看来,那些卖假人参的说不定还真的在积德行善。那些真正的长白山山参,它们这些年可不是吸收了什么日月精华,而是实打实的农药。如果你真的买到了野山参,吃之前这样想想,你还敢吃吗?

真人参可能也没什么用

尽管人参真假难辨,污染严重,但还是受人热捧,就因为传说中人参有很强的保健功效。不过,这些人参的功效,真的存在吗?

在古代,关于人参各类功效的记载非常多。《神农本草经》就宣传“主补五脏,安精神,定魂魄,止惊悸,除邪气,明目,开心益智。”明代李时珍的《本草纲目》,更是夸人参“治男妇一切虚证”。

然而,不管古代对人参疗效的记载可不可靠,首先有一个问题。古代人说的人参,和现在我们说的人参不完全是一回事。

不仅古人和我们说的人参不是一回事,日本人和我们写的人参也不是一回事。在日本,“人参”这两个汉字是胡萝卜的名字 / 网络

按照学者王家葵的观点,传统文献中出现的人参词汇,并不都对应现在的人参。现在的人参是五加科的一种,然而古代有些记载中人参的特征,和五加科的人参大不相同。

不去纠结古代对人参的记载,当代的医学研究又对人参的效果做何评判呢?

一项对过去人参临床实验效果的评估表示,没有确凿的证据支持人参对任何特定疾病的疗效。这项研究从475项实验中选取了65项,发现有44项研究声称人参有正面作用,但是这些研究质量都不行。连用的人参制剂怎么制造的也不提,更没法判断剂量和给药时间的情况。

杭州一家饭店推出添加人参的秘制养生小龙虾,但效果嘛,估计跟啤酒泡枸杞差不多吧 / 视觉中国

美国国立卫生院(National Institutes Of Health,NIH)对人参的总结也很类似。因为研究质量普遍不高,所以对我们对人参的认识还很有限,没有确切结论说明人参有助于人体健康。

可能你有听说过,人参中的有效成分人参皂苷早就被发现了。而且不同皂苷还有不同的作用,比如降血压,抗癌甚至增加精子活性。这样的好处,似乎说明人参的效果不是浪得虚名,这是真的吗?

确实有很多研究发现人参皂苷的作用,但是也别高兴太早。人参皂苷的研究同样不够成熟,大部分都是动物实验。具体如何发挥作用,有什么风险都不够清楚,更不用说临床应用了。

人参功效的研究多半停留在动物实验阶段,而且这些动物用的都是提纯过的人参皂苷,跟你生嚼人参的利用率完全不一样 / 视觉中国

在中国,绝大部分主打人参皂苷的产品,也没有被认证为药品, 而是标准宽松得多的保健品。尽管其中一些有作为药品的潜力,但大部分确实不能代替药。

而且,这种有效成分在人参中含量有限,纯度也很低。而实验里用的人参皂苷都是高纯度的,这样才能起效。另外,人参皂苷因分子量过大,生物利用度很低。所以直接吃下去的话,大部分人都几乎没法吸收这些有效成分。

这样看来,即使拿人参当饭吃,也未必能享受人参的功效。平常那些我们最常见到的人参吃法,什么泡酒,含化,还有煎药,凡是吃进去的,基本就告别人参里的有效成分了。

山东临沂一位爱酒人士泡了壶参酒,没想到人参在酒里泡着泡着竟然发芽了,好像还准备开花 / 视觉中国

至于你说吃了有人参汤底的火锅就流鼻血,那可不是火锅里的人参大补,毕竟那是不是人参还说不定呢。

参考文献:

[1]丛佩远. (1989). 东北三宝经济简史. 农业出版社.

[2]邓玉娜. (2011). 从清代医疗档案看宫廷进食人参习俗. 北京档案, (7), 56-57.

[3]叶志如. (1990). 从人参专采专卖看清宫廷的特供保障. 故宫博物院院刊, (1), 67-80.

[4]佟永功. (2000). 清代盛京参务活动述略. 清史研究, 1, 005.

[5]邱仲麟. (2008). 明代的药材流通与药品价格. 中国社会历史评论, 9, 195-212.

[6]蒋竹山. (2015). 人参帝国: 清代人参的生产, 消费与医疗.

[7]Shergis, J. L., Zhang, A. L., Zhou, W., & Xue, C. C. (2013). Panax ginseng in randomised controlled trials: a systematic review. Phytotherapy Research, 27(7), 949-965.

[8]Leung, K. W., & Wong, A. S. T. (2010). Pharmacology of ginsenosides: a literature review. Chinese medicine, 5(1), 20.

[9]王海南. (2006). 人参皂苷药理研究进展. 中国临床药理学与治疗学, 11(11), 1201-1206.

[10]中国食品药品监督总局. (2017). 总局关于39批次中药饮片不合格的通告(2017年第206号)

[11]南方周末. (2015).哈尔滨追查“胶水人参” 7家涉事商户被查封

[12]第一财经日报. (2013). “道地药材”不再地道 中药材遭遇污染困局

[13]中国日报. (2017). “低龄”人参冒充品牌野山参 上海警方破获一起侵犯知识产权案

[14]北京科技报. (2009). 中药造假调查:商贩用猪皮冒充燕窝

[15]南方周末(2014)农药残留超标等问题困扰我国中药材发展

[16]张亚玉, 孙海, 高明, 孙长伟, & 汪景宽. (2011). 吉林省人参土壤中重金属污染水平及生物有效性研究. 土壤学报, 48(6), 1306-1313.

[17]澎湃新闻. (2015). 人参和人参之间隔多远:当历史学家涉足中医,西医有话说


来源:浪潮工作室
anyShare分享到:


 

版权声明

文章编辑: ( 点击名字查看他发布的更多文章 )
文章标题:什么狗屁人参,都是骗人的
文章链接:http://ccdigs.com/103656.html

分类: 新闻视线, 科普知识.
标签: , , ,

发表评论