红旗下的蛋

发布: | 发布时间:2018-12-6,星期四 | 阅读:564


(图片来自网络)

自十问崔永元折戟以来,沉寂良久的冯小刚突然高调南下韶山冲拜毛神。

化过妆的著名导演一脸肃穆,他遵从礼数,谦恭地表达对红色中国领袖的敬仰之情,且喃喃留下了一句妙语:我也是根红苗正的人啊!

跟一帮大院发小混大的冯小刚(尽管遭王朔鄙视,称其为杂院出身),身为革命接班人的骄傲感渗入骨髓,在他拍摄的一系列正经影片里,刻意传达的都是红二代冀望江山永固的情愫。没有革命就没有他们,他们和革命天生一体,他们从不掩饰自己对开国领袖的崇拜。

他们自认为是红色政权的嫡传,也想当然地以为政权会把自己视为家人。

当党纪大于并取代国法之后,各界大佬竞相作靠拢党组织状,唱样板戏,穿红军服,前往革命圣地朝圣,一个个乖巧可人,无非要达成自保的目的:恳请组织视自己为“自己人”,高抬贵手放过身家性命。冯小刚原以为不须出场随喜,在逃税风波发酵成一场雷霆风暴之后,眼看娱乐影视帝国岌岌可危,方有此临时抱佛脚之举。他机敏、世故,深知礼多人不怪的道理,他也一定目睹了犯事高官的表演:在法庭上,他们无不作出一副迷途知返的羔羊状,向精神父母——党组织忏悔,即使祸国殃民,他们仍以党之子自居,只愿受家法处置。拜神的效果未必会如所愿,但他或许担心不表忠诚睡不安稳。

因他的高调续谱,根红苗正一词瞬间爆红。根红苗正,翻译过来就是:父辈是打砸万恶旧社会的革命派,一心渴望进步,一直按照组织要求行事。不言而喻,一个根红苗正的人,就是自己人,完全值得信任。在1949年到文革的漫长岁月里,出身不好的人,做梦都想成为根红苗正的革命接班人。

冯小刚作品空洞、煽情、无趣,竟然红遍了神州,耸然而成所谓电影艺术大腕!他和御用编剧刘震云及女一号范冰冰的三人组合,正是娱乐、性、投机三者严丝合缝的混合物,他们所造成的气场,总是散发出那么一股恶的气味。他们代表时代潮流,也定义着这个时代——什么样的人才能成功?

不可一世的人物,惶惶然竞相自我涂红,似乎泄露了一个秘密:他们真的是让自己如鱼得水的时代的奴才。

冯小刚曾经拍过《夜宴》,知道韩熙载夜宴的典故。一个有势力的人,乔装颓废逍遥,必须让皇帝明白自己有一颗无意进取的心。他南下拜神,无非是期望博得官方的认同感,在处理偷漏税问题上法外开恩。在此之外,他还想获得崇毛群体的谅解和支持,为下一部影片的票房提供保证。他的举动也为自己画了一幅肖像,或可称之为“一脸意识形态,满腹生意”。这枚红旗下的蛋,做梦也没想到自己会在今年被人一巴掌拍碎了。

…………

势利,圆滑,趋炎附势,心底尚存善念——在不损害自己一丝利益的前提下,他会给予人某种帮助;他身上已经看不见血性,有的只是混世者的算计。

这是一熟人的肖像。

让我惊诧的是,他可以毫不掩饰地表现自己的谄媚和功利。

曾经的一腔热血,不经意间被时间风干了。

忙碌得如同一只亢奋的跳蚤,整日奔走于官场、商场;脸上时常浮现出一缕游刃有余的自得。

身体严重走形,滚滚肚腩灿然隆起,高血压、脂肪肝如影随形。

我要参加一个学习会!

我要请客!

我在向上面汇报工作!

我在外地陪老大视察!

……

他似乎活在真正的新时代中,大有畅游人生江湖的快意。相比之下,我只能算是徘徊堤岸的闲人,激流奔腾,偶尔被几朵浪花濡湿裤腿而已。

如果问他信仰什么,他会说:

信组织,信自己。

他驾驶着官家配给的黑色轿车,穿行在帝都浓郁的雾霾里。

信奉岁月静好的幻觉型人士,不愿表达他们对这个时代的厌恶,反而以其所标榜的格调和品味装饰它。无正义则无格调,于邪恶年代炫耀的所谓纯正品味,因态度暧昧而让人疑窦丛生。

苟且的尾巴,即使孙悟空再生,也无法掩藏。

愤怒可能伤身,但沉默会让一个人背负屈辱。

(注:作者公号“老愚的自留地”已经开通,敬请关注。本文仅代表作者个人观点。责编邮箱[email protected]

anyShare分享到:


 

版权声明

文章编辑: ( 点击名字查看他发布的更多文章 )
文章标题:红旗下的蛋
文章链接:http://ccdigs.com/103640.html

分类: 新闻视线, 时尚·娱乐, 社会万象.
标签: , ,

发表评论