中国野生动物贸易的利益根源:中医

发布: | 发布时间:2018-12-5,星期三 | 阅读:258

BROOK LARMER

来自北京的一份语焉不详的声明,令世界各地的野生动物保护者感到震惊和困惑。今年10月,中国政府宣布支持就虎骨和犀牛角贸易建立一个“严格管制”的合法市场,这是在推翻对此类贸易已经实施了25年的禁令。此举出人意料,因为就在不到一年前,中国采取了相反的行动,禁止在国内销售象牙,在打击野生动物走私方面迈出了一大步。在刚刚富裕起来的中国部分地区,来自异域的动物器官成了身份的象征,但对犀牛角和虎骨的需求,还受到一种古老信念的推动——犀牛角和虎骨具有治疗从发烧到阳痿等各种疾病的功效。

似乎是为了缓和可能引发的批评,国务院的通知指出,可交易的犀牛角和虎骨不是来自野生的犀牛和老虎,而是来自现有库存或人工饲养的动物。尽管如此,外界的反应仍然非常迅速且严厉。野生动物保护人士指出,即使是受高度管制的濒危动物产品的交易,也可以为持续的走私提供掩护;这种做法还能释放出新的需求,只能通过杀死更多的野生濒危动物来满足。“这项新政策将为更多的非法贸易打开大门,”总部在华盛顿的世界自然基金会(World Wildlife Fund)野生动物政策主管利·亨利(Leigh Henry)说。“野生犀牛和老虎的数量如此之少,已经没有回旋的余地了。如果出了问题,一切都完了。这些物种不会再回来了。”

出人意料的是,在11月,中国似乎做出了让步。面对环保组织、联合国和《濒危野生动植物种国际贸易公约》(Convention on International Trade in Endangered Species of Wild Fauna and Flora)签署国日益高涨的呼声,一个通常不受批评影响的政府推迟了计划。就目前而言,政府仍将执行其“三项严格禁令”:禁止犀牛、老虎及其副产品的进出口;禁止出售犀牛角和虎骨;不得再用犀牛角和虎骨制药。但是,国务院10月份发的通知并没有取消,野生动物保护者知道,推动野生动物贸易的强大经济力量也不会很快消失。

中国在禁止还是不禁止的问题上犹豫不决的背后,存在着一个更深层次的问题:北京为什么会推行一项破坏中国国家主席习近平经常宣称的建设“生态文明”雄心的政策?在过去几年里,中国一直试图把自己重塑为一个在气候变化和环境问题上负责任的全球领导者。中国也已成为野生动物保护的支持者。中国全面禁止象牙销售的措施于2017年底生效,这个旨在保护大象的措施受到了广泛的好评。在这个10年里,中国的鱼翅消费量已下降了80%。野生动物保护组织野生救援(WildAid)在中国数字媒体上发起了一场运动,通过展示一系列中国名人咬自己指甲的场景,强调了犀牛角对健康的益处并不比其他角蛋白来源多。然而,所有这些进步都无法抵消中国在助长非法野生动物贸易方面的核心作用。

据估计,野生动物走私每年的总收入高达230亿美元,被认为是位于毒品、武器和人口走私之后的世界第四大暴利犯罪交易。即使中国有了象牙禁令,每年至少有两万头大象因其象牙被偷猎——平均每天有55头大象死去。在过去的十年中,已有超过7千只非洲犀牛被宰杀。根据野生救援的数据,偷猎老虎和犀牛的速度已经放缓,犀牛角的价格不久前几乎是黄金的两倍,目前已经下降了三分之二。但这个成果是脆弱的,危险永远存在。在纳米比亚,调查人员告诉我,犯罪团伙正在大肆偷猎,比如色泽美丽的胭脂蜂虎种群和穿山甲类动物,后者是一种鳞状食蚁兽,是地球上被走私最多的哺乳类动物。它们的终点几乎都是中国。

Illustration by Tim Enthovennone

那么,为什么会有这种矛盾呢?答案可能在于21世纪中国两种力量的奇怪汇合:富裕程度的提高,以及中医相关实践的复苏。传统中医有2000多年历史,其核心是对“气”,或生命能量的信仰,它可以通过阴阳平衡调节人体。疾病被视为阴阳失调,可以通过针灸、按摩、呼吸练习和草药治疗,有时也会使用蝎子或海马等动物的部分身体入药。中医监管机构敦促从业者不要使用濒临灭绝的动物,但成效有限。对于中国政府来说,结束野生动物贸易的障碍不仅仅在于中医在国内的受欢迎程度和盈利能力,这个产业价值1300亿美元,已经成为中国出口到世界各地的一种有价值的软实力形式,这一点也令问题变得更加复杂。

传统中医可能会令人联想到民间治疗师和精神导师的形象。但在过去的几十年里,它已成为主流,是国家医疗体系的一部分,成为人口老龄化的可行替代解决方案。2017年,在全国4000多家中医院推动下,它的业务增长了20%。现在中国正积极推动中医的海外业务。今年5月,北京宣布将在波兰和阿拉伯联合酋长国等参与其全球“一带一路”倡议的国家建设57个中医中心。2017年,中国的中药出口额达到36亿美元。今年,世界卫生组织首次在其重要的疾病和健康问题年度纲要中列入了传统中医药的详细信息。

一个旨在实现平衡的医疗系统却要对自然界的灾难性失衡负责,这是野生动植物贸易中的一个悖论。中医领域的领导者了解,这会给人造成不良观感。25年前,犀角和虎骨从中医官方药典中被删除,2010年,世界中医药学会联合会(World Federation of Chinese Medicine Societies)希望禁止使用虎骨,否认了它的许多健康益处。但这对阻止企业家销售虎骨和犀角制成的保健品没什么作用。而且还有更多的物种受到威胁。据报道,在中缅边境勐拉镇的市场上,游客可以找到数百种用于医疗用途的濒危动物制品:穿山甲鳞片(刺激哺乳或缓解皮肤病)、熊胆(治疗肝脏或胆囊疾病)、虎鞭(治疗阳痿)。

如果它们是正常的产品,有着充足的供应和稳定需求,那么有着良好监管的合法贸易可能会降低价格和偷猎的动机。但野生动物贸易的交易基本上是不正常的;它就像鸦片和古柯植物濒临面临灭绝情况下的毒品交易。动物保护主义者指出,大象的经历是一个悲惨而充满警示的故事。在1999年和2008年,为了缓解猖獗的偷猎行为曾出售大量库存象牙。有证据表明这样的出售产生了相反的效果。“这和厨房经济学不一样,”奥克兰基金会的野生动物保护和贸易专家亚历山德拉·肯诺(Alexandra Kennaugh)说,他研究过犀角行业的行为经济学。“在适当的情况下,我根本不反对某些物种的贸易,但中国对犀角的潜在需求远远高于养殖场或其他可用供应源的生产能力。”

在过去十年左右的时间里,中国商人在中国和周边国家建立了数十个老虎和犀牛养殖场。非营利组织环境调查机构(Environmental Investigation Agency)保护老虎活动的负责人黛比·班克斯(Debbie Banks)估计,中国各地的这些设施中有5000到6000只老虎生活在悲惨的环境中,几乎是亚洲野生老虎数量的两倍。班克斯表示,有些只是为了它们的皮毛、骨骼、牙齿、爪子和阴茎而被养殖,最终会被投入野生动植物贸易。她说,亚洲虎贸易中大约三分之一的材料来自圈养老虎,其中包括老虎的骨头,其中几个设施外面就在销售虎骨酒。“老虎的价值不仅仅是其身体部位的总和,”班克斯说。“它的价值在于野外生存——对生态系统、旅游、文化甚至美学的价值。在中国,它只是被视为一种商品。”

环保主义者们怀疑,中国的圈养繁殖机构多年来一直向北京施加压力,要求其扭转禁令,并开放受管制的虎骨和犀角贸易。他们似乎终于成功了——至少两个星期。如果他们的“产品”可以在中国市场上合法交易并得到政府的正式批准,这些养殖场的所有者肯定会获得意外的暴利。保护主义者说,更大的压力甚至可能来自那些生产中药的大型制药公司。还有库存储备。它们大都受到良好的监管,但在这个由稀缺性主导的行业中,随着野生动物数量的下降,库存的价值会上升。(2012年,为《牛津经济政策评论》[Oxford Review of Economic Policy]撰稿的经济学家甚至推测,一些库存商可能“寄希望于物种的灭绝。”)

如果中国再次改变方向,会发生什么事?使虎骨和犀角的交易合法化,使其具有合法性,可能会激发需求的猛增,令供应无以招架。物种灭绝是眼看就要发生的事。“沿着这条路走下去将是一场灾难,”野生救援总干事彼得·奈特斯(Peter Knights)说。“现在只有几万的消费者。如果变成了几百几千万怎么办?”


Brook Larmer是《纽约时报杂志》作者。

翻译:纽约时报中文网

点击查看本文英文版。


来源:纽约时报中文网
anyShare分享到:


 

版权声明

文章编辑: ( 点击名字查看他发布的更多文章 )
文章标题:中国野生动物贸易的利益根源:中医
文章链接:http://ccdigs.com/103630.html

分类: 国际观察, 新闻视线, 社会万象.
标签: , ,

发表评论