中国艺术市场之王——艺术的交易简史

发布: | 发布时间:2018-11-3,星期六 | 阅读:403

作者:冯宇佳、张小迁

齐白石家喻户晓源于画虾,天价作品则来自文人山水画!

名利场

1】

1890年,年仅37岁的荷兰画家文森特·威廉·梵高在穷困潦倒中,抑郁开枪自杀。

有生之年,梵高只卖出过一幅画,400法郎,大体上相当于现在2000美金。

这件画家生前卖出的唯一画作名为《红色葡萄园》(Red Vineyards at Arles),现存于莫斯科普希金艺术博物馆。

梵高《红色葡萄园》

艺术历史的悲剧再次发生于巴黎。

1920年,36岁的年轻意大利画家阿梅代奥·莫迪里阿尼,由于贫困和疾病的折磨,从住处纵身跳楼身亡,身怀六甲的妻子,来不及悲伤,跟着纵身一跃,香消玉殒。

现如今,在西方现代博物馆里,谁能获得一幅梵高或莫迪里阿尼的作品,是莫大荣耀,甚至引为镇馆之宝。

2017年,中国藏家刘益谦以1.7亿美元总价竞得莫迪里阿尼的名作《侧卧的裸女》。

 

莫迪里阿尼,《侧卧的裸女》

至今,全球艺术市场,超1亿美元的天价作品有38件。6件是毕加索的,4件是梵高的,3件是莫迪里阿尼的。

这些天价艺术品,至少有两件落入中国大陆藏家手中。

达芬奇作品《救世主》(Salvator Mundi) 2017年拍出4.5亿美元,是迄今市场上最贵艺术作品。

荷兰裔画家威廉·德·库宁作品《交换》和法国画家保罗·塞尚作品《玩纸牌者》分别以3亿美元和2.5亿美元紧随其后。

达芬奇《救世主》

亚洲只有中国艺术家齐白石作品入围了1亿美元俱乐部。

一位艺术家,一定要活得足够长,才有机会像莫奈、毕加索那样,凭借作品和名声,过着富豪般生活,远离穷困的折磨。

莫奈活了87岁,毕加索活了92岁,齐白石活了94岁!

一位画家如何活得长呢,要有欣赏他的圈子和贵人,还要有徒子徒孙,这是齐白石现象的秘诀。

印象派画家如莫奈、德加、雷诺阿都比较高寿,而后印象派的梵高、莫迪里阿尼和高更,都英年早逝,他们太孤独了。

书画艺术的盛宴

2】

2017年12⽉17⽇夜,气温最低零下8度。

北京东三环亮马桥北,四季酒店二楼灯火辉煌,人头攒动。正在进行的,是保利拍卖⼗二周年秋拍夜场「震古烁今——从北宋到当代的中国书画」专场。

当天是齐白石逝世60周年零三个月零一天,他的《山水十二条屏》在销声匿迹了60年之后首次进行拍卖。

《山水十二条屏》

现场座无虚席,每一位参加保利秋拍夜场的藏家都在翘首等待一个历史时刻的到来。

作品以4.5亿元起拍,现场和场外电话委托非常活跃,轮番加价,一开始,一千万一千万竞价,到5.75亿时又有新买家加⼊。

电话委托加价更加频繁,6.45亿……6.75亿——按当天人民币美元外汇牌价,亚洲第一件超过1亿美元艺术作品诞生了。

新历史记录诞生,离竞价开始还不到8 分钟。

保利拍卖自2005年成立以来,几乎每一年的春拍或秋拍,都会为过世或在世的中国艺术家作品拍出新纪录。

2015年保利秋拍,齐白石《叶隐闻声 – 花卉工笔草虫册页(十八开)》以1.15亿元成交;

2016年保利秋拍,齐白石1931年创作的《咫尺天涯 – 辛未山水册册页(十二开)》以1.955亿元成交,创造了齐白石作品新高。

有了2015、2016年两次亿元作品记录,《山水十二条屏》将创造艺术市场新纪录并无悬念,唯一的悬念是会高到哪里去。

《叶隐闻声- 花卉工笔草虫册》,1.15亿元

 

《咫尺天涯 – – 辛未山水册》,1.955亿

 

3】

齐白石《山水十二条屏》拍卖吸引了全球艺术市场眼光,引发了国人三个追问和关于中国艺术作品全球定价权的考量。

第一个追问是,东西方艺术并驾齐驱,艺术市场价格也应当同轨,东方艺术何时能与西方艺术价格同轨?

第二个追问是,既然东西方艺术没有高下之分,东方艺术家作品的价格为何低于西方艺术大师作品的价格?

第三个追问是,20世纪艺术史上,东西方艺术的第二个高峰同时出现,西方以毕加索、蒙克为代表,东方以齐白石、张大千为代表。为什么它们艺术水准不相上下,作品价格却差距很大?

作为中国近现代绘画史上最为重要的一位艺术家,齐白石代表作《山水十二条屏》的市场价格,关系中国艺术品定价权能否转移回北京的问题。

同样的追问,也曾发生在美国。

美国人为了美国艺术家作品的定价权,纠结了一百多年。

直到2006年,美国艺术家杰克逊·波洛克《1948年第五号作品》作品拍出了1.4亿美元,跻身一亿美元俱乐部,美国人长舒了一口气,长久以来,毕加索一直是美国艺术的心头刺。

从19世纪末镀金时代开始,美国人疯狂收藏印象派画家作品,美国本土艺术市场有一个梦想,要让美国艺术主宰世界艺术史。

这个梦一等就等了100年,才有美国艺术家作品跻身1亿美元俱乐部。

波洛克,《1948年第五号作品》,1.4亿美元

4】

齐白石《山水十二条屏》拍卖现场,兴奋和高亢。

7.1亿,7.2亿,又一位新买家出了7.3亿,到7.5亿时,加价幅度减为100万-200万。

叫价不曾间断,继续⼀路走高,7.94亿委托,7.95亿场内……7.98,7.99亿。

拨开历史的迷雾看2017年12月这个冬天的夜晚,值得怀念的最后乐观的北京之夜。那时还没有人大胆预想,几个月后,去杠杆和房地产高压力度前所未有,真正的艰难的日子已经开始了。

艺术市场往往是反向指标,这是名利场,更是泡沫最疯狂之夜。

8亿!热烈而欢快的掌声,在偌大的大厅席卷而来。

8.1亿,直接加价1000万。人们开始左顾右盼,屏息等待。

22点15分,8.1亿元落槌!掌声已经无法表达向历史致敬的心情。

按15%的佣⾦计算,齐白石《⼭水⼗二条屏》成交价为9.315亿元人民币,折合1.41亿美元,与波洛克作品价格恰巧相当。

全球艺术市场上,这是迄今最贵亚洲和中国艺术作品,是⻬白石个人作品最⾼纪录。

现场的人们还沉浸在数字眩晕中。

过去150年,中国艺术品的定价权分别在东京、伦敦、纽约和香港,由苏富比和佳士得两家老牌艺术拍卖寡头垄断。

从这一刻开始,意味着北京获得中国艺术品全球定价权,北京重新成为了中国艺术品全球交易中心。

 

图表来源:巴塞尔艺术展与瑞银集团环球艺术市场报告

2018年3月14日,巴塞尔艺术展与瑞银集团发布了第二版《巴塞尔艺术展与瑞银集团环球艺术市场报告》(The Art Market 2018)。

印象派与后印象派时期艺术拍卖版块,2017年全球总销售额为23亿美元,中国同比增长11%,超越美国跃升为2017年该版块全球最大的市场,占全球销售额的35%。

克劳德·莫奈(Claude Monet)是2017年该版块销售份额最高的艺术家,以1.86亿美元,占总销售额的8%。在年度拍卖纪录前20位中,莫奈的6件作品位列其中。

齐白石位列第二,占据7%的全球市场份额。其中,《山水十二条屏》以1.41亿美元,位列年度拍卖纪录的首位。

全球艺术家作品销售榜

 

图表来源巴塞尔艺术展与瑞银集团环球艺术市场报告

5】

历史时刻的迁移,直接的推手是保利国际拍卖公司及其创始人赵旭,更深远的力量来自中国经济的崛起和新兴财富阶层的涌现。

作为央企和军火商,保利集团在进行国际贸易时,注意到文化是商业文明不可或缺的要素,保利很早就投身于文化艺术市场。

2000年,保利集团在香港分别以700万港币和1400万港币拍回圆明园十二生肖牛、虎两兽首铜像。

 

保利集团花重金从海外购回了4尊圆明园12生肖兽首

艺术市场由一级和二级市场组成。艺术品拍卖是艺术二级市场的主要形式。

艺术品拍卖最看中的是信用、人脉和专业。

过去十二年,北京保利拍卖积极进取的创新精神,让其迅速跻身全球三大艺术拍卖之列,几乎每年都能创造中国艺术家作品新的市场纪录。

艺术市场外行看热闹,内行看门道,真正的内行比见识和勤奋。

如果藏家秘而不宣,也不愿意将藏品送进拍卖行,则世人既无缘一睹艺术品真容,也无法知晓其市场价值。

1958年之后60年,齐白石《山水十二条屏》在哪一位藏家手上,知道的人极少,而赵旭知道,与藏家沟通长达16年之多。

生于艺术家庭的赵旭,身兼艺术家、收藏家、画商和艺术拍卖公司企业家多种角色,在艺术品金融、艺术教育、艺术科技领域深耕多年,对艺术市场具有天生的敏锐、人脉和专业判断。

赵旭个展《漫步星际》在中国美术馆开幕

艺术市场的繁荣

6】

中国书画作品讲究传承,这也是其市场定价的重要依据之一。

1925年,齐白石大病一场,在日记中慨叹:“六十三岁之火坑即此过去耶?”

幸得京城名医陈子林悉心诊治,病愈后,在陈子林50生日时,齐白石为其绘制《山水十二条屏》作为贺礼。

陈子林专为达官贵人、北京缙坤、文人雅士看病,如蔡元培、徐悲鸿、张大千、于非闇。

父亲陈虬(1851-1904),是晚清一代名士、维新变法思想家,也是我国最早的新式中医学校利济医学堂创办人。

献给陈子林的山水十二条屏,每幅纵180厘米,横47厘米。

十二条屏的主题分别为《江上人家》、《石岩双影》、《板桥孤帆》、《柏树森森》、《远岸余霞》、《松树白屋》、《杏花草堂》、《杉树楼台》、《烟深帆影》、《山中春雨》、《红树白泉》、《板塘荷香》。

整套作品诗、书、画、印兼备,形制装裱统一,每屏上均题有自作诗,且钤盖齐白石常用印,可谓“诗书画印”四绝俱全。

收藏《山水十二条屏》24年后,陈子林家人有意转手,但要价不得低于4万5千元新币。

黄琪翔、郭秀仪夫妇与齐白石

千寻万寻,最终,通过京城裱花名师刘金涛找到名门望族黄琪翔和郭秀仪夫妇。

黄琪翔,29岁就任北伐第四军(“铁军”)军长,国民党上将。夫人郭秀仪祖母徐莲是上海招商局会办徐润胞妹,徐润是中国民族资本家先驱,首创中国保险公司。

黄琪翔和郭秀仪夫妇二人看罢此画,一口答应没有任何还价。

与4万5千元新币可资对照的是, 1952年,被公审枪决的高干刘青山、张子善,贪污分别为1.84万元、1.94万元。

1954年,北京王府井和平画店,齐白石一幅三平尺的牵牛花,叶子上加一只写意蚂蚱,标价是20元。1955年实行工资改革,毛泽东工资404元。

有了收藏齐白石作品渊源,1951年初,在老舍夫人胡絜青引荐下,郭秀仪执弟子礼拜齐白石门下,侍奉笔砚直到齐白石去世。

齐白石不仅在郭秀仪作品上题词,还经常赠送画作给她。应齐白石请求,郭秀仪还替齐白石卖画。

一封1951年“齐白石致郭秀仪信”写着,郭秀仪某次替老师在香港卖了13幅画,得款5000多元,当时内地行情,也就二三百元。

齐白石赠送画作给郭秀仪作为酬劳,包括保留多年的工笔册页等在内的精品十幅。

1957年,齐白石逝世,享年94岁。此时,黄琪翔和郭秀仪夫妇已收藏了300多幅齐白石画作,数量之大,精品之多,当属第一家。

1958年, “齐白石遗作展”上,展出了《山水十二条屏》。

由于特殊历史,国内的书画作品出不去,国际市场无法了解艺术家和作品收藏情况,中国书画艺术品国内也陷入低潮。此后近六十年,这套《山水十二条屏》没有再公开亮相过。

齐白石虫草作品欣赏——蜻蜓

7】

1978年中国改革开放,艺术市场重新活跃。

艺术品买卖的关禁政策开始展现松动的趋势,来自港台具有着敏锐商业嗅觉的收藏家和经营者开始大量买进齐白石作品。

自此,齐白石作品价格率先在香港出现一波涨潮,中国近现代书画开始了大规模外流。

据统计,1980年至1983年,香港每季每场上拍的齐白石作品为4至10件,《菊花双鸡》以17万港元成交,成为单件最高拍品。

1987至1988年,香港佳土得和苏富比共计上拍齐白石作品82件,成交价10万元以上的共计18件,20万以上6件,30万以上2件。《花果》四条屏更是于1988年拍出180万港元的高价。

国内艺术品市场逐渐活跃,齐白石的作品成为彼时新兴拍卖行的主要征集目标,其作品的价格甚至成为市场荣衰的风向标,步步高涨,联动了中国近现代书画市场的兴起,1994年,其《百寿图》便在内地以297万元人民币成交。

台湾已跃升为亚洲四小龙之一,中国艺术品的定价权从东京、伦敦和纽约转到了台北。

1987年,白先刚带领台湾的收藏家、画商王台庆敲开了黄家的门。

白先刚先生是白崇禧的六子,是著名作家白先勇的弟弟。

1938年8月黄琪翔任国民党军训部次长时,白崇禧是部长,有通家之好,白先刚以晚辈身份拜访了郭秀仪,请其转手齐白石《山水十二条屏》。

黄家一直不舍出手,沟通来来回回两年后,才决定出让。

王台庆以50万美金买下《山水十二条屏》,一段时日后,转卖给了台湾长流画廊的老板黄承志。

黄承志一听价格要100万美金,合台币近3000万元,便觉是天文数字,当时张大千的泼彩精品已有台币千万元的行情,但齐白石的一般作品画价只在六七十万台币左右。

在当年100万美金是一笔不菲的数字,1989年中国大陆全部外汇储备才55.5亿美元。

出于喜爱,黄承志还是将作品买了下来,前后历时近三个月。

十二幅作品是等一笔笔款子从台北付给北京后,才一幅一幅从北京带到台北,并一直珍藏在台湾长流画廊,再无递藏记录,也秘而不宣。

1999年,赵旭碰到了藏家,方才发现了《山水十二条屏》的踪迹。

2011年春拍,齐白石《松鹰图》拍了4.3亿元,赵旭就打电话给藏家,告知齐白石市场起来了,藏家犹豫了一天还是不想出手。

直至2015年,藏家终于委托保利拍卖首次展出,保利拍卖开始安排全国巡展,制作图录画册,寄送给潜在的藏家们。

齐白石早年作品

8】

为什么齐白石《山水十二条屏》拍出近10亿元人民币、1.41亿美元的天价?

全球艺术市场1亿美元俱乐部如何运作的?

即使是最优秀的经济学家,也不敢贸然插足艺术市场,艺术市场的定价似乎天马行空,没有规律可循。

保罗·塞尚,《玩纸牌者》,2011年以2.5亿美元售出

实际上,艺术市场有十大基本定律,或者称之为十大基本现象。

艺术市场与其它有效市场一样,需要人为的持续运作。

艺术市场定律一:艺术品价格由艺术家在艺术史中的地位和艺术作品在该艺术家艺术生涯中的重要性决定。

这也是为什么注定达芬奇、塞尚、毕加索、莫迪里阿尼作品被追捧。

艺术市场定律二:抬高艺术家最贵作品的价格,将推高该艺术家其它作品的价格,水涨船高。

艺术市场定律三:推动艺术家对社会地位,积极运作国家博物馆、美术馆收藏、举办大型权威展览等。

艺术市场定律四:垄断某位年轻艺术家作品,制造相对稀缺性,能够影响或炒作该艺术家作品的长期价格;

艺术市场定律五:艺术评论家和鉴定鉴赏专家的艺术评论,对艺术市场有重要影响;

毕加索,《拿烟斗男孩》,1.04亿美元

艺术市场定律六:在世艺术家、收藏家和交易商都喜欢推动艺术作品上涨,他们之间的合作既重要也密切;

艺术市场定律七:艺术作品拍卖机制,是艺术市场繁荣的重要推手;

艺术市场定律八:金融危机或者全球经济陷入不景气时,艺术市场总是可以走出独特行情,成为避险市场;

艺术市场定律九:中产阶层和上流社会的品味与趣味,决定艺术市场的长期繁荣走向。印象派崛起后,英国乡间别墅里收藏的古典时期作品不再受到青睐。

艺术市场定律十:尽管超过千万和过亿的艺术作品越来越多,但大部分艺术品价格在几万——几十万之间。

保罗·高更,《你何时嫁人》,2.1亿美元

 

最后的士大夫阶层

9】

在中国艺术史上齐白石的特殊地位是如何形成的?

齐白石独特的成长经历是什么?

垢莫大于卑贱,而悲莫甚于穷困。

这是《史记》李斯列传里,李斯完成学业向老师荀子辞行时说的话。

意思是,耻辱没有比身份卑贱更大的,悲哀没有比处境穷困更甚的。

齐白石出生于卑贱之位和困苦之地,通过天分和勤奋摆脱了李斯的命运论。

16岁之前,因为放牛时看书耽误了砍柴,被祖母训诫说,三日风四日雨,哪见文章锅里煮。

27岁之前,以精湛的雕花木匠辗转于大户人家,能够做出精致的嫁床、花轿、香案,并逐渐崭露书画天赋。

凭借一部残本乾隆四色版本芥子园图谱,打开了艺术世界。因为雕花图案的创新为人喜爱,遂有芝师傅美誉。

27岁那年,是齐白石人生的重要转折点,分别拜当地名士胡沁园和陈少藩学为师,学习肖像画和诗词。

两个月后,就能一字不漏把整本唐诗三百首背下来。“你的天分,真了不起。”这是齐白石第一次受到如此鼓舞。

中国画有一个重要特点,诗书印画四者齐备,方是入流作品。

从雕花木匠转行为画匠,是因为齐白石发现做画匠赚钱更多。

每画一个肖像,人家送他二两银子。后来他琢磨出一种精细画法,能够在画像的纱衣里面,透现出袍褂上的团龙花纹,被称为绝技。

这种画法类似于17世纪西班牙委拉斯开兹时代,在皮肤上画出透明繁复的白色蕾丝。因为这一绝技,此后每画一幅画就收4两银子。

画画比雕花赚钱多,也很省事,齐白石就彻底将斧锯钻凿工具都扔了,从此专心当一位画匠,摆脱了穷困和卑贱的处境。

齐白石钤印《一息尚存要读书》

 10】

画匠与农民,最大境遇不同是,前者会有贵人降临,这就是文化的魅力。

陈丹青说,齐白石的幸运是依靠地主文化,在60岁之前,这种文化结构原封不动发展了2000年。

齐白石是中国乡村文化结构瓦解前最后的一代人,那些层层赏识他的乡绅和地主,在齐白石成长中起到不可替代的作用。

齐白石一生中,最重要的贵人有八位。

第一位贵人是周之美,雕花木匠,不怕教会徒弟饿死师傅,将技艺倾囊相授。

16岁的齐白石学习雕花技艺,唤醒了齐白石与生俱来的艺术天分;

第二位贵人是胡沁园,人尊称寿三爷,这是一位一生追求风雅、喜好交游但境况不太富裕的财主,收藏不少名人字画,善于写汉隶,会画工笔花鸟草虫。

27岁的齐白石拜胡沁园为师后,正式走上了以画画谋生的道路。

齐白石绘50岁的胡沁园(1847-1914)

第三位贵人是王闿运,此公颇为传奇,推荐过曾国藩、营救过左宗棠,杨度、陈师曾都是门生,王门3000弟子遍布政学两界。

37岁的齐白石拜其门下,由此进入了士大夫圈层。

第四位贵人是夏午诒,一位热忱的官绅。

齐白石40岁时,夏午诒促成了齐白石的西安行,这是齐白石艺术生涯中著名的五出五归的第一出第一归。

在此之前,齐白石去最远的地方是湘潭县城。一出一归,饱览了名山大川,观摩了徐渭、八大山人、石涛、金农等真迹,书画技艺有了飞跃。

11】

第五位贵人陈师曾。曾任江西教育厅厅长,北大画法研究会中国画导师。

出身于晚清江西名门,与祖父陈宝箴、父亲陈三立、胞弟陈寅恪,被当今文史学界习称“陈门四杰”,被梁启超称为“现代美术界第一人”,是海派大师吴昌硕高足。

陈师曾(1876-1923)

1917年,齐白石结识陈师曾时已是55岁了。陈师曾对于齐白石来说,有两大重要意义:

一是力促齐白石进行衰年变法;

二是使得齐白石画作在北京无人问津到洛阳纸贵。

陈师曾在北京画坛颇有盛名,曾赴日本留学,又深受明治维新思想影响。他坚守文人画的立场,也深知中国艺术需要改革,齐白石的作品风格让他眼前一亮。

1919年齐白石定居北京后,依靠画画谋生却很艰难,只能以刻图章混口饭吃。

齐白石的一个扇面,也只卖到2块银元,北京没人看得起他的出身,更没人看重他的作品。为了生计,齐白石在琉璃厂的一家南纸铺挂了自己的润格,可他的画在京城很难卖出去。

陈师曾告劝他,身为职业画家,转变画风才能在市场上有出路。

无人问津遭人冷眼的现实以及陈师曾的忠告,触发了艺术风格的反思。迎合潮流改变画风,对于已年届60岁的齐白石来说谈何容易。

“从今决定变法,饿死公等勿怜”,齐白石给家人留下了这样一句话,可见他破釜沉舟的心迹和无奈,却促成了他在中国美术史上重要性的转变——“衰年变法”。

齐白石以陈师曾师傅吴昌硕为蓝本,创立了自己的艺术风格“红花墨叶”,杂糅自己以前精巧的工笔和大写意,称之为“工虫花卉”。

齐白石的大胆变革,使传统文人画发生了现代性转化,在写意上与梵高塞尚东西方遥相呼应,毕加索晚年对齐白石作品也是孜孜不倦临摹这是后话了。

经过三年苦心变法,1922年春天,陈师曾带着齐白石的作品,在日本东京参与第二回中日联合画展。

不曾料想,这些署名为“齐璜白石长沙”的作品,在日本大受欢迎,平均每幅画卖出了100银币,山水画更贵,二尺长的纸,卖到250银币,数十倍于北京的价格。

日本画展原本主要是邀请吴昌硕及其弟子们的作品,结果只有齐白石的作品大卖。日本接触西方较深,藏家领风气之先,敏锐捕捉到了时代气息变化,齐白石作品正好站在了东西方艺术潮流的交汇点上。

19世纪末,20世纪初期,随着日本明治维新改革成功,日本跃升为现代化国家,与西方在政治经济文化的接触异常紧密。东京俨然是中国艺术品定价中心。

齐白石日本市场一炮而红,许多日本人慕名而来索画。

吴昌硕及其弟子的作品在日本市场没有引起太多注意,而齐白石也未必明白艺术市场发生的原委,只是欣喜陈师曾力劝的衰年变法终成正果。

“曾点燕脂作杏花,百金尺纸众争夸;平生羞杀传名姓,海国都知老画家。”

意思是说,我曾经用红色的颜料画了殷红的杏花,方寸宣纸所成的画作价值百金,众人争相夸赞。平生最羞愧于自己的姓名被口口相传,现在海外诸国都知道我这位老画家了。

这首诗作于1923年,已是日本画展一年之后了,齐白石兴奋之情仍溢于言表。自此之后,再也不用为生计发愁了,正式摆脱了卑微与穷困的困扰。

此后,齐白石迎来了人生另一位重要的贵人——梅兰芳。是梅兰芳将齐白石带入了北京的名利场和达官贵人的圈子。

1925年,齐白石生了一场大病,七昼夜不知人事,半个月后才能坐。经常为达官贵人上门看病的医生陈子林,也上门为齐白石号脉接诊。

病好后,适逢陈子林50大寿画,于是为他特制了《山水十二条屏》。

没有人会想到,时隔92年之后,《山水十二条屏》成为迄今为止全球艺术市场上最贵的亚洲艺术品。

如果齐白石的病生在1922年日本画展之前,命运又将是是如何呢?也许不至于陷入梵高和莫迪里阿尼那样但贫贱境地而自杀,但艺术世界的殿堂和名利场,很可能没有齐白石。

与几乎所有近现代中国画艺术家一样,他们都喜欢将画作赠予达官贵人和文人雅士,这些画作后来以各种方式流落人间,背后的故事都将是艺术作品拍出天价的必要元素。

齐白石为小33岁的毛主席画松鹰图贺寿

12】

齐白石的幸运还在于,中国书画必须诗书画印具佳,方能入品入流。

遗憾的是,文人画中的灵魂——诗词如今已几近失传。现代性的写意和最后的文人画,这是齐白石留给艺术历史的背影,也由此成为中国艺术市场的硬通货。

据统计,2000—2018年6月,齐白石作品共上拍11661件,总成交量达76%,亿元以上作品6件,千万元以上作品282件。

一年一度的全球十大艺术家销售榜单上,齐白石与毕加索总是位列三甲。

齐白石已经成为中国艺术和艺术市场繁荣的代言人。

齐白石作品两万件,以此推算,市场价值高达上百亿元,这是一个艺术家创造的真实的财富帝国。

无论从哪个角度说,齐白石是当之无愧的中国艺术市场之王!

齐白石作品赏析:

中国人喜欢齐白石画的虾,虾,让齐白石家喻户晓!

撰文:冯宇佳、张小迁


来源:商业周刊中文网


分享按钮

 

版权声明

文章编辑: ( 点击名字查看他发布的更多文章 )
文章标题:中国艺术市场之王——艺术的交易简史
文章链接:http://ccdigs.com/102768.html

分类: 历史纵横, 艺术走廊.
标签: , ,

发表评论