越南,共产主义的东南亚朝贡中心

发布: | 发布时间:2018-10-31,星期三 | 阅读:278

文|海下

1989 年 9 月,越南人民军开始从柬埔寨、老挝全面撤退。柬埔寨人民鱼水情般的欢送场面,与同年苏联撤离阿富汗时的惨淡景象形成鲜明对比。

● 大部分柬埔寨人都感激越南从红色高棉手中救出他们

从 1978 年 12 月越南入侵柬埔寨并迅速占领金边算起,越南共产党在这一地区的老大哥地位已保持了十年。

不过,越老柬三国在 1980 年代的特殊关系,并不仅仅是十年前那场「第三次印度支那战争」的结果。其背后除了曲折变幻的共产主义运动,还有整个半岛数百年来的复杂历史。

红星照耀着印度支那联邦

1975 年,共产主义红旗以迅雷不及掩耳之势插遍了印度支那半岛。4 月,金边和西贡先后落入红色高棉和北越之手;老挝国王也于同年 12 月在越南安排下退位,老挝民主共和国随之成立。

● 中南半岛社会主义三巨头:红色高棉领导人波尔布特、老挝人民革命党领导人凯山·丰威汉、越南共产党领导人黎笋

1976 年 12 月,刚刚完成统一大业的越南共产党便在第四次全国党代会上宣布,印度支那三国具有「特殊关系」,将「永远紧密联结在一起」。

在外界看来,这是越共在三国革命胜利后构建「印度支那联邦」的正式宣言。

越共的这一构想并非凭空产生,印度支那半岛的共产主义运动,从一开始便是越老柬三位一体:1930 年越南共产党成立时三国尚不存在,根据共产国际「一国一党」的原则,整个法属印度支那联邦的革命事业均要由其负责,党为此更名为「印支共产党」。

● 1930 年成立印支党时的胡志明

直到共产国际解散多年后的1951年,该党改名换姓召开的「二大」才作出决定,在越老柬三国分别建立无产阶级政党。

二战后的抗法斗争中,越南也是当之无愧的主角:越方力量总计达 30 万人,而老挝反抗军的 1.8 万人中有 1.4 万是越南志愿军,高棉反抗军 3 千人中则有 1 千多是越南人。

因此,早在 1954 年的日内瓦会议上,越南就曾提出要「整体解决」印度支那三国问题,但没能得到包括共产主义盟友们在内的国际支持。

● 1954年日内瓦会议

法国撤出半岛后,越南继续与随之而来的美军作战,以极大伤亡换来了美国的退出,而这一点正是柬埔寨和老挝的共产党夺权成功的关键背景。

不过,在越南老大哥的联合号召面前,老挝和柬埔寨的反应却大相径庭。

早在越共「四大」召开前,老挝领导人丰威汉便在致越共的贺电中表示忠心,后来访越时更明确表态,要「教育现代的一代及世世代代的子孙都要尊敬和保卫这种特殊的越老关系」。

● 凯山·丰威汉与古巴领袖菲德尔·卡斯特罗

老挝的恭顺态度并不奇怪,早在越南战争期间,老挝便因为紧邻越南,方便北越、南越间的迂回,而受到越南的极大重视和紧密控制。

● 胡志明小道使得北方能够源源不断地渗透到南方,成为越战中美军的噩梦

老挝革命的胜利,更是越南一手支持的结果,甚至最终政变推翻国王的具体时间,都出自越南的刻意设计,恰好排队在越南统一之后。

红色高棉的态度与此相反,着力强调柬埔寨革命是独立自主完成的,断然拒绝与越南建立任何形式的「特殊关系」。

柬埔寨的革命之路确实比老挝要独立得多。由于地处半岛南端,和北越不直接接壤,柬埔寨在越战中的战略意义远低于老挝,因此也不特别受到重视。

● 越共在柬埔寨边境用自行车运输物资

而且,早在 1954 年日内瓦和谈后,越南志愿军和柬共内的不少亲越干部就已弃柬而去,红色高棉就是在越南影响暂时消退的真空中成长起来的。

虽然 1970 年柬埔寨政变后,这些柬共干部又大量回到柬埔寨参加红色高棉的革命斗争,但作为与波尔布特中央明显对立的党内第二大派,他们与越南过于密切的关系招来的更多是杀身之祸。

红色高棉掌权后对越南裔族群的屠杀,更是令不少刚刚还振奋于东南亚共运胜利的国际左派友人目瞪口呆,这种纳粹式的种族清洗与他们想象中的革命暴力实在相差太远。

● 红色高棉屠杀遗址

红色高棉对越南的这种全面拒斥,令河内非常失望——这不仅破坏了越南共产党的战略布局,而且违逆了越南和老挝、柬埔寨自古以来的历史关系。

因为,越南设想中的印度支那联邦,虽然难免被外界看作是越南人妄图继承整个法属印度支那联邦的疆域,但在印支半岛漫长的历史中,它却更像是前殖民时代长达八百年的越南朝贡体系的共产主义化身。

八百年小中华

东亚的朝贡体系以强烈的「天下中心」观念为特征,视中国的中原王朝为整个文明世界的大家长。根据儒家的理论设计,周边的民族和国家出于仰慕之情主动前来表示臣服,承认中国权威,使用中国颁发的封爵与年号。

● 明洪武五年琉球帆船抵福州港前来朝贡贸易情景图,推荐阅读大象公会文章《当大哥的成本:中原王朝维持朝贡的开销》

越南于 10 世纪脱离中国王朝的直接统治后,很快便以藩属国身份进入中国朝贡体系。

与此同时,越南在长期受到中华文化影响之后,也开始以「南天中华」的姿态将周边民族视为蛮夷。除了予以征讨,还仿效汉唐五代时期的中原王朝,对新征服地区实行羁縻制度——各部落在向越南朝廷表示臣服的同时,定期朝贡。

此后漫长的岁月中,越南逐渐成为了一个以大越皇帝为中心、四夷臣服的亚朝贡体系的核心,并这样走过了八百年的小中华岁月。

● 越南顺化皇城太和殿

越南的朝贡理论承自中国,以是否实行儒家制度来区分文明与野蛮。越南与同样走儒家路线的朝鲜、琉球均属文明地区,其周边的高棉、哀牢、占婆则为夷狄。

到19世纪的阮朝时期,越南的朝贡体系达到巅峰,自称有 13 个朝贡国。

● 越南史书中记载的藩属国,当时更有「二百余年之此疆彼界,都归一统。北极宣谅,南抵河仙,大小镇营道,凡三十有一,皆为声教之州。其舆地之广,诚我越从古以来所未有者也」的盛世歌颂

这些被迫成为藩属国的「夷狄」,不乏最终被越南彻底吞并的例子。

如南方印度教国家占婆,虽然立国久远但组织松散,无法和越南模仿华夏体制建立的中央集权国家抗衡。尽管作为藩属国朝贡了 53 次,但先是在 1470 年沦为半独立的越南属国,又在 1697 年被改造为越南境内的土司,最终于 19 世纪消失于改土归流之中。

对北方的中国王朝,越南则既是其朝贡体系下的属国,又常常视其为北侵仇寇或平等帝国。为解决其中矛盾,越南通过「内帝外王」,对内称大越或大南皇帝、对北自称安南国王或越南国王,来维持两套朝贡体系交织的平衡。

● 1863年阮朝赴法代表团

时运变迁中,这套理论也往往有所修正,如北方清朝入主中原后,阮朝的《大南实录》便将中国人称为「清人」,而自称越南为「汉人」、「汉民」,并要以「汉风」同化周边民族。

高棉便险些在这一时期遭到彻底的「同化」。该国早在 1012 – 1191年间便曾12次向越南朝贡,但还是不断遭到蚕食。19 世纪初阮朝统一越南后,高棉更面临越南入侵的亡国危局。

出乎越南人意料的是,他们不但没有来得及征服高棉,反而自己不久后也落入法国之手,而且还和寮国(老挝)、「高蛮」(越南史书对高棉的蔑称)等蛮夷一道被打包为印支联邦殖民地,夷夏之防沦丧殆尽,令深受儒家精神浸染的越南士人痛苦不已。

从殖民地到国际共运前线

19 世纪50年代起,法国人从南到北一步步蚕食印支半岛,首先于 1863 年通过《法柬条约》将柬埔寨变为保护国,1867 年占领越南南部,直到1880年代法越签署两次《顺化条约》,越南从此与曾经向其朝贡的印支各国同被称为「法属印度支那」。

● 1883年,阮朝与法国签署第一次顺化条约,次年又签署第二次顺化条约,并于当天销毁清廷多年前颁赐的「越南国王」印,以示越南与清朝脱离藩属关系

不过,印支三国的社会状况毕竟大不相同。

早在法国殖民前,越南与老挝、柬埔寨的经济发展水平就颇有落差。在后两者几乎还停留在传统的自然经济时,越南的商品经济已经有了一定的发展。

随着法国建立以越南、尤其是其直接领地交趾支那为核心的联邦经济共同体,一切生产部门都集中在越南,其与其他两地的差距更是越拉越大。

● 法属印度支那联邦由五部分组成,分别为交趾支那、安南、东京、柬埔寨、老挝,前三者分别是越南的南部、中南部和北部地区。广州湾(湛江)当时也被划归在这一联邦内

整个殖民时期,柬埔寨仅修建了一条铁路,老挝甚至一条都没有,两地均几乎没有得到任何投资,只不过是「交趾支那的延伸,西贡的后方」,作为「税收生产机器」,上缴的大量税收都流向宗主国和越南。

法国人将这两个地区视为抵制英国和暹罗王国东进的缓冲地带,基本不在意其经济社会发展情况。

西贡所在的湄公河三角洲,则作为殖民地经济的中心,兴建了大量水利工程,种植园经济十分繁荣,稻米出口迅速增长。1929 年时,交趾支那的稻米出口占据整个印支联邦的 83%。

● 时至今日,越南仍是东南亚地区最大的谷仓之一

因此,在越南青年知识分子们放眼世界,混迹于日本、中国、法国乃至苏俄的职业革命家圈子时,老柬人民还很难培养出自己的革命精英。

● 杜拉斯《情人》中,出身柬埔寨的白人少女在西贡与华人富商邂逅。因为法属印支的教育、文化资源都集中在西贡,白人子女只有到这里才能接受良好教育

1930 年越南共产党诞生、并迅速更名为印支共产党时,柬埔寨和老挝的共产主义运动只能依靠越南输入,主要成员都是越南侨民、或生活在越南的老挝人和柬埔寨人,本土感几无存在感。

在殖民地境内,越共的活动也集中在交趾支那、东京等文化发达地区,难以发动赤贫之中的老柬农民。

● 1930年代的河内

党组织成员的民族构成格局,决定了越南在印支共产党中占有绝对的领导地位。因此,从印支共产党立党之初,其一贯主张就是要组建以越南为核心、包括老挝柬埔寨在内的共产主义版印度支那联邦。

不过,战后的柬埔寨也开始产生自己的精英革命人物。1950 年代以后,日后成为红色高棉领袖的波尔布特、英沙里、乔森潘、宋先等领导人陆续从法国留学归来,且就读的多是巴黎大学、巴黎政治学院等顶级名校。

● 在平壤访问的红色高棉领导人英沙里、波尔布特和宋先

越南人苦心经营的印度支那党,对这些日后被母校羞于提及的超级海归人员影响甚微。

1975 年 1 月 1 日,为了赶在北越统一南越前夺取柬埔寨革命的胜利,波尔布特不顾越南方面的强烈干预,指挥红色高棉发动总攻,终于赶在 4 月 17 日控制金边,比北越军队进入西贡早了 13 天。

● 红色高棉战士在金边

不过,多少能令越南共产党感到欣慰的是,几十年后的柬埔寨不但少有人怀念红色高棉的统治,而且在庆祝红色高棉垮台的周年活动上,还会提起越南军人为之付出的牺牲。

● 2009 年金边纪念红色高棉倒台 30 周年的大会上,人民党主席谢辛讲话:「我们今天聚集于此,是要记住那些为了从种族清洗中拯救这个民族而牺牲自己生命的人们。」

来源:大象公会
anyShare分享到:


 

版权声明

文章编辑: ( 点击名字查看他发布的更多文章 )
文章标题:越南,共产主义的东南亚朝贡中心
文章链接:http://ccdigs.com/102674.html

分类: 历史纵横, 国际观察.
标签: , ,

发表评论