那些花几万发C刊的人,果然是为了评职称!

发布: | 发布时间:2018-10-19,星期五 | 阅读:367

作者 | 苏坦

摘要:抓了乌东峰和他的情妇们,也改变不了他们不能及时评上职称的现实和他们被论文生意所偷走的学术青春。

2018年,《中国裁判文书网》陆续发布了八份判决书,披露了《求索》杂志“论文生意”的更多细节,这些细节虽然不如《求索》前主编乌东峰“巨款+情妇”的新闻劲爆,但却揭开了学术界更加让人触目惊心的一面。那些花几万元发论文的大学老师,果然是为了评职称。

2018年8月27日,湖南省桃江县人民法院发布的《XX行贿案一审判决书》的证人证言部分第一次披露了12位花3-5万元在《求索》上发论文的大学老师们:

编号(10)证人曹某1的证言,证实她是西安美术学院的老师,2013年3月,她当时想评副教授,需在C刊上发表一篇文某,通过赵常明在《求索》杂志上发表了一篇题目为《周公“制礼作乐”与西周青铜文化的转型》的文某,付给赵常明版面费现金37000元。

编号(11)证人吴某2的证言,证实他是西安美术学院老师,2013年3月,为评副教授职称,需在C刊上发文,之后,通过赵长明在《求索》杂志上发表了一篇题目为《比德,畅神,见性》的文某,他给了赵长明4万元版面费。

编号(12)证人史某的证言,证实她是西安美术学院老师,2013年3月,她当时要评副教授的职称,需在C刊上发表文某,通过赵长明在《求索》杂志上发表了一篇题目为《贪酷贾雨村与廉循贾政殊途同归之思》的文某,她给了赵长明版面费现金35000元。

编号(13)证人步某的证言,证实她是广东白云学院会计系讲师,为评副教授职称,2012年,她通过一个QQ名为北京投稿的中介在《求索》杂志上发表了一篇题目为《能源危机与资源效率提升能力建设研究》的文某,给了中介发文费4.2万元。

编号(14)证人杨某的证言,证实她是四川外国语大学教师,为评教授职称,需在C刊上发表文某。2016年,她通过一个姓彭的发文中介在《求索》杂志上发表了一篇题目为《清代四川民间义渡的社会功能整合》的文某,并给了中介发文费39000元。

编号(15)证人孙某的证言,证实她是珠海市城市职业技术学院讲师,为评副教授职称,需在全国核心期刊上发表文某。2014年,她通过QQ号认识了一个发文中介,之后通过该发文中介在《求索》杂志上发表了一片题目为《罗尔斯“重叠共识”理念的逻辑起点内涵与践行》的文某,给了发文中介发文费30000元。

编号(16)证人李某的证言,证实他是广东职业技术学院副教授。2012年,他通过姓唐的发文中介在《求索》杂志上发表了一篇题目为《美国高等教育资金投资方案的调整与启示》的文某,给了中介发文费3万多元。

编号(17)证人封某的证言,证实他是西华大学的教师,为评教授职称,于2015年通过姓蔡的中介,在《求索》杂志上发表了一篇题目为《意识形态的层次性结构与我国意识形态建设》的文某,给了中介5万多元版面费。

编号(18)证人魏某的证言,证实她是武汉理工大学副教授。为评副教授职称,需发文某在C刊。2013年年初,她通过发文中介在《求索》杂志上发表了一篇题目为《教育不平等的身心机制与干预路径选择》的文某,并给了中介发文费38000元。

编号(19)证人黄某的证言,证实她是湖北经济学院副教授。因她每年有科研任务,2012年,她通过发文中介朱晓伟在《求索》杂志上发表了一篇题目为《汽车产业发展与城市环境质量因果关系的实证》的文某,并给了朱晓伟版面费现金25000元。

编号(20)证人肖某的证言,证实他是湖北经济学院副教授。2013年,他通过发文中介在《求索》杂志上发表了一篇题目为《礼义廉耻哲学思想及其当代论域》的文某,给了中介版面费28000元。

编号(21)证人甘某的证言,证实她是长沙理工大学教师,为评副教授职称,2013年,她通过周小毛跟《求索》杂志主编乌某打招呼,在《求索》杂志上发表了一篇题目为《瓦西里耶夫对人类战争文学的引领与留存》的文某。

在“花钱发核心期刊”的12人证言中,有9人明确表示为了“评副教授或教授”职称,有1人表示迫于“每年都有科研任务的压力”,其余两人未做表示,12人所花费用为2.8万至5万元不等。

在学术界,核心期刊是硬通货,与学者的学术生命,学期考核、职称评定、奖金发放、课题申报等息息相关。因此,一些收入微薄的大学教师不惜花重金发表论文。

12人中,花费最高的为西华大学的教师,为了评教授职称,辗转支付了中介5万元的版面费用,而在西部一些高校,5万元相当于一位高校教师近半年的工资收入。

然而,5万元只是一篇论文的发表费用,不少高校评职称要求至少有3篇以上核心期刊的要求,而在实际的操作中,要求至少5-10篇的核心期刊论文的高校也不在少数。在高校教师圈子里,不时会听到某位老师花十几万发论文评职称的传闻甚至某些老师贷款发论文的消息。

更为可怕的是,这些消息让一些新入职的青年教师丧失了对学术期刊的信任,并产生了“花一年工资发论文都值的想法”,虽然评上副教授每月只会多一千多块钱的工资,“花10万发论文的话10年才能回本”,但是更高的职称意味着更多的学术资源和更高的额外收入,而在一些“富裕起来”的高校教师的收入中,非工资的课题、讲座、咨询费用占了绝大多数。

这些花重金发论文的大学老师,既是论文中介的受害者,也是论文经济产业链上的得利者,有些高校老师不仅不去投那些不收去版面费的期刊,反而专门找那些有中介代理的期刊投稿,因为“花钱消灾”,一些期刊审稿周期漫长,至少一年才能见稿,而这些有中介的核心期刊,“回复比较快”,“花上钱了,心里也就踏实了”。虽然收费贵点,但是对于一些原本家庭条件就好的大学老师来说,这确实是“一个愿打,一个愿挨”的买卖。

一些大学老师在尝到自己发论文的甜头以后,摇身一变自己成了中介。湖南省桃江县人民法院的另一方判决书显示:《求索》案中湖南涉外经济学院副教授周家文在QQ投放“代发论文”的广告,2013至2016年,周家文转给乌东峰情人覃某“版面费”共计至少346.5万元,帮他人在《求索》上发表论文至少144篇。被告人周家文发给覃某的论文除了发表在《求索》外,还通过乌某的社会关系大量发表在《江西社会科学》、《山东社会科学》、《华侨大学学报》等其他学术刊物。

需要补充的是乌东峰卸任《求索》杂志主编后,于2014年7月担任《华侨大学学报》的主编,帮《华侨大学学报》进入C刊,并安排其情人想作者收取一定的赞助费,来弥补办刊经费的不足。覃建军最终犯受贿罪,判处有期徒刑八年,并处没收财产六百万元。其违法所得人民币二十六万九千五百元,上缴国库。其余违法所得一百八十八万元予以继续追缴(乌东峰案违法所得六百万元已扣除)。

而2008年至2016年,通过帮他人代发论文赚取“中介费”非法获利共计30万元的周家文,最终被法院判决犯行贿罪,判处有期徒刑三年,缓刑四年,并处罚金人民币75万元,追缴周家文违法所得人民币30万元。

而更多“政治上无知、经济上贪婪、道德上败坏”的材料恐怕要等《求索》前主编乌东峰的判决书出来以后才能呈现。一些媒体爆料,用《新华文摘》一位早已离退休的老编审的话来说,乌东峰案等于“中国学术界的一次核爆炸……”其学术腐败案极大地影响了全国各种刊物主编及学术研究人员在社会公众心目中的形象,使得“国家核心期刊”的权威性和公信力荡然无存。

清理学术腐败已经到了生死存亡的“最后关头”,只是对于那些没钱发论文或者不愿向论文经济低头的大学教师来讲,抓了乌东峰和他的情妇们,也改变不了他们不能及时评上职称的现实和他们被论文生意所偷走的学术青春。


来源:学术时评
anyShare分享到:


 

版权声明

文章编辑: ( 点击名字查看他发布的更多文章 )
文章标题:那些花几万发C刊的人,果然是为了评职称!
文章链接:http://ccdigs.com/102360.html

分类: 学术评论, 新闻视线, 社会万象.
标签: ,

发表评论