当我们说工农兵大学生时我们在说什么

发布: | 发布时间:2018-10-9,星期二 | 阅读:128

作者:宋燕

“工农兵大学生”又称“工农兵学员”,是一个极具时代特点的名词,是现代教育史上的一朵奇葩。它持续了仅仅6年,却深远地影响着中国之后几十年,而且至今仍在影响着。

6年里几十万名小学和初中文化程度的人因为“出身清白”、“政治过硬”走进了大学校园,他们是这6年中唯一有机会进入大学的人。

工农兵大学生的由来

20世纪60年代以后,毛泽东对教育工作表现出越来越多的不满,多次说:“历来的状元都没有很出色的”,“凡是当了进士、翰林,都是不成书不能读的太多了。读多了就会走向反面,成为书呆子,成为教条主义,修正主义”(《在春节座谈会上的讲话》,1964年2月13日)。“书可以读一点,但是读多了害人,的确害人”(:《接见苏班德里约时的讲话》,1965年1月27日)。

1968年7月27日,毛泽东在接见北京红卫兵五大领袖时又表达了相同的意见:“真正的大学是工厂、农村”,“知识分子最不文明了,我看老粗最文明”。“社会是个最大的大学嘛,整个社会是个最大的大学”。

1968年7月22日,《人民日报》发表了题为“从上海机床厂看培养程技术人员的道路”的调查报告,提出“关于工程技术人员的来源问题:“他们认为除了继续从工人队伍中提拔技术人员外,应该由基层选拔政治思想好的,具有两三年或四五年劳实践的初、高中毕业生进入大专院校学习。”“挑选这样的青年进入大专院校的好处是:第一,他们政治思想基础比较好。第二,具有一定的实际工作能力,有生产劳动的经验。第三,一个初中、高中毕业生,经过几年劳动,大约在二十岁左右,再经过几年学习,二十三四岁就能独立工作,而目前一个大学毕业生到工作岗位后,一般要经过二三年实践,才逐步能独立工作,因此选拔有实践经验的知识青年到大学培养,这是符合多快好省的原则的。”

 

毛泽东在这篇报告上做了重要批示:“大学还是要办的,我这里主要说的是理工科大学还要办,但学制要缩短,教育要革命,要无产阶级政治挂帅,走上海机床厂从工人中培养技术人员的道路。要从有实践经验的工人农民中选拔学生,到学校学几年以后,又回到生产实践中去。”这个批示随即被称为“七二一指示”。

上海机床厂的经验和毛泽东的指示发表后,立即在全国引起了巨大的反响。7月下旬至8月,各种报刊纷纷在头版以大号字体和通栏标题发表文章和报道,表示拥护和响应。1968年9月,上海机床厂创办了“七二一工人大学”,这所大学的学员由车间推荐,厂革委会批准招收本厂52名工人入学,学员平均年龄29岁,文化程度从小学到相当于高中不等,学制为2年(后延长10个月)。课程设置为毛泽东思想、劳动、军体及专业课等。专业课结合本厂的典型产品或科研课题组织课程,自编教材,自选教师,按生产顺序分阶段进行教学。学员全脱产学习,但参加工厂的政治运动,定期回车间劳动,毕业后仍“回到生产实践中去”。“七二一工人大学”的经验很快推广到全国各地,大、中型企业纷纷办起了自己的“七二一工人大学”外。

 

在此基础上,1970年6月27日,中共中央批转了《北京大学、清华大学关于招生(试点)的请示报告》,供各地参考。《报告》中有关“学生条件”的规定为:

政治思想好,身体健康,具有三年以上实践经验,年龄在20岁左右,有相当于初中以上文化程度的工人、贫下中农、解放军战士和青年干部。有丰富实践经验的工人、贫下中农,不受年龄和文化程度的限制。此外,还要注意招收上山下乡知识青年。招生实行群众推荐、领导批准和学校复审相结合的办法。分配的原则为,学习期满后,原则上回原单位、原地区工作,也要有一部分根据国家需要统一分配,等等。

1970年10月15日,国务院电报通知各地。根据党中央、国务院上述精神,部分高校开始试点招收“工农兵学员”,入学文化条件是“相当于初中以上文化程度”,而有实践经验的工人、贫下中农不受文化程度的限制;当年共计招生41870人。

 

工农兵大学生的特点 根据1971年5月的一个统计,清华大学、北京大学、北京医学院、北京航空学院等7所大学1970年招收的8966名工农兵学员中,出身工人、贫下中农、革命干部和其他劳动人民家庭的占98%,出身剥削阶级家庭的占0.2%;武汉大学1970年招收新生988名,其中工人占40%,贫下中农3%,上山下乡知识青年21%,解放军战士5%;其中县以上“活学活用毛泽东思想积极分子”160多名。学生最大的43岁,最小的17岁。 文化程度一开始就被放在无足轻重的地位,北京7所院校所招学生中,文化程度为高中者占21%,初中占78%,高小占0.6%。武汉大学招收的新生中,文科有45名是初小程度,理科有30%是高小程度,甚至还有加减乘除也不认得的文盲。

山东大学对80名入学新生进行测验时,及格的只有17人,甚至出现了1÷5=5,1/2+1/3=2/5的答案。其他如政史系的学生问“巴黎公社”在哪个县,化学系的学生不懂化学符号等事例也比比皆是。为此,该校1971年用了三四个月的时间给新生补初、高中课程,1972年又把补课时间延长。

工农兵大学生培育的后几年,各院校也为生源质量发愁。为保证招收到符合条件的学员,各院校后来提了一些建议,包括多从上山下乡两年以上的知识青年中招收新学员,实行推荐加考试的方法,招收相当于高中毕业文化程度的学生入学,在大学设预科,补到相当于高中毕业水平再升入本科等等。

 

工农兵大学生怎么上学

工农兵学员的学制最初为三年半,1975 年改为三年。学习内容是“以毛主席著作为基本教材的政治课;紧密结合三大革命运动实践,实行教学、科研、生产三结合的业务课;以战备为内容的军事体育课。文、理、工各科都要参加生产劳动。”

由于政治学习、学工、学农、学军占据了学习的主要内容,专业课学习时间和效果实际上都很不足。清华大学在 1972 年规定,切实保证学员在每学年 39 周中有 81% 的业务学习时间,保证教学总学时中 75% 到 80% 的时间用以业务学习,但是事实上只能保证 50% 左右,因为大部分学时还是被入学教育、政治报告、政治讨论、大批判会、排练演出、庆祝活动、野营拉练、挖防空洞、挖坑栽树、挖河清泥、清理仓库、迎接外宾、看内部电影等等所占用。

 

 

1970年入北大学习的李荣欣回忆,工农兵学员的任务是“上大学、管大学,用毛泽东思想改造大学”,简称“上、管、改”。正式上课学习,大多数系的学习内容和“文革”前的大同小异,只是政治活动很多,动辄就集中开会、集中讨论。说是“上、管、改”,其实每天只能听工、军宣队摆布,文化课的时间很少。当年入校的工农兵学员,年龄大小不一、文化程度参差不齐。有的只有小学毕业,听不懂课,记不了课堂笔记。但是,这些学员都是毛主席“请来的”,所以别人不得歧视、不得有微辞。除了政治学习、开会讨论外,额外的活动很多。如国庆游行、迎接外宾、野营拉练等。入学后的一个月都是在为国庆游行练正步。

 

哈尔滨师范学院政治系的工农兵学员王征国在回忆录中说,“我们在升大学考试时经过张铁生(1973年高考中的“白卷英雄”)那么一折腾,入学后就再也没有任何闭卷考试了。我们的人事档案中除了高考答卷,再也没有任何学习成绩方面的记载。”

 

不过,当年工农兵学员的师资力量还是很强。据李荣欣回忆回忆,当年他们届工农兵学员包括短训班一共是一万多名新生,而当时当时北大教职员工是三万多名,因此有人说北大是“三个教职员工保障一个学员”。像季羡林、金克木、冯友兰等大家,都曾给工农兵学员执教。因此,虽然大环境不利于业务学习,但有心学习、自制力强的人,还是有机会得到难得的教育。工农兵学员中后来不乏一些名人名家,贾平凹、王石、李银河、敬一丹等都曾是工农兵大学生。

 

1976年,文革结束,工农兵大学生也走下了历史舞台。1977 年,邓小平做出了恢复高考的决策,工农兵学员随之停招,1981 年,最后一批工农兵学员走出了校门,这个名词从此也成为了历史。

工农兵大学生是特殊历史阶段的产物,他们身上也有着时代的烙印,人生观、世界观、价值观都受到了那个时代的深刻影响。他们中有的人后来不断在改造自我,但也有的人始终想回归过去。

 

 

 

 

参考资料:人民出版社《中国是怎样从“文革”走向改革的》、中国文化传播出版社《历史,拒绝遗忘》、《文史月刊》

彩色图片为美国学者威廉约瑟夫1972年时访华在北京大学拍摄


来源:时拾史事


0

 

版权声明

文章编辑: ( 点击名字查看他发布的更多文章 )
文章标题:当我们说工农兵大学生时我们在说什么
文章链接:http://ccdigs.com/102087.html

分类: 历史纵横, 教育观点.
标签: , ,

发表评论