朝韩“事实上宣布战争状态结束”?

发布: | 发布时间:2018-09-20,星期四 | 阅读:633

同在北京看到的新闻不同,对于朝韩首脑在平壤的第三次会晤,韩国国内舆论一片哗然。在不少韩国媒体网站上,跟帖选择“愤怒”的读者和网友占了大多数。据韩国媒体人员介绍:“跟帖后面几乎是一片‘文在寅不要回来了,就留在朝鲜吧!’”之类的不满。

尤其是韩国青瓦台居然表示:《朝韩9月平壤宣言》标志着“朝韩事实上宣布战争结束”,这在中国网民中同样引起一片质疑。因为众所周知的是,朝鲜战争是中、朝联军为一方,以美国为首的联合国军为一方之间的战争,怎么朝韩双方自己就“宣布结束战争状态”?

事实是:朝韩之间表达的是自己双方结束战争状态的意向,而且仅仅是表面上的。但青瓦台非要不说,而是故意扩大范围,以凸显其民族自决意识。这反过来透视出此次朝韩峰会的一大特质:强烈的民族主义意识;而且,在最关键的朝鲜弃核问题上,本次峰会没有任何进展。

朝韩双方究竟相互需要什么?

一个有意思的问题是,为何南北双方首脑在如此短短时间内会晤了三次,南北双方究竟有什么相互需要?

一个基本事实是:朝鲜正在把与中韩缓和并发展关系作为实现自己目标的手段。

朝鲜与中国发展关系的主要目的是:获得眼下急需的物资支援,以缓解其日益恶化的经济,特别是解决其外汇储备日渐枯竭的问题。同时,在弃核问题上利用中美矛盾,与美国博弈,尽管在安全上这样做实际上意义不大,但在外交和政治上,却具有相当的意义。

而与韩国发展双边关系对朝鲜的意义在于:未来在其南部与韩国接壤的边境地区与韩国进行有限、但对缓解因制裁对朝鲜经济造成的致命影响并非没有意义的经济合作。而由于安理会制裁决议的存在,朝韩经济合作的空间有限,所以对朝鲜来说更重要的是:利用韩国这个美国盟国的身份,在朝核问题上离间美韩同盟,彻底遏止美国对朝鲜可能的动武,这一情况过去在韩国左翼政党执政时多次出现过。这一点,我们从朝鲜在机场欢迎文在寅的朝方高级干部队伍中就能看出一二:在朝鲜干部的欢迎队伍中,没有朝鲜总理、分管对外经贸的副总理。这也说明对朝鲜来说,此次朝韩首脑会晤,经济合作不是最重要的目的。

而对韩国文在寅政府来说,最关心的是朝鲜免受美国武力打击,以及通过朝韩双边关系的改善、经济上对朝鲜的援助,实现自己及其政党的政治理念和未来半岛统一的民族主义梦想。因此,他和金正恩一拍即合。至于朝核问题他并不关心,起码不是关心重点。事实上我们看到,只要朝鲜在弃核问题上做出一点点并不具实际意义的象征性动作,他就能对韩国民众和美国夸大其词,并认为能有所交待了。

朝韩双方的上述动机,在此次签署的《9月平壤宣言》中也可以清楚看出来。

没有弃核,只有有害的民族主义

在此次文在寅访问平壤时双方签署的《朝韩9月平壤宣言》中,有两个鲜明的特征:

其一,朝鲜无核化问题没有任何进展。朝鲜在宣言中表达了两点最主要态度:愿意在外国专家见证下,“永久废弃东仓里引擎试验场和导弹发射台”;二是“如果美国根据《6.12朝美共同宣言》精神,采取相应措施,朝方有诚意继续采取永久废弃宁边核设施等追加措施。”而弃核的时间表、路径图,以及朝鲜已有的核导武器成品怎么处理,宣言中一字未提。

特别值得一提的是上述第一条提到的废除东仓里远程火箭引擎试验场和导弹发射平台。

来自半岛外交圈有一条消息一直在不胫而走:朝鲜有意用废除远程导弹作为条件,换取美国默认其拥核。而朝鲜废除东仓里远程火箭引擎实验场和导弹发射平台的表态,和这条消息完全吻合。这说明:朝鲜并未打算弃核,只是不再把美国当目标,以废除远程发射工具换取美国对其拥核的默认。

而美国外交圈也有人认为,过早弃核,特朗普政治上好处未必能拿到,先弃导比较现实,好处也容易拿到,韩国体制内部也有这种观点。

实际上,弃导不弃核的讨论,两年前中国战略界就已经有所讨论。

有权威人士认为:短期内让朝鲜先弃导比较现实,核武器作为一个问题留在那里再解决。另一派则反对,主张核、导同时弃。

而宣言的第二个特征,就是散发出强烈民族主义情绪的经济合作、文化和人文交流的内容了。宣言中对南北经济用了“民族经济”这个词,其南北融合、一体化的味道跃然纸上。问题是:朝鲜拥核依旧,安理会制裁决议犹在,现在讨论此类问题,乃至率领包括三星集团负责人在内的庞大经济界代表团访朝的价值倾向,是非常清楚的。

当笔者行文至此时,韩联社报道说:文在寅和金正恩9月20日将共同攀登据说是朝鲜民族发源地的白头山。这再一次证明了文在寅此次平壤之行彰显的不顾一切的民族主义色彩,这对解决当前最关键的朝核问题,是非常危险的。事实上,就连美国也对此表示不满。

据美国之音(VOA)报道,美国共和党内唐纳德•特朗普总统的亲信格雷厄姆9月18日对平壤举行的南北首脑会谈发出强烈警告表示:“非常生气!”

他说:“韩国的这次访朝是为了对北韩政权进行最大压力的阻碍,将一手摧毁国务卿、国务长官、尼基尔与联合国驻联合国大使的努力,令人担忧,北韩虽然中断了导弹和核试验,但向着非核化,一点也不能动。”他还说:“韩国不能跟金正恩玩。”

笔者认为,现在,文在寅政府客观上已经成为了当前解决半岛无核化问题的最大麻烦。

最后,从金正恩为文在寅访问平壤所做安排的规格和礼遇来看,可谓非常之高,是以往访问朝鲜的韩国领导人所没有的。这不仅在机场欢迎乐曲中表现出来,还体现出在金正恩把和文在寅的会晤安排在劳动党总部,以及对文在寅一路的赞不绝口,还有共同攀登白头山等等。金正恩越这样,越说明他急切地要改变当前朝鲜经济因安理会制裁而日益窘迫的境况,以及希望尽快打破当前朝美之间的外交停滞局面。因为金正恩非常清楚,不解决这两个问题,他所希望的把党和国家的工作重点转移到经济建设上来几乎就是不可能实现的。

既如此,弃核、弃导才是正道,其标志就是:拿出解决问题的时间表和路径图,否则朝鲜坚持不了多久的。

(注:作者是察哈尔学会研究员。本文仅代表作者个人观点。责编邮箱[email protected]


来源:FT中文网
anyShare分享到:


 

版权声明

文章编辑: ( 点击名字查看他发布的更多文章 )
文章标题:朝韩“事实上宣布战争状态结束”?
文章链接:http://ccdigs.com/101661.html

分类: 国际观察, 新闻视线.
标签: , , , , ,

发表评论