英国巴恪思爵士《太后与我》揭与慈禧荒诞性史

发布: | 发布时间:2011-07-25,星期一 | 阅读:3,567
来源:嗨!历史

慈禧太后(资料图片)

今年正值辛亥百年,两岸三地兴起清末民初相关史料的出版风潮,但在台港两地最受文化与史学界议论和关注的新书,却是一本与慈禧太后诡祕情史有关、由晚清寓居北京的英国巴恪思爵士所写的《太后与我》,书中除了自曝与慈禧之间的荒诞性史之外,并进一步揭露宫廷贵族耸人听闻的性事,已经使得本书被视为近百年罕见的奇书!

《太后与我》是清末寓居北京的埃蒙德.巴恪思爵士(Sir Edmund T.Backhouse)以自传体撰写的一本回忆录,他除了是清末北京使馆区着名的男同性恋者,也被喻为「慈禧太后的英伦情人」。全书内容以他的宫廷奇特见闻为主轴,揭露诸亲王与机军大臣、后妃之间男女情爱、男男性事,以及作者与慈禧之间维繫多年的性爱情史。

一九四四年一月,七十一岁的巴恪思在北京病逝,巴恪思在临终前,将英文手稿委託同样驻京的瑞士籍友人贺普利(R.Hoeppli)协助编辑出版事宜。但因战争等因素,加以内容极富争议性,使得书稿迟迟难以出版,贺普利也在一九七三年逝世。

骆以军:如瞎掰 巴是伟大小说家

本书在尘封六十八年之后,原始手稿终于重现天日,并以中英文同步发行。

《太后与我》中文香港版四月出版后,受到两岸文化界瞩目。据《亚洲周刊》形容说,台湾作家骆以军接过新书,随即翻阅,「至少十分钟没有再说话,读得津津有味。」擅长书写怪诞、极端、夸张情节小说的大陆作家阎连科在香港翻阅后,更是连呼「奇书!奇书!」

作家骆以军近日在为中文台湾版(印刻出版)写序时指出,他在第一时间看完后,即对香港「新世纪出版社」社长鲍朴说:「我没有资格和能力胡说此书是真是伪。它作为史料的辩诬与可信度并不那麽重要了。这是一本伟大的小说。如果全书是巴恪思瞎掰的,那他是一个伟大的小说家。」

鲍朴曾对《亚洲周刊》说,《太后与我》应非「压抑扭曲性慾的最后发洩」,它所目击的光绪、诸大臣与慈禧之间惊心动魄的故事,和史书记载有颇大距离。但「跃然纸上的沧海桑田,人间变幻无常的苍凉悲伤之感,显现了作者深厚的文学功底。」

此外,该书译者小说家王笑歌则表示,清末宫廷变化都与慈禧有关,从义和团到幽禁光绪、慈禧之死,皆引人注目,不仅是当事者的存殁悲喜,更是亿万小民命运改变的源头,「作者以接近最高层之利直接白描,或透过相关人物口述,为诸事提供了真切的细节、独特的视角」。

巴恪思晚年所写回忆录,因为涉及百年前清末宫廷绝密情史,人与事都难以精确查证,但是仍有英国历史学家特雷弗.罗伯(Trevor Roper),在一九七六年出版《隐藏的一生:巴恪思爵士之谜》一书,后来改为《北京隐士》,就对巴恪思的人格与着作的真伪,提出强烈的质疑。

特雷弗.罗伯指责巴恪思有计画、有步骤地伪造证据,欺世盗名。他更进一步揭露巴恪思临终前完成的着作《往日已逝》和《太后与我》,根本就是伤风败俗的淫秽之作。他说:「无论文笔如何有才情,也无法掩盖这种病态的淫荡;它们不过是一个自闭的同性恋的淫秽想像。」

英爵士揭与慈禧荒诞性史

英国爵士巴恪思所着的《太后与我》,描绘清末宫廷贵族间男男性爱、人兽性交,光怪陆离,耸人听闻;巴恪思更细腻地回忆书写他与慈禧多年的情慾性史,及他和诸亲王间纠缠不清的男男性事,堪称中外罕见的情色奇书;书中揭密慈禧死因係遭袁世凯枪击身亡,颠覆传统清史论述,同样受到史学研究者议论。

巴恪思在书中说,慈禧在他第一次以性伴身分祕宣进宫,从原本太后威仪与外国非正式使臣的对话,变成情侣裸裎的尴尬时刻(即使李莲英让他服了媚药,并且繁複工序让他沐浴、擦香膏,但他还是忐忑畏惧),太后对他说的第一句话竟是:「霜重衾冷,盼一解寂寞。」

皇戚大臣 聚同志浴室开轰趴

慈禧太后还曾当着皇后和宫女面前,探询巴恪思有关维多利亚女王的恋史,在听了英女王虐待其媳妇之八卦后,转头对光绪皇后说:「妳听到了吗?皇后,我是否虐待过妳?」「从来没有,老佛爷,您对我比我亲娘还好。」

巴恪思在书中描述清末皇戚、亲王或军机重臣经常聚会寻欢作乐的男同性恋浴室,更是过去宫廷纪事与民间传说极为罕见的声色轰趴。

有一回,巴恪思与恭亲王及其侍宠在清淨浴室宽衣聊叙时,突然传来一声喝令:「跪下!」声音威严,令人不敢不从,但是庆亲王之子载扶由于任性惯了,回道:「放你的屁!」巴恪思听命跪倒,恭亲王及其男侍也都跪下,进来的正是慈禧太后,以风领遮头,穿着黄色骑服、男式长裤和高底鞋,李莲英和崔德隆搀扶着她,她步履稳健,恼怒地说:「谁敢出言不逊?」

载扶吓得魂不附体,其馀几人代他答道:「是载扶,老佛爷,饶了他吧!」载扶不停地磕头,老佛爷斥骂他自负妄为:「你骄纵无礼,尔父必也听闻。跟你兄长离开这裡,外头冷,先穿了衣服吧。下流东西,太不成事体!」

「我素知老佛爷喜怒无常,看得出她此刻的怒火有一大半是做作。我们依然跪着,太后坐在矮轿上,让我们平身,与我谈了几句话,显是偏爱有加,我虽身分不如恭亲王高,但当时独享恩泽。」

慈禧兴起 观同性调情开眼界

「今晚我禁止你与任何人行乐,也不许任何人和你行乐。你若不从,我就要李莲英当我和其馀人的面揍你,『从后面』。」再转向恭亲王说:「你和你这可人儿又搂在一起啦?」亲王道:「回老佛爷,他不过是洗浴之时在旁伺候。」太后说:「我自然知道他正合你的特殊口味,不过别过度,你妻子会如何讲?」

此刻有人为老佛爷奉上茶,她赏我们坐下,又道:「我到这儿可不是执行礼法来啦,我想开开眼。你们这同性调情是如何做法?你们都该当去阉了,或者将屁股眼儿堵了,断其迎送之路;不过这既无可能,你们、至少是你们其中几人,须得给我好好演示一番。」

慈禧开眼后,离开新淨浴室,示意李莲英安排巴恪思进宫服侍。李莲英拿了媚药让他服用。「经过相当长的等待,媚药有足够功夫将我的塔挑逗到新的高度,充满淫慾,李禀报主人,我已经按时到了,回来急切地说道:「快点!她正等得心焦,别耽误啦,不必通传了。」

巴恪思对他在太后寝宫的服侍过程描详细写道:「夜甚凉,但宁寿宫下有地窖,保持温暖。电灯大放光亮,似新婚夜。我猜我二人的来往,此刻已经是公开之祕,再无需遮掩。接着穿过冰冷的露天长廊,到了裡面的厢房。」

巴服媚药 32岁二战70岁老妇

「我按李的指示除去衣衫,赤条条站着,直到我听到那个熟悉的假声:『你快来,等着干嘛?我急啦!』我并不尴尬,只觉慾火焚心,怎会如此?卅二岁男子在七十岁老妇面前,我跪在新备的凤床之前,那床的规格似龙床。『奴才在此,随时效命于太后陛下之需。』」

「很好。」太后说:「你有情慾,我也高兴。我说得对不对:我猜我去新淨之前,你已经走身子啦?」「是的,陛下,我不能说瞎话。今晚早先时候,我与已故军机大臣启秀之子恒虞相处甚欢。」

「我全心感激总管太监李莲英,以及他那万能的春药,我感觉自己能排山倒海,就好像朝中饱马一样。一番彻底的放浪之后,两人都是酣畅淋漓。此时已近三点,李进来,为太后奉茶,为我带来第二剂媚药。」

「我们在一起很是喜乐。」太后言道。李莲英答:「我看得出,老佛爷,看到侯爷能令您满意,我也喜欢,且等这药力发作,他好再显威武,宽慰慈怀!」

袁逼退位 开枪击中慈禧腹部

对慈禧的死因,巴恪思更有颠覆清史的说法。书中写道:袁世凯与军机大臣铁良请求太后接见时说:「您应当在颐和园幽静之所颐养天年。臣与铁良同请太后再颁一诏,宣布您决意退位,任我二人为太师,共同摄政,辅助新帝处理政务。」

老佛爷大发雷霆!她愤怒地叫道:「你这贼子,不,你们这两个贼子,我待你们不薄,你们便如此报答?我这就罢免你二人,送到刑部去受审,你们千死万死不足蔽辜,简直恶贯满盈,滚下去听我吩咐!」

军机处的凤山当时在侧厅、铁良跪在龙座前,二人都说,袁世凯拔出六连发手枪,向太后连发三枪。他们都说他原本想吓吓她,进而逼使她同意,最后近距离向她平射,打中腹部。太后并没有立时不治,而是喊道:「反贼!拿下袁世凯,杀了他。逆子,为什麽我饶他这麽久?」

英国政府听闻慈禧太后死因真相,威胁巴恪思不可将实情大白于天下,因英国政府错误地信任「叛贼袁世凯」。巴恪思写道:「一九一一年,袁世凯再回到朝中,他提出每年付我三千五百英镑,直到我死,只要我能修订《太后统治下的中国》,为他歌功颂德。」



 

版权声明

文章编辑: ( 点击名字查看他发布的更多文章 )
文章标题:英国巴恪思爵士《太后与我》揭与慈禧荒诞性史
文章链接:http://ccdigs.com/10144.html

分类: 人文视野, 历史档案, 历史纵横, 学术评论, 资料文库.
标签: ,

发表评论