魏晋六朝:一个盛行”娘炮“的时代

发布: | 发布时间:2018-09-10,星期一 | 阅读:206

文 | 吴钩

这个时期也诞生了大量的美男子,如嵇康、何晏、卫阶、潘安、沈约。他们的美,不是表现为强悍的雄性之美,而是如同女子一样艳丽的雌性之美。


中国历史上,有一个盛行“娘炮”的时代,那就是魏晋六朝。

魏晋六朝,主流社会对于男色的审美非常奇特,在中国历史上可谓独一无二,那就是男人以脸施粉黛为时尚,连走路也要如同贵妃出浴浑无力的样子,还要侍儿扶着,像个娘儿。

史载,“男子傅粉之习,起自汉魏,至南北朝犹然也。”“梁朝全盛之时,贵游子弟多无学术,无不薰衣剃面,敷粉施朱,从容出入,望 若神仙。”打扮得像个娇艳的狐狸精。

这个时期也诞生了大量的美男子,如嵇康、何晏、卫阶、潘安、沈约。他们的美,不是表现为强悍的雄性之美,而是如同女子一样艳丽的雌性之美。比如魏晋名士何宴,“性自喜,动静粉帛不去手,行步顾影”。看来“顾影自怜”的人,不是林黛玉,而是魏晋名士。

对了,魏晋六朝名士还流行穿透视装、吊带裙,比如“尚书何晏,好服妇人之服”。这里有一幅图,画的正是身着透视装、吊带裙的魏晋六朝名士:

包括那个大名鼎鼎的大诗人、大名士陶渊明,他的服装也是挺醉人的:

魏晋名士最热衷的事情,就是开文化沙龙,跟巴黎的左翼文艺青年、西方嬉皮士一个样。这种沙龙叫做“清谈”。一谈可以一整天,清谈的主题永远是哲学与艺术,《周易》《老子》《庄子》都是比较受欢迎的话题,总之越玄乎越显得高大上,所以又叫做“玄谈”。你要是在沙龙上表达对国事、民生的看法,会受到众人一致的鄙视,认为你很LOW,没文化。不过,后世也有许多人对魏晋清谈很不以为然,说那是“虚无之谈,尚其华藻,此无异于春蛙秋蝉,聒耳而已”。

光谈哲学、谈艺术还不够过瘾,魏晋六朝名士们谈着谈着,兴致上来,还要集体吸毒。——且慢,魏晋六朝时就有毒品吗?有,叫做“五石散”,是一种由石钟乳、紫石英、白石英、石硫磺、赤石脂五味石药合成的散剂。

这五石散一服下去,浑身发热,令人飘然欲仙。名士何晏(又是他)说:“服五石散,非惟治病,亦觉神明开朗。”但实际上这是一种毒品。鲁迅先生说:“晋朝人多是脾气很坏,高傲、发狂、性暴如火的,大约便是服 药的缘故。比方有苍蝇扰他,竟至拔剑追赶;就是说话,也要胡胡涂涂地才好,有时简直是近于发疯。但在晋朝更有以痴为好的,这大概也是服药的缘故。”

许多魏晋六朝名士还是出了名的暴露狂,比如那个热爱饮酒的刘伶。《世说新语》记载,刘伶恒纵酒放达,或脱衣裸形在屋中。人见讥之,伶曰:“我以天地为栋宇,屋室为裈衣,诸君何为入我裈中。”还有那个阮籍,“嗜酒荒放,露头散发,裸袒箕踞”。另一个王忱,也是“性任达不拘,末年尤嗜酒,一饮连月不醒,或裸体而游,每叹三日不饮,便觉形神不相亲”。不但在家里裸露,还喜欢在外面裸奔。


来源:南都周刊
anyShare分享到:


 

版权声明

文章编辑: ( 点击名字查看他发布的更多文章 )
文章标题:魏晋六朝:一个盛行”娘炮“的时代
文章链接:http://ccdigs.com/101301.html

分类: 历史纵横.
标签: , , ,

发表评论