越南能在中美贸易战中幸免于难吗?

发布: | 发布时间:2018-09-2,星期日 | 阅读:864

BROOK LARMER

ILLUSTRATION BY ANDREW RAE

大象打架,蚂蚁遭殃:这句高棉谚语可以准确地形容不断升级的美中贸易战的危机感。世界上两个超级大国在关税问题上像两只大象一样缠斗,而世界其他地区,尤其是亚洲,似乎面临被踩伤的危险。随着贸易战进入第三个月,美国将在今年秋季再对2000亿美元商品加征关税,将冲突扩大三倍。一个比以往任何时候都清晰的事实是:在全球化的经济中,没有什么是孤立存在的。在贸易战中,不存在外科手术式的打击;参战双方想让关税只击中目标,而他们周围的一切都毫发无损是不可能的。为了惩罚中国不公平的贸易操作、减少3750亿美元的贸易逆差,特朗普政府也在对美国在亚洲的一些盟友造成伤害——迫使他们像大象脚下的蚂蚁一样,争先恐后地寻求逃脱。

<

Illustration by Andrew Rae

想想越南的困境。中国和美国在越南都有自己的暴力历史,现在都是越南最重要的贸易伙伴。去年,两个大国总共吃下了越南约35%的出口,推动了越南从一个不甚活跃的大米和咖啡供应国向制造业中心的转变。当贸易战爆发时,河内也出现了不祥的新闻标题。人民币迅速贬值引发了越南货币短暂的抛售,并导致越南股市下跌。流言纷纷传出:中国廉价消费品可能大量涌入;美国保护主义蔓延可能会影响和威胁到越南的重要出口。另外,还有一个切实的担忧:将近50亿美元的越南出口是中国增值供应链的一部分,这意味着这些出口商可能会受到美国惩罚性关税的影响。

很快,另一种反应开始发生。在贸易战的危险驱使下,许多在中国持有股份的外国公司——那些大象脚下的蚂蚁——开始将生产从中国转移到东南亚。这一发展趋势的迹象之一是7月中旬,一群访客出现在越南北部海岸下龙湾(Halong Bay)附近。穿白衬衫打黑领带的男子们不是游客。他们代表了从纺织到电子等行业的72家日本企业,正在寻求经济庇护。“这些日本公司中有很多在中国运营,”当地投资促进中心的官员阮德捷(Nguyen Duc Tiep,音)告诉一家越南杂志,“他们希望将投资市场扩大到中国以外,以规避中国生产成本上升和美中贸易战造成的风险。贸易战使得日本公司很难从中国向美国出口产品。”

日本商人可能是这场贸易战的第一批经济受害者。但是,把制造业从中国转移出来并不是一个新现象。在过去几年中,随着中国工厂的工资大幅增长,包括外企和中国公司在内的许多企业都已开始把它们的至少一部分业务转移到东南亚,以利用那里低廉的生产成本。在工资几乎不及中国三分之一的越南,阿迪达斯目前在那里生产的运动鞋是其在中国生产的两倍,英特尔和三星电子也已在南亚投资了数十亿美元。越南的出口导向型增长依赖于吸引外国投资,现在美国和中国的政策也许正在加速投资的到来。“对很多公司来说,中美贸易冲突是一个催化剂,推动它们探索以前未曾考虑过的变化,”香港律所贝克·麦坚时(Baker McKenzie)的税收与贸易合伙人乔恩·考利(Jon Cowley)说。“对其他人来说,这是一个加速他们已经开始的进程的东西。中美贸易冲突只是正在推动他们越过终点线。”

贸易战仍处于初期,开战才两个月,所以,这些企业做法中的许多才刚有模样。尽管如此,为确保在包括泰国、印度尼西亚和其他地方的整个区域有更多制造能力的竞争已经开始。7月下旬,苹果电源元件的台资生产商台达电子(Delta Electronics)批准了以21.4亿美元收购其泰国子公司的交易,以应对日益增长的贸易风险。同样在今年夏天,生产胡佛(Hoover)吸尘器和密尔沃基(Milwaukee)电动工具的香港制造商创科实业(T.T.I.)在越南建了一个新工厂,并在美国建了其第六个工厂。创科实业大约76%的营收来自北美。“我们一直都在说,我们不希望把所有的鸡蛋放在一个篮子里,”公司首席执行官约瑟夫·盖里(Joseph Galli)今年8月在强调“灵活供应链”的重要性时说。

供应链听起来不冒犯任何人,但这场贸易战的附带痛苦正确切地发生在供应链上。中国以报复性关税打击的美国出口产品大多是在美国国内生产的简单商品:猪肉、大豆、威士忌。但是中国对美国的出口,特别是高技术产品,是在中国组装的复杂产品,用于组装这些产品的外国零部件和原材料多得惊人。例如,一台运往美国的“中国制造”笔记本电脑里可能有一个韩国屏幕、一个日本硬盘和一个来自台湾的内存芯片。关税伤害这个国际供应链中的每一部分。包括日本、韩国和台湾在内的亚洲最先进的经济体都高度全球化,以至于它们很容易在这场保护主义战火中中枪。

台湾可能会承受最大的损失。根据华盛顿的史汀生中心(Stimson Center)的数据,台湾提供了中国全部进口中间商品的18%,这种出口占台湾国内生产总值的14%。正如台北淡江大学经济学家蔡明芳对彭博社(Bloomberg)所说:“特朗普的关税正在给台湾公司更多搬往东南亚的动力。”

贸易战掀起的尘埃掩盖了这样一个事实:亚洲是全球最具活力的贸易区。根据世界贸易组织的数据,2017年,亚洲的进出口贸易总额的增长速度在全球最高,分别为9.6%和6.7%。18个月前,越南和其他10个环太平洋国家的领导人都以为,跨太平洋伙伴关系协定(Trans-Pacific Partnership,简称TPP)的签署将进一步提升区域经济前景。针对北京不公平的贸易做法(比如盗取知识产权,以及迫使在中国做生意的外国公司分享技术等),包括美国和日本但不包括中国的TPP,也会给作为一个集体的协定国提供反击的机会。

特朗普总统不假思索地拒绝了TPP。如今,随着美国在亚太地区的影响力减弱,美国又独自发动了贸易战,许多昔日的亚洲伙伴、以及许多美国企业都被夹在了中间,它们都在寻找最安全的出路。

为了抵消贸易冲突的负面影响,中国政府大幅度降低了对亚洲国家的关税。这似乎在提醒人们,待到贸易战结束之后,中国在未来的很多年里,仍将是亚洲唯一的超级大国。然而,这种吸引力可能不足以阻止制造商从中国转向东南亚。比如,美国鞋履及配饰制造商史蒂夫·马登(Steve Madden)正将手袋的生产从中国转移到柬埔寨,今年转移15%,2019年再转移30%。(美国时装行业协会[U.S. Fashion Industry Association]7月份发布的一份研究报告显示,三分之二的纺织企业预计将在未来两年减少在中国的生产,这些企业认为美国的贸易保护主义是其面临的最大挑战。)将生产转移到一个新的地方既昂贵又复杂。考虑到贸易战推动者的喜怒无常,以及美国政治混乱的反反复复,一些高管正勉力支撑,希望这一切都会过去。但是,随着即将对又一批价值2000亿美元的中国进口商品(目标清单上总共有6031种产品)加征新关税,贸易战看起来不再像是一次短期危机。

随着战斗的升级,人们担心中国公司也会把更多的业务向南转移,使用“关税避让”策略将货物运往美国。至少越南人对中国人的进入保持警惕。越南与自己这个北方邻国的敌对历史——上千年的中华帝国统治,惨烈的1979年边境战争,在南海持续不断的争端——影响了最近针对中国企业的抗议活动。越南可能从中美两国的贸易冲突中获益这一点,几乎像是一种因果报应。美国虽然也与越南进行过旷日持久的战争,但如今已经成为越南最强大的盟友之一。

没有人能预测贸易战带来的所有痛苦和转变。越南政府持谨慎态度,甚至预测贸易战对未来五年的经济增长可能造成微不足道的下滑。其他人则乐观得多。今年7月,渣打银行(Standard Chartered)将越南今年的经济增长预期上调至7%,理由是外国直接投资的流入。除了吸引企业来这里来对冲它们在中国的风险,越南还可能吸引来美国买家,这些买家正急于从中国以外的地方进口,以达到货源的多样化。“以前的共识是,TPP将是催化剂,”迈克尔·科卡拉里(Michael Kokalari)说,他是以越南为重点的资产管理公司VinaCapital的首席经济师。“但贸易战可能会真的打开闸门。在越南,打架的大象可能会给最灵活(或最幸运)的蚂蚁一个茁壮成长的机会。


Brook Larmer是《纽约时报杂志》的作者。

翻译:纽约时报中文网

点击查看本文英文版。


来源:纽约时报中文网
anyShare分享到:


 

版权声明

文章编辑: ( 点击名字查看他发布的更多文章 )
文章标题:越南能在中美贸易战中幸免于难吗?
文章链接:http://ccdigs.com/100887.html

分类: 国际观察, 新闻视线, 社会万象.
标签: ,

发表评论