【纽约时报】我们为什么需要小报?

发布: | 发布时间:2011-07-22,星期五 | 阅读:2,559
译者: wjbnu 2011年07月21日 | 原作者: RYAN LINKOF

原文:Why We Need the Tabloids

 

只要有小报的存在,就会有小报丑闻的发生。

在1936年,一位评论家环顾困扰英国小报新闻界的一连串丑闻,尖刻地谴责了他所称的“小报新闻报道侵扰人们私生活的几乎令人难以置信的不雅作为。” 他声称毫无疑问只有极端卑鄙,低俗的人,才可能制造这样的新闻。

该文刊载于半月刊(Fortnightly)杂志,是两次世界大战的间期,对某些报纸(其中首当其冲的就是小报)侵扰 “私人悲痛”隐私的作为进行辩论的一部分。辩论最终到达了英国下议院,下议院鼓励主要的新闻机构惩罚那些采用违反体统的作为采集新闻素材的记者。75年之后,报业肯定应该已经真的吸取教训了吧。

正如最近的一些事件所示,小报仍然在报道中,尤其是在侵犯隐私方面,采用不雅作为。然而,我认为还是有所好转的。

在周二的议会调查上,默多克表示他不支持绝对的隐私权。他应该为此受到赞扬,虽然他如今已经停办的“世界新闻报”的记者的许多作为(用黑客行为侵入手机以从犯罪受害者,被杀害士兵的家属,政府官员和王室成员获取信息,以及贿赂警察以获取信息)已经超越了可以接受的新闻报道的界限。

为侵扰性报道辩护的人,并不就是支持非法活动。或许侵扰是“不雅”作为,但这并不是充分理由借此严加管束或制定新法律加以防范(或如同卡梅伦首相已下令的对报界活动进行另外的乏力的政府调查)?隐私和雅致的概念是含糊的(和阶级约束的),因此在报界不是有效的(或理想的)立法的概念。

暂且不论默多克的新闻集团帝国的一部分的世界新闻报的非法活动,不可否认的事实是绝大多数的小报都进行着光明磊落的新闻报道。小报不是一个外在感染源正在慢慢地污染主流报刊,而是扩展和往往是夸大了令所有的新闻报道生气勃勃的基本逻辑。

不仅是小报记者,而是每一个记者都需要冒险(通常是在一个约定俗成的限度内)追踪真相。不可否认的事实是,即使是最异乎寻常(标新立异)的新闻媒体也在很大程度遵守了这个限度。小报可能比主流报刊更鬼鬼祟祟和坚持不懈,但这是一个程度的问题,不是异类问题。

小报可能试探了伦理或法律可接受的限度,但是小报这样做往往是为了满足群众渴望看到公众生活光鲜表面下的幕后私情。小报的生机依靠的是大众渴望看到(一个很人性化的渴望)在我们社会通常从公众视线中羞耻地隐藏起来的私情。

小报是最尽职地专攻曝光理念的报纸,并愿意为此承担风险。可能的情况是,小报曝光的大部分材料也许并没有什么社会意义,但是这更多的是品味问题,而且毫无疑问小报也从来都没有声称自己是有品位的。不过,美国的小报首先爆料了重要的新闻故事,如,美国前参议员和民主党副总统候选人爱德华兹的婚外情,这表明小报也不只是兜售无关紧要的小道消息。

最近在洛杉矶马球比赛上,看到对威廉王子和凯特米德尔顿王妃的精心彩排和戒备森严的红地毯式地接待,让我想到了为什么往往需要侵扰性的新闻作为。侵扰性新闻作为的存在是为了打通普通民众和社会精英之间的屏障。在大西洋两岸,一直以来,小报的着眼点都是为了削弱(普通民众和社会精英之间的)分界。在民主的文化中,特别是在民众社会需求和持久的社会和经济不平等之间存在拉力的社会中,小报发挥着基础性的作用。

当然,在世界新闻报丑闻的中心并非所有的黑客行为都涉及到社会精英。一些很普通的人的私人隐私也受到伤害,只是因为他们是可怖罪行的受害者 -最敏感的例子也许就是2005年7月7日伦敦交通系统的恐怖爆炸事件。

保护公民免受窃听和电脑黑客行为的法律当然也应该同样适用于那些人,但是不能由此必然得出结论:对任何普通人的报道,如果被认为是侵扰性的,那么这些报道就是不被允许的,或者就应该被谴责为不雅作为。

在一定限度内挖掘私人生活和暴露令人不安的信息,很可能依然是西方大众文化的一个基本特征。

小报的报道可以是刺激性,挑衅性,在道德规范上值得商榷,甚至(如世界新闻报丑闻轰轰烈烈所示的)极为非法的,但是如果遵守现行法律,那么小报在现代文化中仍然可以是重要的一员,小报有助于缓和民主社会中的一些中心的紧张关系。新闻工作历来的特点都是一场挑战可以接受的新闻调查行为界限的战斗。小报就应该不断地试探这些界限。

是南加州大学的历史学讲师,写作的博士论文是英国小报新闻摄影工作的渊源。

anyShare分享到:


 

版权声明

文章编辑: ( 点击名字查看他发布的更多文章 )
文章标题:【纽约时报】我们为什么需要小报?
文章链接:http://ccdigs.com/10072.html

分类: 人文视野, 国际观察, 多向思维, 时事观察, 时事评论.
标签: , , , ,

发表评论