历史见证:古拉格劳改营——斯大林的红色恐怖

发布: | 发布时间:2018-08-26,星期日 | 阅读:1,662

RADCHENKO EVGENY 科瓦廖夫在前科雷马(Kolyma))劳改营的惩罚性牢房中。科雷马位于俄国远东北极圈内,冬季极度严寒,苏联古拉格系统中最臭名昭著的劳改集中营位于此地。

在经历斯大林时代最残酷的劳改营之后,一名囚犯罕见地幸存下来。最近,他在俄罗斯远东地区去世,享年89岁。

科瓦廖夫(Vasily Kovalyov)曾被关进滴水成冰的惩罚性牢房,并在苏联臭名昭著的古拉格(Gulag)监狱系统中遭到殴打,但却活了下来。

1954年,他试图逃跑,与另外两名囚犯一起躲在冻土层的矿井中生存了五个月。

马加丹(Magadan,俄国远东城市)的新闻网站Vesma报道了科瓦廖夫的故事。苏联共产党政权把数以万计的“敌人”经马加丹押送到克雷马等劳改营。

1950年,20岁的科瓦廖夫被判颠覆苏联国家政权罪,他是斯大林恐怖暴行的数百 万受害者之一。指控他犯下反苏罪行的证据仅仅是一把他曾经用来切菜的旧军刀。

RADCHENKO EVGENY 20世纪50年代关押科瓦廖夫的主监狱依然矗立。

RADCHENKO EVGENY 监狱中的”强硬政权”区域,这是斯大林庞大的古拉格监狱系统的一部分。

冒险脱逃

科瓦廖夫告诉Vesma,刚开始他被送往俄罗斯北极地区的诺里尔斯克 (Norilsk)。但在警卫发现他的逃跑计划之后,他被送到马加丹以北以严酷惩罚著名的科雷马劳改营。

1954年,他和另外两名囚犯躲进矿井里,为武装起义做准备,但有人告密,警卫於是到矿井追捕他们。

他告诉Vesma,“一些对矿井了如指掌的矿工带着警卫来搜捕,他们说,我们无法在永久冻土里待一周多。”

“警卫把所有的入口都用铁栏杆封死了……我们在黑暗的地下待了五个月,饥寒交迫。进去三个月我们就吃光了所有的食物,最后只能靠咀嚼木屑为生。”

科瓦廖夫说,三人设法挖掘永久冻土,打通一条路,当他们钻出隧道时 “眼睛已半盲,像鼹鼠一样”。他们最终挖开了通往附近城镇的路,却在那里被逮捕。

他说,在一次惩罚中,殴打他的士兵们放了一只巨大的牧羊犬向他扑来。

“那狗扑到我身边,我靴子上有保护皮革用的金属铆钉,我用脚踢它。我瞄准狗的喉咙,以闪电般的速度使劲一踢。嘎吱一声,狗颤抖着死掉了。”

RADCHENKO EVGENY 一间惩罚犯人的牢房:位于地下室的单独关押禁闭室,地上冻结了厚厚的一层冰。

在斯大林的独裁统治期间数百万苏联人死于驱逐、饥荒、强制集体化,或遭到处决,死在了监狱劳改营。

斯大林恐怖统治还包括对共产党和国家机构内部的大规模清洗。

绝不饶恕

斯大林死后苏联政治解冻,斯大林的继任者赫鲁晓夫(Nikita Khrushchev)宣布特赦古拉格囚犯,科瓦廖夫1957年获得释放。

科瓦廖夫出狱后住在马加丹,是那里的一名暖气工程师。他带着Vesma的记者拉琴科(Yevgeny Radchenko)参观了这座严峻的监狱 ,如今虽然变成了废墟,但依旧寒气逼人。

科瓦廖夫在马加丹医院死于中风。

Radchenko Evgeny 苏联警方档案中的科瓦廖夫囚犯照片,生于1930年。

据Vesma报道,“直到科瓦廖夫咽下最后一口气,都不曾忘记苏联对数百万人犯下的罪行,这些人在狱中饱受磨难,将他们人生最好的年华、健康、乃至生命都留在了那里。”

“在回到敖德萨(Odessa)地区之后,科瓦廖夫把自己的经历讲述出来。他在那里遇见了把他送进监狱的人,他没有原谅他们。劳改营生活的残酷和折磨教会他如何生存,但同时也教会了他做人的尊严。”

一位俄罗斯历史学家告诉BBC,斯大林时期的科雷马囚犯很少还有活在世上的。

纪念文献中心的首席档案保管员科斯洛娃(Alyona Kozlova)说,“我知道在莫斯科有三位古拉格囚犯还活在世上,可能科瓦廖夫是马加丹监狱的最后一人”。

科斯洛娃说,不过在斯大林监狱待过一段时间的前苏联公民中,今天还有约四百万人仍活在人世。


来源:BBC中文网
anyShare分享到:


 

版权声明

文章编辑: ( 点击名字查看他发布的更多文章 )
文章标题:历史见证:古拉格劳改营——斯大林的红色恐怖
文章链接:http://ccdigs.com/100586.html

分类: 历史纵横, 国际观察.
标签: , ,

发表评论