巨富与赤贫:亚裔成美国收入差距最大族群

发布: | 发布时间:2018-08-21,星期二 | 阅读:900

ADEEL HASSAN,AUDREY CARLSEN

新上映的浪漫爱情喜剧《疯狂的亚洲富人 》(Crazy Rich Asians)的主角,也许正像你从片名所期待的那样,是移民成功故事的完美形象(片名Crazy Rich Asians的字面意思为“富得流油的亚洲人”——译注)。观众甚至可能会在看这部电影时得到一种印象:所有的亚裔都过着迷人的生活。

最高和最低收入者的差距。 Source: Pew Research Center analysis of U.S. Census and American Community Survey data

主角尼克·杨(Nick Young,亨利·戈尔丁[Henry Golding]饰)和瑞秋·朱(Rachel Chu,吴恬敏饰)是纽约大学年轻有为的教授。尼克出生于新加坡一个非常富有的家庭,而瑞秋在成为明星经济学家之前,曾与母亲一起艰难度日,她的母亲是一位来自中国的移民。

电影中的这对情侣尼克·杨(中)和瑞切尔·朱(右)在新加坡杨家的豪宅里和尼克的母亲埃莉诺尔(杨紫琼饰)见面。 Sanja Bucko/Warner Bros.

但这并不是亚裔美国人经历的全貌。皮尤研究中心(Pew Research Center)对美国人口普查局(United States Census Bureau)数据进行的一项新分析表明,亚裔美国人取代了非洲裔美国人,成为美国现在经济状况差距最大的种族或民族。下面的图表显示,从1970年到2016年,亚裔美国人的收入不平等水平几乎翻了一番。

收入不平等指数是由每个种族或民族前10%的收入与后10%的收入作比得来的。 Source: Pew Research Center analysis of U.S. Census and American Community Survey data

在尼克和瑞秋称之为家的城市情况又如何呢?纽约的亚裔是最贫穷的移民群体。美国亚裔联合会(Asian American Federation)的数据显示,在大约15年的时间里,生活在贫困中的亚裔人口增加了44%,从2000年的17万人增至2016年的逾24.5万人。

虽然富裕的亚裔已成为美国收入最高的群体,但贫困亚裔的收入水平基本上没有增长。同样的情况在其他族裔群体中也存在,但亚裔人口中的收入不平等在以最快的速度增长。

新加坡精英阶层的婚礼是《疯狂的亚洲富人》的核心情节。 Warner Bros.

截止2016年,在收入分配中占最高10%的亚裔比占最低10%的亚裔每年多收入12万美元。亚裔美国人来自许多不同的移民群体,他们的收入差距主要是受教育水平、技能和英语熟练程度的不同造成的。来自印度和中国的移民比来自东南亚的移民收入更高,因为前者的平均受教育水平更高。

例如,在美国的台湾裔和印度裔移民中,有四分之三拥有学士或更高的学位,哥伦比亚大学社会学教授珍妮弗·李(Jennifer Lee)说。与此同时,来自越南、柬埔寨和老挝等东南亚国家的群体则远远落后于其他亚裔美国人的平均受教育水平。

30岁的乔纳森·李(Jonathan Lee)是一名华裔美国人。他住在纽约,在Etsy担任高级设计师。他和他的妹妹杰西卡是他们家的第一代大学毕业生。“我父亲给我们讲过他在爷爷洗衣店的烫衣板上睡觉的故事,”乔纳森·李说。“我父母都没有念完大学。我母亲19岁的时候来到这里,上了时装技术学院(Fashion Institute of Technology)的夜校,后来成为一名服装打版师。我父亲一辈子在联合爱迪生公司(Consolidated Edison)工作。现在他们拥有自己的房子。”

亚裔美国人的教育和收入水平。 Source: Pew Research Center analysis of U.S. Census and American Community Survey data

与过去相比,亚裔移民的群体现在的构成不再那么单一。1970年,亚裔移民大多来自东亚,但南亚移民正推动着亚裔移民人口的增长,使亚裔美国人成为美国增长最快的群体,哥伦比亚大学的社会学家珍妮弗·李说。

亚裔在1970年的美国总人口中还不到1%,而如今,亚裔的人口比例已达到6%。如今,南亚和东南亚裔的人口总数超过了东亚裔的人口总数。由亲属担保的移民一直是亚洲移民的最主要来源。

当然,不平等是可变的,由于移民浪潮的起伏而随时间变化,这在美国人口最多的10个亚洲移民群体中有所表现。

亚裔移民到美国的时间。 Source: American Community Survey (2016), IPUMS

收入差距的一部分来自持技术签证来美国的移民与持其他签证的移民之间的收入差距。“越南裔、柬埔寨裔和老挝裔人口中主要是难民,”卡蒂克·拉马克里什南(Karthick Ramakrishnan)说,他是提供有关亚太裔人口数据和政策研究的组织AAPI数据(AAPI Data)的主任。

随着时间的推移,这种差距变得更加显著。“已在美国的印度裔和华裔移民都有很高的受教育水平,然后他们会聘用自己有高等技能的亲属,”拉马克里什南说。“亲属签证往往发给受过高等教育的人。”所以,拉马克里什南说,当特朗普总统及其共和党盟友们呼吁结束以家庭为基础的移民时,他们其实是在要求把最优秀的人拒之门外。

英语熟练程度对收入、受教育以及获得医疗服务也至关重要。同时,即使一些受过高等教育的移民也可能遇到语言障碍。珍妮弗·李说,亚裔中大约有35%的人英语水平有限。

“模范少数族裔”是本报50多年前造出来的词,指的是日裔美国人在二战期间被集体关押后,在不到一代人的时间里变的越来越成功的例子。但许多亚裔美国人不喜欢这种描述,认为这种描述是错误和危险的,只有利于掩盖一个非常多样化的移民群体中存在的更大问题。《疯狂的亚洲富人》将会加强这种神话。

从1970年到2016年的这段时间里,随着高收入者的收入增长加快,美国确实有了更多的非常富有的亚裔。虽然大多数亚裔美国人的生活水平比其他少数族裔群体的高,而且白人和亚裔的收入在每个收入层次都超过非洲裔和拉美裔,但是,亚裔美国人中的贫困人口也在增长。

这一趋势既发生在美国的大城市里(这些城市里有历史悠久的唐人街),也发生在一些新的少数族裔聚居区,比如明尼苏达州的拉姆齐县,那里的许多(老挝)赫蒙族家庭生活在贫困线上下。

“我看到我的父母怎样勉强维持生计——去成人学校学英语,靠在工厂打工、为别人打扫房子来维持生计,”来自明尼苏达州圣保罗市的博·陶-乌拉比说,他今年45岁,1979年,他作为难民从老挝来到美国,那是在美国在越战期间进行大规模轰炸之后。“刚来的那几年,我们都还小,一大早就得起床,到大街上的垃圾箱里翻来翻去,寻找铝罐。在夏季的几个月里,我们在威斯康辛、明尼苏达和爱荷华州的农场打工。”

家住圣保罗的凯·莫瓦(Kay Moua)来自泰国,现年23岁,夏天在农场打工也是曾让她为难的经历。“我真不好意思回学校上学,”她说,“因为我知道,一旦其他孩子们看到我黝黑的皮肤、晒伤的脸、长满老茧的双手,他们就会知道:这就是穷人的样子。”

分布在美国各地的亚裔一点也不千篇一律。波士顿和纽约的华裔看上去与加利福尼亚郊区的华裔很不一样。略高于一半(57%)的亚裔实现了拥有自己住房的美国梦,皮尤研究中心说。对美国的其他人口而言,这个比例是63%。

《疯狂的亚洲富人》的上映及其全亚裔演员阵容是一项值得许多人庆祝的成就,就像我们在本周的一次放映会上看到的那样。但是,对仍生活在困难之中的许多亚裔美国人表示关心的人口统计学家们说,好莱坞的光芒不应该让我们的眼睛昏花,看不见他们所面临的挑战。


翻译:Vicky Xiuzhong Xu
点击查看本文英文版。

来源:纽约时报中文网


 

版权声明

文章编辑: ( 点击名字查看他发布的更多文章 )
文章标题:巨富与赤贫:亚裔成美国收入差距最大族群
文章链接:http://ccdigs.com/100303.html

分类: 国际观察, 新闻视线, 时尚·娱乐, 社会万象.
标签: , , ,

发表评论