“风的诞生地”——曾经属于俄罗斯的美国岛屿

发布: | 发布时间:2018-08-19,星期日 | 阅读:171

John Zada 遥远的阿留申群岛(Aleutian archipelago)中的乌纳拉斯卡岛(Unalaska Island)在二战期间曾是战场。

遥远的边缘地带

美国偏远的岛屿乌纳拉斯卡岛位于北太平洋与白令海(Bering Sea)的交汇处,跨越了北美向亚洲西伯利亚过渡的边界海域。

这个岛比夏威夷更靠西;它位于东亚的尖端,是阿拉斯加州(Alaska)最偏远和独特的社区之一。

John Zada 美国偏远的岛屿乌纳拉斯卡岛位于北太平洋与白令海(Bering Sea)的交汇处,跨越了北美向亚洲西伯利亚过渡的边界海域。

“风的诞生地”

阿留申群岛是一个长达1100英里的火山群岛,向西弧形延伸600英里,一直到达俄罗斯堪察加半岛(Kamchatka Peninsula)。乌纳拉斯卡岛是阿留申群岛的一部分,是地球上除极地以外环境最严酷的地区之一。

常年狂风吹袭的海岸线崎岖不平,大部分险峻陡峭,几乎全无树木。

由于阿留申群岛位于环太平洋火山地震带(Pacific Ring of Fire)——世界上地震最活跃的地区之一——地震非常普遍,岛链上的70座火山中有一半在过去250年里爆发过,其中包括乌纳拉斯卡岛上活跃的马库申火山(Makushin Volcano)。

John Zada “风暴的摇篮(Cradle of Storms)”和”风的诞生地(Birthplace of Winds)”是阿留申群岛两个当之无愧的绰号。

“风暴的摇篮(Cradle of Storms)”和”风的诞生地(Birthplace of Winds)”是阿留申群岛两个当之无愧的绰号。

在邻近海域产生的相互冲突的天气系统会导致气旋风暴、飓风、暴雨和浓雾,对加拿大大部分地区和美国大陆的天气造成显着影响。

九千 年的文化

John Zada 今天大约有5000人以乌纳拉斯卡岛为家,包括渔民和当地的乌南加人。

今天大约有5,000人以乌纳拉斯卡岛为家,包括渔民和当地的乌南加人(Unangax,音Oo-Nung-akhh)。乌南加人也被称为阿留申人,已经在群岛和阿拉斯加半岛的部分地区生活了至少9,000年,创造了一种利用陆地和海洋所能提供的一切资源,物尽其用的生活方式。

但是在过去的几个世纪,由于疾病和紧随殖民主义而来的本土文化的逐渐衰退,乌南加人的人口急剧下降。

今天,在阿拉斯加和阿留申群岛大约只有3,800名乌南加人。其中约有200人依然居住在乌纳拉斯卡岛,包括24岁的莎伊拉·莎士尼科夫(Shayla Shaishnikoff)和她17岁的弟弟塔隆(Talon Shaishnikoff)。

俄罗斯在美国的一部分遗产

John Zada 乌纳拉斯卡岛的圣升天教堂是为数不多的保留下来的俄罗斯东正教教堂之一。

1741年,丹麦探险家白令(Vitus Bering)和他的俄罗斯同事奇里科夫(Alexei Chirikov)成为第一批造访阿留申群岛的欧洲人。此后,大批蜂拥而至的俄罗斯皮货商聚集到这个群岛,捕猎海獭(sea otters)和海狗(fur seals)。在18世纪晚期,这些岛屿成为俄罗斯帝国的殖民地。如今,许多居民仍保留俄罗斯姓氏。

俄罗斯东正教会(Russian Orthodox Church)追随毛皮猎人而来,在岛上建造小型的教堂,并使得许多乌南加人皈依东正教。虽然美国在1867年从俄罗斯购买阿拉斯加时获得了对阿留申群岛的控制权,但俄罗斯东正教的遗产却保存了下来。

乌纳拉斯卡岛的圣升天教堂(Church of the Holy Ascension)(如图)是为数不多的保留下来的俄罗斯东正教教堂之一。建于1896年,是北美最古老的十字形教堂,其原址上曾于1808年和1825年建过更古老的教堂,已经无存,但现今的圣升天教堂内还保留早期教堂的原始圣像和室内部分。

“一个难以置信的荣誉”

John Zada 然而,尽管如今居住在岛上的100多名乌纳拉斯卡人接受过东正教的洗礼,但只有大约不到12人会参加贝雷斯金神父每周的崇拜仪式。

贝雷斯金(Evon Bereskin)神父是乌纳拉斯卡岛唯一的基督教东正教神父,也是圣升天教堂的守护者。作为一名乌南加人,他在2013年接管了该地区的宗教事务,现在负责监管阿留申群岛的乌纳拉斯卡岛、尼古拉斯基(Nikolski)、阿库坦(Akutan),以及普里比洛夫群岛(Pribilof islands)的圣保罗岛(St Paul)和圣乔治岛(St George)的所有教区。

他对我说。”我是这座惊人的遗迹建筑的守护者,对此我身怀敬畏,这是一种难以置信的荣誉和责任。”

自从成为教会领袖以来,贝雷斯金神父已经开始筹集资金以修复饱经风雨和岁月侵蚀的教堂及教堂的圣像。他还将他的崇拜仪式改为英语(之前是用乌南加语和旧斯拉夫语),以便参见崇拜仪式的信徒更容易接近。

遭受攻击

在第二次世界大战之前,美国在阿留申群岛的驻军和商业活动很少。阿留申群岛在地理位置上更靠近东亚地区,因此在日本轰炸珍珠港(Pearl Harbor)事件后很容易受到日军攻击。

1942年6月3日和4日,两艘日本航空母舰上的飞机袭击了位于乌纳拉斯卡岛北部海岸的乌纳拉斯卡镇荷兰港(Dutch Harbor),造成50人死亡。

John Zada 美国海军在战争中征用的客货载运蒸汽船”西北号(SS Northwestern)”在日本对荷兰港的袭击中被摧毁。

几天后日本军队入侵吉斯卡岛(Kiska)和阿图岛(Attu),这两个岛位于阿留申群岛的最西端(分别距乌纳拉斯卡岛670英里和850英里),目的是对美国造成一种心理上的打击,并迫使美军从中央太平洋战区,即中途岛之战(Battle of Midway Island)即将开打的海域撤退。这是自1812年英国入侵美国以来,美国本土首次被外敌入侵。

美国海军在战争中征用的客货载运蒸汽船”西北号(SS Northwestern)”在日本对荷兰港的袭击中被摧毁。其锈迹斑斑的船体今天仍然浮在海面之上,如同幽灵一般,提醒人们这里曾有一场血腥的战争。

被遗忘的战役

John Zada 随着岁月的过去,发生在这里的战役基本上被世人遗忘了。

在荷兰港遇袭后的几个月内,美国和加拿大部署了14.5万名士兵保卫和夺回被占领的阿留申群岛。他们建堡垒、大炮和地堡保卫这些岛屿,就像这张在荷兰港停泊的邦克山号航空母舰(Bunker Hill)上拍摄的照片里所见。

一个可以俯瞰乌纳拉斯卡湾和几英里外的白令海的更大的基地,位于附近的巴利胡山(Mount Ballyhoo),也就是众所周知的舒瓦卡堡(Fort Schwatka)。这座军事要塞曾经包括100座建筑,建造标准能抗地震和飓风级风暴。

一场史诗般的但又惨烈无比的战役在这荒凉恶劣的地带爆发。战斗双方都有数千人阵亡——其中许多人是因为遭遇了岛上恶劣的天气。到1943年8月,日军被驱逐出阿留申群岛,随着岁月的过去,发生在这里的战役基本上被世人遗忘了。

痛苦的记忆

John Zada 照片中的乌纳拉斯卡社区蚀刻石板是对那段黑暗时期的纪念。

在日本发动袭击之后,美国军方命令乌南加人强制撤离阿留申群岛,以确保他们的安全,并为抵达的军事力量做好准备。居民们提前不到一天才接到通知,每人只允许带一个手提箱,而且不知道他们要去哪里,也不知道他们什么时候可以回来。总共有881名乌南加人被驱逐出整个群岛的9个村庄,并在阿拉斯加东南部温带雨林的废弃罐头厂被关押了3年。

许多人以前从未离开过他们的家园,更不用说见到树木了。由于住房和卫生条件恶劣以及卫生保健设施很少,大约有10%的难民营人口死亡。那些在1945年回到乌纳拉斯卡岛的乌南加人发现,他们的村庄要么被洗劫,要么被烧毁一空。

20世纪80年代,乌南加人与同样在战争期间被拘留的日裔美国人一起,对他们遭受的虐待和权利被剥夺提出了起诉。1988年,一项赔偿法获得通过,给乌南加人财政赔偿,并由美国国会和总统向乌南加人作出道歉。这张照片中的乌纳拉斯卡社区蚀刻石板是对那段黑暗时期的纪念。

捕鱼圣地的兴起

第二次世界大战后,乌纳拉斯卡成为美国商业渔业的中心,时至今日,捕鱼业仍在这个岛屿占统治地位。

John Zada 每年有来自14个国家的400艘船只在这里入港,捕鱼量达数亿磅。

荷兰港带来的海产品比其他任何美国港口都要多(这是探索频道(Discovery Channel)的热门真人秀节目《致命捕捞(Deadliest Catch)》中主打的交货港)。

每年有来自14个国家的400艘船只在这里入港,捕鱼量达数亿磅——约占整个美国捕鱼业的10%。大比目鱼、鲑鱼、鲱鱼和几种不同种类的螃蟹都是在附近海域捕捞。

麦当劳的麦香鱼(Filet-o-Fish)的来源地

阿拉斯加鳕鱼占岛上所有海产品的80%,这种鱼类用于生产鱼油、鱼片(用于冷冻鱼棒和麦当劳的麦香鱼汉堡)和鱼肉酱(仿蟹肉)等产品。

John Zada 岛上最大的海产品加工厂”统一海洋(UniSea)”,拥有阿拉斯加所有渔场中最高的环境标准。

岛上最大的海产品加工厂”统一海洋(UniSea)”,拥有阿拉斯加所有渔场中最高的环境标准,包括可追踪的海产品和最低的意外捕捞量。

“统一海洋”的总裁兼首席执行官恩洛(Tom Enlow) 也是乌纳拉斯卡岛的本土居民。他说,”我们把鳕鱼的每一个部分都物尽其用,没有什么可浪费的。鱼油为我们提供了一种可再生的碳氢化合物,可以为我们的工厂和工人宿舍提供能源和供暖,从而抵消了柴油的燃烧。”

丰富的海洋生物

John Zada 阿留申海岸也是大量海鸟筑巢繁衍之地,海鸟数量之大,比美国其他地区的总和还要多。鸟类爱好者们从世界各地远道而来,观看各种各样的水禽,尤其是极为罕见的须海雀(whiskered auklet)。

除了丰富的鱼类,乌纳拉斯卡岛营养丰富的水域是世界上最大的海洋哺乳动物聚集地之一,这里有逆戟鲸(orcas)、多尔鼠海豚(Dall porpoise)、海獭、港海豹(harbour seals)和鲸鱼(座头鲸、领航鲸和长须鲸)。5月到7月之间,斯特勒海狮(Steller’s sea lions)会聚集在被称为群栖地的孤立的岩石上交配并产仔。

阿留申海岸也是大量海鸟筑巢繁衍之地,海鸟数量之大,比美国其他地区的总和还要多。鸟类爱好者们从世界各地远道而来,观看各种各样的水禽,尤其是极为罕见的须海雀(whiskered auklet)。

陆地之上

与此同时,在乌纳拉斯卡岛的山径徒步旅行会让你探索这个岛屿的偏远角落。当你穿越起伏的高山草甸和壮阔的山峰,你能感受到阿留申群岛真实的灵魂。

自然环境虽然如此之恶劣,但这些诗意的、抒情的风景则让这里严酷、有时极之难以忍受的环境也会变得柔软而可亲起来。

John Zada 当你穿越起伏的高山草甸和壮阔的山峰,你能感受到阿留申群岛真实的灵魂。

请访问 BBC Travel 阅读 英文原文 


来源:BBC中文网


0

 

版权声明

文章编辑: ( 点击名字查看他发布的更多文章 )
文章标题:“风的诞生地”——曾经属于俄罗斯的美国岛屿
文章链接:http://ccdigs.com/100199.html

分类: 国际观察, 新闻视线.
标签: , ,

发表评论