纽约客:小报之死 – 写给《世界新闻报》的讣告

发布: | 发布时间:2011-07-18,星期一 | 阅读:1,462
译者: 杨小牙 2011年07月17日 | 来源: The New Yorker

原文:Hendrik Hertzberg: Noose of the World : The New Yorker

世界的套索(Noose of the world)

作者:亨德里克·赫茨伯格

如果考虑到对人们在茶余饭后的闲暇之时所作出的些许贡献,《世界新闻报》可算得上是鲁伯特·默多克三大邪恶轴心中最纯洁的一个。其他两大恶魔分别是“福克斯新闻网”,以及《华尔街日报》的评论版。然而,恶魔终究是恶魔。读者们对于球星、影星、政客、皇室成员等名人的电话遭到监听感到幸灾乐祸是一回事,因为这些名人们得以在他们所拥有的金钱、权利和名望中获取慰藉。然而要对一名惨遭谋杀的失踪少女,或是恐怖主义的受害者,抑或牺牲在阿富汗战场上的士兵家人暗中进行电话监控,则需另当别论了。可以说是自食恶果,《世界新闻报》在2011年7月10日上周日,最后一次印刷发行完几百万份报纸之后,只得坐以待毙。

许多人都对此结局拍手称快,然而我却不是其中一员。《世界新闻报》创立于1843年,以报道名人的情事、性丑闻、八卦、以及犯罪案件而闻名。曰其名为“世界新闻报”,可谓是精彩绝伦,厚颜无耻,荒谬之极!——实在是因为观其内容,这份周刊既不波及“世界”,又不报道“新闻”。尽管如此,它却鲜活的反应了维多利亚时代下的伦敦风貌,再现了那些杜松子酒巷以及阴雾缭绕的马厮。夏洛克·福尔摩斯和他的助手华生医生或许过去常常读它;莫里亚蒂教授定是它的忠实读者;莱斯特雷德警官说不准给它卖过消息;而开膛手杰克很可能在上面收集关于自己的剪报。哦对了,乔治·奥威尔,就是那个总是穿得邋里邋遢、生活在底层社会的、典型的《酷狗宝贝》电影里的英国人,曾经在1946年描绘过这样一副令人心情畅快的画面:

“这是一个周日的午后,一个属于战前的绝好的午后。妻子已躺在手扶椅上睡着了,孩子们被打发去户外散步,一时半会儿还回不来。你把你的双脚高高地翘在沙发上,在鼻梁上架起近视眼镜,然后打开《世界新闻报》开始阅读。刚吃完的是烤牛肉配约克夏布丁,或是烤猪肉浇苹果汁,加上羊油布丁,用一杯浓浓的红茶来帮助消化,一切都美妙的刚刚好,令你心满意足。你的烟斗正美滋滋的吸着,你的靠垫正软绵绵的垫着,炉火正旺,空气温暖,四周静谧。在这样一个幸福的时刻,你想来读点儿什么呢?当然,是谋杀。”

这个星期人们所阅读的凶杀案被害者——或者更确切的说是正当杀人案——正是《世界新闻报》自己。

《世界新闻报》通常被称作是小报,当然事实上也的确如此。但严格说来,“小报”应该是《华尔街日报》、《芝加哥论坛报》这类“大开型印刷品”的一半尺寸才对。如果说《世界新闻报》是小报的话,那么几乎英国所有的全国性报纸都算是小报了。在所有正经严肃的报纸,或者有时候正经严肃的大开型日报中,几乎全部都在许多年前就改成了小报的尺寸,其中包括《泰晤士报》、《独立报》、《每日邮报》、以及《每日快报》。《卫报》和她的周日好姐妹刊物《观察家报》则改版为“Berliner”尺寸(18.5 × 12.4英尺),介于小报和大开型报纸的尺寸之间。《每日电讯报》长久以来都自称是最后一份大开型日报,它的周日版《周日电讯报》以及《星期日泰晤士报》,则是坚守至最后的大开型周日报。

《世界新闻报》诞生于世168年,其中有143年也是大开型报纸的一员。默多克在1969年购下它之后,直到1984年才将其尺寸减半。(他在2004年对《泰晤士报》也采取了同样的决策,这份如今还凑合的报纸,在它的辉煌时期曾被认作是世界上最好的报纸。)毫无疑问,《世界新闻报》从内容的涉猎范围看来自始至终都是一份“小报”,新闻触觉永远围绕的都是性丑闻、花边新闻、凶杀案、或情事。同样拥有类似新闻触觉的诸如TMZ(著名八卦博客)、新闻头条网(the Headline News Network)、以及Gawker(八卦网站)也属于小报范畴,尽管这些网站并非纸墨印刷而成。默多克只是使《世界新闻报》这份小报沦落的更为糟糕。

要说清默多克在其中扮演的角色还真是复杂。我们姑且可以说:他热爱报业。他给了《纽约邮报》相当长的一段时间来改变风格,以满足他的要求——尽其能揭露各种丑闻。尽管《纽约邮报》政治风格保守,却依然不失为一份言语风趣的报纸。如今它更可谓是广受喜爱的纽约艳俗代表,就如同纽约前市长郭德华或赤裸牛仔一样。不过默多克旗下的报业,总的来说应该是新闻业,如果能少受一些默多克式的宠爱就好了。他对他新闻集团大帝国中非新闻类的成员们,诸如二十世纪福克斯,及福克斯娱乐电视新闻网可并不那么倾注感情,因此他们也并不特别邪恶,其中《辛普森一家》功不可没。

我有没有说过《世界新闻报》始终提着脑袋过活直至被最后处决?好吧,或许依然有转机。不久之后,它很可能会从坟墓里被重新挖出,并被派遣出动,像僵尸一般蹒跚着走进每一座报刊亭,破旧不堪的小城或茅屋遍地的乡村,英格兰、苏格兰、或威尔士,都遍布它的踪影。我猜想它会借着《太阳报》周日版而重出江湖。正如《世界新闻报》是默多克旗下小报里销售最好的周报一样,《太阳报》则是全英销售最佳的日报。这份重新露出水面的报纸很有可能被命名为《星期日太阳报》,就像《每日邮报》的周末版起名为《星期日邮报》一样。(其实在纽卡斯尔已经有了一份《星期日太阳报》,但它定会像时尚的新娘在《纽约时报》上发布结婚启示一样,发布申明保留这个名字。)默多克也可能会给这份新报纸起名为“星期日报”,或者,更为糟糕的“星期日!报”。然而,不管它叫什么,它的编辑们一定会最大可能减少电话监听,至少会在一段时期内如此。

好了,此刻请脱下你的帽子向远行的《世界新闻报》说再见吧,星期天对于无产阶级的英国人来说,将会大不相同。

(摄影:Bert Hardy / 来源:Getty Images)



 

版权声明

文章编辑: ( 点击名字查看他发布的更多文章 )
文章标题:纽约客:小报之死 – 写给《世界新闻报》的讣告
文章链接:http://ccdigs.com/10005.html

分类: 国际观察, 时事观察, 时事评论.
标签: , , , ,

发表评论